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聯合國人權事務主任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再次向中共當局提出赴新疆了解「再教育營」情況的要求。預計中共代表團將在本周晚些時候作出回應。

路透社報道,巴切萊特當天表示,她正在尋求進入中國,特別是新疆地區,以核實持續不斷的、有關失蹤和任意拘留的報道。

巴切萊特在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的年度報告中表示,新疆作為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中心,其穩定性可以通過當局實施尊重權利的政策來得到促進。

去年12月初,巴切萊特就希望能夠親自前往新疆調查。她在日內瓦的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們一直要求直接進入該地區,以便能夠檢查和核實我們收到的令人擔憂的報告。」

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在今年1月記者會上稱,聯合國官員應當「避免干涉中國內部事務」。

此外,聯合國宗教自由調查員艾哈邁德・沙希德(Ahmed Shaheed)周二(3月5日)表示,他已在2月份提出訪問新疆的要求,但中共當局尚未回覆。

此前,德國人權專員柯夫勒(Barbel Kofler)訪問新疆的要求也被拒絕。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一方面拒絕聯合國官員和宗教自由專家的訪問,另一方面卻在受到國際壓力後,近期密集邀請多國駐華使節訪問新疆,向他們宣傳在新疆打擊恐怖主義。

去年年底以來的2個月內,中共邀請了至少4批訪疆團,包括巴基斯坦、委內瑞拉、古巴、埃及、柬埔寨、俄羅斯、塞內加爾、白俄羅斯等國家常駐日內瓦的代表和主要外交官。

中共安排政治秀 緩衝國際譴責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政府始終拒絕西方民主國家前往當地的合理要求。相反的,中共利用欺騙和謊言的手段邀請那些人權記錄差、專制極端的國家的外交官員,前往當地觀看中共特意安排的一些政治表演。中共希望通過這些專制國家的言論,來欺騙國際社會,掩蓋中共政府在當地建立「再教育集中營」的真實目的。

他表示,目前中共通過人力、財力,以及外交資源,動用了所有的國家資源來掩蓋當地的真相,其目的就是緩衝國際壓力。同時,中共還刻意安排了一些特定的國家媒體到當地進行所謂的採訪,這一系列都是想通過外交、輿論、境外的一些媒體,美化「再教育集中營」。

他說,中共政府採取各種措施,限制西方媒體前往當地不受阻礙地進行採訪。中共也拒絕向西方國家提供更加透明的有關「再教育營」的相關信息。

他介紹,在兩會前,中共以所謂的「維穩」,加強了針對維吾爾人的清查,而且這種清查是不分晝夜的,隨時抽查。所有的維吾爾人,被中共認為是潛在的危險和敵對勢力。現在中共在北京開兩會,成了新一輪鎮壓和監控、打擊維吾爾人的政治藉口。

「進入2019年以後,中共對這種迫害更新了名稱,說是建立再教育集中營是為了反恐,打擊極端,」他說,「中共的這種宣傳,暴露了中共的政治動機,中共又說是反恐、反對極端宗教,將他們關進去了,但是對外又宣傳說把這些人關進去是進行職業培訓。」

迪里夏提說,新疆是典型的一個在中共系統迫害下的人權危機的一個區域,任何人隨時隨地可能因為一個不滿的情緒失去人身自由,這就是現在維吾爾人所面臨的處境。

他表示,「令人擔憂的是,中共肯定會提前安排、佈置好特意的政治場所。但是,如果中國能允許聯合國的機構進入到當地,至少對中共來說是個外交上的壓力。」

「我們期待著中共政府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能容許聯合國前往當地進行獨立的調查。」他說,「我們期待國際社會採取積極措施,要求中共關閉再教育集中營,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者。」

中共不斷欺騙國際社會

紐約大學訪問學者、中國人權律師騰彪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當局讓國外的官員訪問新疆,是繼續欺騙國際社會的手段而已。之前,比如國外的一些學者、專家、政府官員要參觀監獄、勞教所,中共就會蓋起那些樣板監獄、模範監獄,裏面各種設施都很好,這些參觀的人看不到真相。所以在新疆集中營也是一樣,看到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

「他們不可能自由地去參觀、採訪,那些他們遇到的人,包括被關押的維吾爾人、再教育集中營的工作人員,都是提前做好演練的,能夠說甚麼話,不能說甚麼話。」他說,「要避免真相被外人知道。都是找那些特別可靠的人,才能夠有機會對參觀者說話。這個是可以想像得到的。」

騰彪說,新疆集中營的情況因被國際社會不斷曝光和嚴重關注,中共政府從一開始是否認、抵賴,到後來說是教育中心職業培訓。但是有大量的證據能夠證明中共是在撒謊,也有很多人抱怨在新疆沒有辦法進行調查和採訪。所以中共就用了這樣一個辦法,這也是中共一貫的欺騙手段。

新疆再教育營是大規模的法外監獄

騰彪表示,國際社會一直對中共進行譴責,呼籲關閉所有的再教育集中營。但是中共有它的政治目的;另外,中共本來也沒有任何的法制體系,沒有建立起來司法獨立和尊重憲法、法律的傳統,以及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它仍然置之不理。

他表示,中國在目前的體制下,新疆的再教育集中營是大規模的法外監獄。除了一些法律規定的羈押場所,像看守所、拘留所,還有很多沒有經過任何司法程序的羈押場所,包括之前廢除的收容遣送、勞教,要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法制教育中心,還有更多的黑監獄。

迪里夏提說,現在維吾爾人居住的地區成了中共摧殘人權的實驗場地,其經驗很有可能會推廣到中國大陸各地,甚至可能輸出到周邊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