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貨幣基金會(IMF)預測全球今年的經濟增長率為3%,創下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最低水平,但明年可望在土耳其和阿根廷等經濟體谷底翻身下增長至3.4%。

IMF的這份預測凸顯中美貿易戰開打的副效應顯現:全球製造業同步衰退、企業投資緊縮、消費者在汽車等大額支出上卻步。這對經濟以汽車工業掛帥的德國特別不利,而德國第二季GDP萎縮0.1%,也為十年來首見。

製造業衰退的趨勢,近幾個月也擴散到向來穩定的服務業,部份經濟體浮現連續兩季GDP下滑的衰退風險,全球景氣陷入衰退的威脅也創下十年來最高。

就連表現最有韌性的美國也受到波及。美聯儲的數據顯示,美國製造業扣除汽車和其零組件後的產出在今年第三季下滑0.7%,為2016年下半年以來最差表現。

製造業的不景氣,也影響到從業人員的收入。美國勞工部資料顯示,製造業目前的從業人員比去年同期微增1%,但總工時卻下滑0.3%。

美國的消費支出也受到影響。經濟分析局(BEA)統計,今年6~8月的實質消費支出增長2.5%,較去年同期的3.5%明顯下滑。

在這種全球景氣下行、稍一不慎將陷入連鎖衰退的當下,全球央行的寬鬆動作也積極推出。據瑞銀統計,58.5%的全球央行在今年前三季減息,該比例僅次於金融風暴期間。

以美國為例,美聯儲在今年7月和9月各減息0.25%,翻轉了去年的四度加息,CME期貨市場預估10月30日第三度減息0.25%的機率高達91.4%。

歐洲央行也在9月減息,同時計劃在11月啟動量化寬鬆(QE)。澳洲今年也三度減息,印度則五度減息。飽受製造業低迷之苦的南韓央行也在三個月內減息兩次,預計10月底持續減息。

全球央行刺激政策的出台,令全球股市首先受惠,希臘股市今年大漲41%拔得頭籌,俄羅斯和紐西蘭也大漲26%,美國納斯達克也上漲23%,就連經濟低迷的法國股市也漲了19%。

債市的表現也不遑多讓,美國10年債孳息率由去年的2.7%降到目前的1.76%,德國10年債由去年底的0.2%跌到目前的-0.38%,長期零利率的日本10年債也降到-0.14%。不過,隨著全球負利率公債達到17萬億美元的水準,專家擔心央行刺激動作的失靈,需要配合政府財政政策的推出,才能有效化解當前全球不景氣的危機。

金價也是央行寬鬆政策下的受惠者,今年大漲約16%,創下6年最高價,部份專家估計近幾年有望衝到2,000美元/安士,重寫歷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