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國會領導層此前一直對對特朗普展開彈劾調查保持謹慎,因為他們深知,彈劾調查對他們來說很可能是政治上的「陷阱」。一方面,任何調查都可能牽扯出此前沒有公開的黑幕,而這些很可能是民主黨不想被聚焦的,同時調查在政治上會讓特朗普的基礎選民更加動員起來,而中間選民可能被「不公平」的調查推走。特朗普和共和黨周三(9月25日)對民主黨彈劾調查的反擊正是集中在這兩方面。

針對民主黨發起的彈劾總統事件,白宮周三發佈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在7月份的通話紀錄。而通話內容讓民主黨提出的彈劾理由受到質疑。特朗普隨後發表推文表示,他同意在告密人透露的信息上保持公開透明,但也要求對拜登及其兒子在從中共和烏克蘭收取數百萬美元資金的事情上保持公開透明。

特朗普周三發表推文說,「我已經通知了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以及眾議院所有共和黨議員,我完全支持對所謂告密者的信息保持透明,但我也堅持要求對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能夠迅速地、輕而易舉地從烏克蘭和中共拿到數百萬美元(的案子)保持透明。」

特朗普還說,他還要求民主黨對那些前往烏克蘭,並企圖迫使烏克蘭新總統在政治威脅下做些他們(民主黨)想要的事情的民主黨人的所作所為保持透明。

輿論焦點可能轉向拜登

特朗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9月23日披露,拜登基金會曾收取中共15億美元,換取美方在對中共的談判中讓步。他還披露,拜登的小兒子亨特從烏克蘭獲得了一筆300萬美元的一次性付款,該款項先經過拉脫維亞再到塞浦路斯,然後才進入美國。

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一直力圖讓拜登及其家族的這些財務問題成為外界的焦點,但美國很多左派媒體一直拒絕對此關注,如今通過彈劾調查,拜登和其家族的問題無可避免的成為了公眾的焦點。

拜登在2014年就任美國副總統期間,敦促烏克蘭解僱其最高檢察官肖金(Viktor Shokin),後者當時正在調查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瑪控股」(Burisma Holdings)腐敗案,拜登的小兒子亨特在該公司任董事,但亨特最終未受到任何指控。此事在2014年曾一度成為美國媒體的頭條新聞。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周三提到了此事。他認為,拜登要求烏克蘭解僱其檢察官,並以切斷美國對烏克蘭援助為威脅,而拜登的兒子又在那個被調查公司的董事會裏,這其中就存在利益衝突。

拜登在去年的一次活動上,公開吹噓自己擔任副總統時、以切斷援助為籌碼向烏克蘭施壓,以解僱調查「布里斯瑪控股」的烏克蘭時任最高檢察官肖金。直到今年早些時候,拜登的兒子亨特一直在「布里斯瑪控股」擔任董事。

格雷厄姆周二晚上表示,他希望能夠對拜登的行為展開調查。

彈劾調查理由恐難服眾

白宮周三一早發佈了特朗普總統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的通話紀錄。紀錄顯示,特朗普尋求烏克蘭對拜登家族的交易進行審查,但文件並未顯示特朗普「明確利用軍事援助作為調查的交換條件」,而這是民主黨人建議進行彈劾的關鍵原因。

「在我看來,因為這樣一個通話而彈劾任何總統都將是發瘋了。」格雷厄姆周三在華盛頓告訴記者。

格雷厄姆議員還表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也表示,他在和特朗普總統通話時,並沒有感到受壓。

「烏克蘭總統沒有感到受到威脅。他是(與特朗普)通話的另一方。他對(當時)發生的事情(通話)感覺很好。」格雷厄姆說。

周三,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被記者問到是否特朗普在電話中對他施壓時,他說,特朗普沒有。「沒有人可以對我施壓,因為我是一個獨立國家的總統。」澤倫斯基說,「順便說一下,唯一一個能給我壓力的人就是我六歲的兒子。」

爆料人並無第一手資料

眾議院議長、民主黨議員佩洛西周二(24日)宣佈正式彈劾特朗普,但民主黨人並未聽過具體的機密談話內容,他們的依據是8月情報界一通匿名告密以及上周開始的媒體「消息」爆料。據悉,告密者也沒有聽過第一手通話紀錄,而是從別處聽來的二手消息。

格雷厄姆議員表示,他想知道,到底是誰向告密者發出的信息,因為這個人顯然對這個通話沒有直接的了解。「我今晚在電視上向告密人提出,如果你想要到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歡迎你這樣做,因為我想要找出真相。」格雷厄姆周二晚上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

格雷厄姆認為,對特朗普提出彈劾意味著民主黨認為他們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無法擊敗特朗普。

共和黨參議員康寧(John Cornyn)對霍士新聞表示:「這(彈劾特朗普)是一個巨大的錯誤」,「佩洛西議長使我有點感到驚訝,儘管她很精明,但還是讓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