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周末好,我是林瀾。11月9日星期六,是柏林牆倒塌30周年,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被推倒,2年後,蘇聯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共產帝國解體。

很多人知道,時任美國總統列根發起的「星球大戰」,把蘇聯拖入軍備競賽,是讓蘇聯經濟加速惡化重要外因。但比較鮮為人知的是,在「星球大戰」前,還有一起關鍵事件,是決定蘇聯經濟走向的另一個決定性外因,就是「告別檔案」事件。

我們今天就來說說這個「告別檔案」,以及今天中美貿易戰與此關聯的邏輯。

「告別檔案」透露:從西方偷科技情報

1970年代末,蘇聯情報機構「克格勃」的上校,弗拉基米爾·維特洛夫向法國叛變。隨後,從1981年初到1982年初這段時間,維特洛夫陸續向法國提供了四千多份他偷拍的克格勃秘密文件。

維特洛夫的代號叫「告別」;他提供的四千多份情報,就叫「告別檔案」。

「告別檔案」的內容是甚麼呢,全部是克格勃從西方偷來的科技情報。原來啊,蘇聯1970年,就在克格勃系統內,建立了一個專門負責竊取西方科研成果的「T局」,英文字母T。這個「T局」的全名是「科技情報局」,「T局」下轄一個小組,叫「X條線」,有二百多名特工,專門偽裝成各種代表團成員,去西方偷工業情報。

而這個維特洛夫,大約是在1970年代的早期,被「T局」吸收為工業間諜,負責評估「T局」「X條線」特工偷來的情報價值。所以他有機會接觸、翻拍這四千多份克格勃偷來的西方技術文件。

美國震驚 列根批准中情局實施反間計

維特洛夫把「告別檔案」提供給法國後,1981年7月,時任法國總統密特朗,在加拿大渥太華參加七國峰會期間,把美國總統列根請到了一邊,然後把「告別檔案」的部份關鍵內容,分享給列根。

根據這些情報,美國中情局發現事態嚴重:「告別檔案」顯示,蘇聯工業間諜瞄準了美國的雷達、電腦、機械、半導體等高新技術。而且蘇聯還列了一份「重點需求清單」,這份清單上的技術,克格勃已經偷到了2/3。

關於維特洛夫叛變的原因,有人說他是反共產主義的英雄;但也有傳記研究顯示,他是因為沒有被提拔,才決心報復克格勃。但無論如何,他提供的「告別檔案」,讓列根總統感到震驚,也促使列根總統下定決心,對蘇聯施加全面壓力,爭取冷戰的勝利。

1982年1月,列根批准中情局,對蘇聯實施反間計。在這之前,美國通過「告別檔案」了解到,蘇聯正在計劃,從加拿大一家公司,竊取一款高級自動控制軟件,來建設蘇聯的天然氣管道,以便向西歐出口天然氣作為主要經濟來源。

於是,美國把這款軟件重新設計後,提供給了這家加拿大公司,然後,果然就被克格勃間諜成功偷走了。

蘇聯呢,是早已習慣了從自由社會的餐桌上偷來大餐直接大快朵頤,卻不料這次的「大餐」裏做了手腳。美國重新設計過的軟件,會在特定情況下,重設天然氣管道的泵速和閥門,讓管道裏的壓力強度暴增,堪稱軟件炸彈。蘇聯使用這款軟件後,1982年6月,蘇聯西伯利亞天然氣管道發生了大爆炸,沒有人員傷亡,但對蘇聯經濟造成了沉重的打擊。

北約成員國將工業間諜驅逐出境

在這之後,北約成員國根據「告別檔案」的信息,把大量「T局」「X條線」的工業間諜驅逐出境,徹底斷絕了蘇聯盜竊工業技術的重要途徑。

「告別檔案」出現的時機非常關鍵,1980年代,正是蘇聯經濟增速嚴重放緩,蘇聯急需克格勃繼續竊取工業情報,來作為蘇聯經濟的速效救心丸。這個途徑被切斷,等於在美蘇競爭的天秤中,蘇聯丟掉了一顆本來就不屬於它的砝碼,也是蘇聯經濟引擎熄火的一個重要外因。

可能有人會問,蘇聯不靠偷,就靠自己工業創新不行嗎?答案是,真的就不太行。

其實不是蘇聯不重視科技,它的科學家工程師人數比例,並不比西方低。但是1970年代以後,蘇聯在科技上,和西方國家的差距越拉越大,在高科技領域幾乎落後一整個時代。

蘇聯計劃經濟模式 高科技比西方幾乎落後一時代

為甚麼呢?一部份原因是,技術創新,尤其是二戰後開啟的信息技術革命,這種創新具有高度的不可預見性。但在蘇聯的計劃經濟模式下面,研發方向的決策權是由官僚階層主導的。而官僚決策的特點,一般都是追求可預見性,迴避風險。

這幾乎註定了官僚階層的決策,會選擇「小修小補」的改良式創新。而且人類歷史上也確實沒有任何劃時代的創新,是由官僚領導主導實現的。

這裏舉一個例子,1970年,蘇聯電腦科學家維克多·格魯什科夫(Viktor Glushkov),向蘇聯的政治局委員提出,啟動一項「電子社會主義」的宏偉計劃,名叫「全聯邦自動化系統」,要利用電腦模型,來全面提升政府經濟決策的效率,他甚至還提出了一套電子貨幣的想法。

大家想想,這是1970年代,這是多有前瞻性的想法。結果呢,他的提議被蘇聯財政部長否決了。

財政部長認為,這套計劃太龐大了,不容易實現,而且蘇聯也不需要這種先進的電腦網絡,只要那種能控制養雞場光線,從而刺激生蛋的初級電腦就可以了。

這種僵化、陳舊的官僚機器,幾乎決定了蘇聯會在充滿活力的信息技術革命中,被時代拋棄。但蘇聯又不甘落後,就在這一時期成立了「T局」偷技術。當最終偷竊之路被「告別檔案」斬斷,蘇聯經濟引擎逐漸熄火就成了意料中的事。

中共繼承蘇聯衣缽 繼承克格勃「T局」做法?

蘇聯解體後,中共繼承了蘇聯的衣缽,成了社會主義陣營的龍頭。而克格勃「T局」的做法是否也被中共繼承了呢?

中共國安部下設第三局「政經情報局」,就是主管對各國政治經濟科技情報的蒐集。有資料顯示,它會和國安部六局「業務指導局」合作,對各省級廳局進行所謂業務指導。

2018年4月,江蘇省國安廳六處副處長徐延軍在比利時被捕,10月被引渡到美國受審。他被控從2013年起以多種偽裝身份,接觸美國頂尖航空航天企業的專家,竊取航空航天類的商業機密。

2018年12月,美國又起訴了中共黑客組織APT 10的成員,他們被指入侵了45家美國公司和政府機構的機密信息。一家名叫「入侵真相」(Intrusion Truth)的組織,通過追蹤和分析 APT 10成員的各種電子腳印,發現一名APT 10成員打uber時,上車的起點地址是天津市國家安全局總部。

2019年7月,「入侵真相」又追蹤到一個黑客組織APT17,是由中共國安部濟南局負責。APT17負責入侵美國國防企業,法律公司,政府代理,以及科技數據。

2017年,「入侵真相」和網安公司Recorded Future確認,黑客組織APT3,是中共國安部的廣東承包商。

另外,黑客組織「APT40」「APT41」等等,背後都被指出有中共官方的身影。

這些黑客的攻擊目標,幾乎都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的項目。比如航空航天領域,生物醫藥領域等等。德國內政部一名官員就說,中國製造2025的重點領域,經常變成中共情報單位網絡攻擊的目標,中共想要通過竊取機密,來加強特定的產業。

除了國安部的職業特工以外,美國指出:中共還利用業餘特工,比如學生學者來竊取美國的科技機密;用千人計劃招募美國學者提供機密;用大陸的「市場准入」,作為籌碼,要求美國企業主動交出工業技術和商業機密等等。

美國反擊 切斷中共竊取工業情報途徑

美國對此做出的反擊,一方面是在貿易戰談判中,要求中共承諾停止黑客竊密;承諾修法保護知識產權、停止強制技術轉讓;另一方面,美國也更加主動地展開反情報調查,切斷中共竊取工業情報的途徑。

這會帶來甚麼影響呢?也許有人會說,今天中國有一大批頂尖的海歸科學家,不竊取美國的技術照樣能實現創新。這一點我不置可否。

但有一點,至少中共不能再吃免費的午餐了,它必須要為自己想要的科研成果,投入大量的研發經費,承受失敗的風險,忍受可能長達幾代人的科研創新時間。它必須回到和美國公平競爭的起跑線上,而不能再靠竊取科技情報,來快速實現「彎道超車」了。

中共會願意付出這種時間和資金成本嗎?很可能不會,因為它等不及。它過去依賴的「世界工廠」模式現在已經維持不下去了;互聯網經濟也飽和了,甚至有經濟學家預測,下一個十年互聯網泡沫有可能破滅;中共急需新的經濟增長點,來維持它整體的經濟動能和就業,這個經濟增長點就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相關高科技產業。

中國經濟下行趨勢越明顯,中共發展「2025」的願望就會越急切。

但就像我們剛才說到的,科研創新,它具有高度的不可預見性。那中共等不及怎麼辦,只有繼續盜竊。而美國現在對此警覺得程度和反擊的決心,不亞於當年列根看到《告別檔案》後的程度。

小結

所以我們看這個大趨勢,一個不得不繼續盜竊,一個決心不讓你繼續盜竊,基於這一點預判,我們可以推導出,中共不會同意達成結構性改革的貿易協議,即使達成貿易協議也不會嚴格履行,中美關係也就勢必走向更加激烈的競爭甚至對抗。

總結一下,我們今天是從一個蘇聯特工叛變對蘇聯經濟產生的影響,談到了今天中共面臨的類似局面。好了,今天就聊到這裏,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今日熱點」這個YouTube頻道。再會。 #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