大陸中小銀行風險不斷爆發,銀保監會日前要求銀行先自救;中共央行公佈試行公司取款50萬登記制度;傳聞指中共央行在兩到三個月內發行數字貨幣。前國家總理朱镕基之子朱雲來日前公開表示,通過不斷印制鈔票來使經濟擺脫泥潭是不可能的。

中小銀行風險爆發銀保監會要求先自救

中國區域性經營的中小銀行風險不斷爆發,雖然中國銀保監會稱中小銀行風險完全可控,但是近期仍然有兩家銀行出現擠兌風波。

11月12日,中國銀保監會新聞發言人、首席風險官肖遠企在新聞發佈會上稱,中小銀行風險處於下降狀態,個別機構因多種原因出現的風險亦完全可控。整體來看中小金融機構經營穩健,各項經營指標和監管指標處於合理區間;針對個別機構出現的風險也有很多化解處置的措施。

肖遠企說:「對於個別小機構出現的風險,因為它的規模小、風險暴露相對少,對這些機構出現的風險我們覺得完全可控。」

出席同一場合的中國銀保監會城市商業銀行副主任劉榮稱,機構出現風險時首先要自救。此外,加強公司治理、改善股權機構,強化對股東行為能力都是處置風險的方法。

他還談到,目前包商銀行正在進行清產核資和股東遴選相關工作;錦州銀行在引進新的戰略投資者後,正在進行流動性管理和資產清收兩項重要工作。

肖遠企聲稱個別小機構出現的風險,是指此前河南伊川農商行和遼寧營口沿海銀行相繼遭遇擠兌風波。

從去年底四川自貢銀行爆發擠提以來,中國的銀行體系警報頻傳。今年上半年,明天系旗下的包商銀行被官方接管,而日前爆發的河南伊川農商行擠提風波,當地官方也都迅即介入「維穩」。

中共試行公司取款50萬登記制度

中國央行11月5日公佈了對大額現金管理試點的征求意見稿。試點將在河北、浙江和深圳進行,為期兩年。對公賬戶(企業)的現金管理起點是50萬;對私賬戶起點,河北是10萬、浙江是30萬,深圳是20萬,凡達到這一數額以上的客戶在存取現金時都要進行登記。

當局在解釋實行該管理制度時聲稱,防止大額現金被腐敗、偷逃稅、洗錢等違法犯罪活動利用。

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表示,此舉是官方擔心銀行出現問題,故想進一步監控現金走向,亦想打擊走資。

關焯照認為,大陸經濟下滑,官方可能擔心銀行出現問題,存款水平不夠,故加強登記及控制。另一方面,他亦認為中國電子支付非常盛行,若任何人提取一大筆現金,易引起當局關註,甚至被懷疑涉及走資,故此管理有助進一步監控現金的走向。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認為,中共此舉和現在大陸一些地區民眾到銀行擠兌有關,中共害怕民眾的擠兌蔓延,其實在中國,中共要想知道誰取了大額存款,到銀行一查就明白了,搞這個登記就是為了恐嚇民眾,警告你們誰去銀行取錢共產黨都知道。另外就是中共資金吃緊,它希望民眾把錢留在銀行。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認為,官方害怕擠兌銀行蔓延:「對區域性的銀行,一個謠言就可能造成恐慌;所以,地區性的銀行,擠兌也是一種金融風險,它害怕蔓延。」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恒青的估計更為悲觀:「隨著中國經濟放緩以後,這樣的問題越來越多,因為貸款出去的企業經營不善,沒辦法還錢,所以就出現大量的壞賬。這樣的速度會越來越快。你會發現,在未來一段時間,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小銀行倒閉。」

中國央行急於發行數字貨幣

中國央行11月13日發佈《關於冒用人民銀行名義發行或推廣法定數字貨幣情況的公告》表示,未發行法定數字貨幣(DC/EP),也未授權任何資產交易平台進行交易。從2014年開始研究法定數字貨幣,目前仍處於研究測試過程中。市場上交易「DC/EP」或「DCEP」均非法定數字貨幣,網傳法定數字貨幣推出時間均為不準確信息。

中國央行從2014年開始,就一直在研究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貨幣,外界也一直在猜測中國央行會很快發行數字貨幣。年初至今,中國央行將發行數字貨幣的消息屢屢被媒體報道。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9月24日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數字貨幣推出沒有時間表;10月底,人大財經委員會前副主任黃奇帆在上海的首屆外灘金融峰會上對外宣佈,中國對數字貨幣研究已趨於成熟,中國央行很可能成為全球首先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

11月11日,有消息指中國央行最快可能在兩到三個月內發行數字貨幣。

11月12日,正在北京參加第十七屆《財經》年度經濟展望會議上的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卻表示,央行沒有必要發行數字貨幣,央行提供的應該是主權信用。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認為,格林斯潘的說法體現了他的專業和謹慎,「各國央行覺得數字貨幣是存在巨大風險和不確定性的一種試探性的貨幣,它有可能帶來一場金融災難。央行沒有必要用國家信用為它背書。但格林斯潘沒有明確地說,因為他說話一向都很謹慎。」

有分析認為中國央行想搶奪電子支付市場,對這一領域進行壟斷。畢業於清華大學的財經分析人士秦鵬則認為,中國的數字貨幣將不可能采用數字貨幣典型的分佈式賬本方式,「因為它是想整體上加強中央控制,所以中國的數字貨幣不可能是一般意義上的去中心化的賬本,只是可能有了中央控制之後,在某些地方,在外層展示上看起來是分佈式的。」

秦鵬則認為,中國央行的目的其實是要統領支付領域,「現在主要是由阿里和騰訊在佔領市場,所以,央行會從替代M0(流通貨幣)的這一個角度,來控制整個數據底層,它采用這種方式其實是想吞噬現有的這個移動支付的市場。」

《新京報》11月13日援引金融監管部門的話說,「目前市場上所謂『數字貨幣』均非法定數字貨幣」;「代幣發行融資中使用的代幣或『虛擬貨幣』不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官媒的報道或意味著一旦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發行之後,將對其它各類的數字貨幣、虛擬貨幣等進行封禁。

朱雲來:靠不斷印錢救經濟絕無可能

據新浪財經報導,11月12日,主題為「預測與戰略」的財經年會2020今天在北京召開。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前國家總理朱镕基之子朱雲來出席並演講。朱雲來稱,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各國政府大量發放貨幣以解決經濟問題,短時間看似解救經濟,但長遠看來,它就像毒藥,會惡化整個經濟效率。

朱雲來解釋,「因為本來你做得不對,就得停了,現在不停,還讓它繼續,什麽人都救,都發更多的錢,實際上變得效率更低。靠不斷地印錢想把你從經濟的泥潭裏邊拉出來,其實這是不可能的」。

署名為史桔的博主上個月發表標題為「當你感到中國經濟刺骨的寒意時一切都晚了」的文章,稱中國在過去幾年,應對經濟困境的方法就是拖字訣,一出現GDP增速下降的跡象,就立馬狂發貨幣,只要經濟一下滑,就開動機器大印鈔票,就開始降息,就開始寬松。

文章說,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可以依靠貨幣放水、土地壟斷、政治因素所促成的房地產盛宴,支撐起經濟的長遠發展。當實體經濟雕敝,外資企業紛紛逃離,這片土地最終只會增加更多的失業人口在饑寒和絕望中掙紮。

朱雲來近來多次就經濟話題發聲。10月底,他就在不同場合強調,中國現在面臨的一個問題是財富如何管理,特別是長期投資。他在一次論壇上說,中國金融的發展相比經濟還不夠完整,還有很多挑戰,現在有很多舉措對世界進一步開放等。

朱雲來曾在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CICC)任首席執行官,也是香港金融發展局成員之一。

中共建政70周年閱兵式,朱镕基未在天安門城樓上露面。據流亡美國的富豪郭文貴爆料說,之前有台灣朋友去見朱镕基,朱對當前的局勢非常不滿。朱镕基說:「70年大慶能解決美國問題嗎?大慶能解決香港危機嗎?」「我們都要去參加國慶慶典,我不去。他們要讓我們去,但是我們真不想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