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提中國民主是「全過程民主」一詞後,除新華微評發了一個簡評外,新華社、《人民日報》發通稿時都沒提該詞,但引發外媒熱議。

中共官媒過濾「全過程民主」

習近平11月2日到訪上海長寧區虹橋街道古北市民中心時,該社區中心正在進行一場法律草案意見建議徵詢會。古北社區現有三萬多人口,其中一半以上來自境外,是上海外國人密度最高的居民區。

習近平對中外居民說:「我們走的是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種全過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決策都是依照程序、經過民主醞釀,通過科學決策、民主決策產生的。」

據報,這是中共領導人首次提「全過程民主」一詞。

新華微評11月3日刊發了一條簡評,對「全過程民主」進行了解釋。文章稱,「『全過程民主』的真諦就在於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通過充份商量找到全社會意願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從而有效解決問題,實現人民當家作主、管理國家社會各項事務的民主權利。」

但中共兩大喉舌新華社、《人民日報》刊發習近平當時的講話時,三千多字的長文,竟然沒有一處提到「全過程民主」,但外媒對中國式「全過程民主」議論紛紛,認為這是中共官媒經過深思熟慮後有意「忽略」該詞。

中國式的「全過程民主」

BBC報道說,中共執政以來,一直以經濟成就來強調執政的合法化,在民主、人權等方面屢遭外界詬病。在中共建政70周年之時,今年9月底,中共國務院發表中共人權「70年白皮書」,將「生存權和發展權」放在人權的首要位置,忽略了天賦人權的普世價值,被批評為「中國式人權」。

報道表示,中共當局提出的「全過程民主」,似有定義「中國式民主」之意。但「牆外」的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上,很多人對「全過程民主」一詞表示不解。

中共中央常委前政治秘書鮑彤的女兒鮑簡在推特上表示,「試著對『中國式民主是全過程的民主』做一番解讀:槍桿子奪權前言必稱民主,讓民主成為那時中國人的美好願景。執政後嘴上講民主,橫幅掛民主,憲法提民主,大會小會講民主,文件有民主,好像也有個永遠在野的民主黨派……這算不算全過程啊?」

申紀蘭成中國式民主的代表

報道還貼出一張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舉手按投票器的圖片,圖說寫的是:「中共人大代表申紀蘭自稱從不投反對票,很多次的人大會議上,她都是按下『贊成』鍵。」

申紀蘭從中共建政後至今,一直擔任中共全國人大代表,被外界戲稱為中共全國人大的「活化石」。

2010年中共兩會期間,申紀蘭曾公開說:「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申紀蘭因此被譏為「舉手機器」。

中共未實行過一天民主

法廣報道說,中共當局說的「全過程民主」,很動聽,但讓人生疑的是,除了毛澤東當年在延安做「山大王」時撰文呼籲中國要實行民主,而且要建立美國式的民主之外,中共建政之後,沒有實行過一天民主。中共人大選舉都是各級黨組織自上而下指定的候選人,每年一次人大投票也不過是舉手機器。

報道稱,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把「中國之治」的最大特徵表述得一清二楚:那就是中共領導一切。既然掌權的中共決定中共領導一切,「這就是獨裁」。

文章表示,中國根本不存在一個體現民主方式的制度,怎麼表達民主,怎麼會有一個民主過程?民主的一個最基本的內容是言論自由,中國存在嗎?一個公民公開發表批評中共的言論,公開批評中共當局,會遭遇甚麼?中國人一清二楚。

文章質疑,當局可能把「全過程民主」理解為一級一級黨委報上來的人選、提案,最後由當局拍板的過程認為是「全民主過程」。

中共承諾的自由民主是騙人的把戲

也有不少網民質疑,中共一直用各種方式欺騙中國人,它對國人的承諾從未兌現過,而是把其承諾作為統治國人的手段。如中共前黨魁曾承諾給國人民主、自由,但當國人幫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共卻建立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專制、獨裁政權。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1944年7月在會見到訪延安的美國代表團時說:「美國人民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我黨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獨裁的國民黨反動派,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國人民能享受民主帶來的幸福。」

同年6月,中共《解放日報》刊登了毛答中外記者團的講話,毛說:「中國的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統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論、出版、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