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5日昨日,中共在港喉舌報《大公報》、《文匯報》在頭版頭條渲染一個「暴徒殺警」。

10月13日上周日,香港警察在各區隨意拘捕人,連過路帶口罩的長者也不放過。在將軍澳購物的醫生,就因為批評了警察幾句,就被拘捕了。

在觀塘,警察也暴力執法,致現場大混亂。18歲中六學生許添力很憤怒,在港鐵A1出口天橋遇到一個全副武裝的警察,他揮刀在警察頸部割了一刀,劃出了一條三至四厘米長血痕,沒傷到動脈,地上留下少量血跡。許添力馬上被警察逮捕。

中共《大公報》、《文匯報》稱許添力是「刺警魔青」(魔鬼青年)。另有報道稱,2016年旺角案被判刑三年的許嘉琪,就是許添力的姐姐。姐姐被冤判後,許添力鬱鬱寡歡,這次刺警也因心中積累的怨氣太盛所致。

這是本港「反送中」運動以來出現的第一宗市民襲擊警察案件。

案件昨(15日)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許添力被控意圖傷人罪,他因被拘捕後被警察暴打,仍在將軍澳醫院留院觀察,故缺席聆訊;案件押後至10月18日再訊,期間被告交由警方看管。

有意公開警惡行 欲激起民憤

香港人歷來以文明禮貌而聞名於世,香港警察曾是亞洲最好的警隊,香港一度成為全球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不過自從10月5日港府違背民意、繞過立法會審議宣佈訂立《禁蒙面法》以來,出現了很多怪事:港媒報道了很多令人震驚的惡行事件。

比如,9月22日,在九龍油塘魔鬼山附近海面發現的無名全裸女浮屍案,10月10日,死者被發現竟是15歲曾參加跳水隊且為游泳健將的陳彥霖。陳彥霖曾積極參加「反送中」,在一次抗議活動後失蹤。

10月10日,中文大學女學生吳傲雪宣稱,她在「反送中」被捕後,遭受警察性暴力,甚至有人遭到性侵。

10月14日陳彥霖所在學校(職業訓練局(VTC)於調景嶺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公佈陳彥霖被警察關押的閉路電視(CCTV)片段,但到了警察提審她的關鍵時刻,錄像就沒有了。

本港網絡流傳一群消防人員的公開信。有做了十幾年的消防船經驗的消防人員說:「近幾個月的浮屍數,是十年來總和!」並提出六點質疑,懷疑近來本港所謂跳樓、跳海「自殺」的人,很可能是被警察打死後投屍。

上個周末,整個香港都被難以抑制的巨大憤怒所包圍,很多市民在接受採訪時都忍不住哭出聲。那些衝在第一線、抗擊港警不公的「勇武派」年輕男孩子們,更是怒火中燒,於是,不時傳來抗議男子用磚頭、鐵棍、警察扔過來的催淚彈等,襲擊警察的暴力事件。

對違反法律的暴力都應被譴責!面對接受中共政法委授意的香港警察對市民執法不公、濫捕、濫用暴力,勇武派選擇用有限度暴力來抗爭,警察可在法律允許下行使權力,但從中很多人發現一個奇怪現象:

在大陸,中共公安就是用這樣的殘暴手法來對付大陸異見人士。香港警察由於直接受政法委的操控,而跟著大陸公安幹出了過去文明社會的港警絕對不會做的事。在過去,港警和街坊市民很多是朋友關係,如今卻成了仇敵。

不過在大陸,公安幹了惡事,就發生很快將受迫害者焚屍滅跡事件,不讓外界知曉。如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醫院曾經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他們很快就把屍體焚燒,致外界難以調查。哪怕外界明明知道有數百萬人失蹤,但也無據可查。

而這次在香港,警方故意把屍體打撈出來,讓市民知道。據消防員的公開信指出,過去都是由消防員負責,但這次是水上警察搶著去撈屍體。

為激起香港人憤怒,警方還故意拘捕長者及小孩,十多歲孩子被拘捕視頻四處流傳,孩子都哭了,或驚恐地顫抖,警察還是故意不放人。

這些怪事說明,警察在有意執行一項任務:故意暴力欺凌市民,激起民憤,令少數情緒控制力弱的年輕人忍不住還手,於是,警察就以恐怖襲擊的暴徒名義逮捕他們。

中共嫁禍抗爭者是恐怖份子

現在香港人不只有「暴徒」罪名,還被抹黑成「恐怖份子」稱號。

7月29日,原香港中聯辦主任、現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公開為林鄭月娥及港警撐腰,說香港反送中運動是美國唆使挑起的。這是22年來北京首次公開就香港問題表態。

之後,張曉明連開兩場記者會,對香港反送中運動定性不斷升級。8月6日,用「喪心病狂」形容本港的抗議市民,8月12日更指「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

10月13日,網上視頻「為救同伴飛踢一腳」,中共謊稱「他們為搶槍」。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分析稱,中共想把港人抗爭升級為「恐怖活動」。

他說,中共警察發言人、媒體如此渲染「暴徒殺警」,這是中共要殺人前的信號,也是中共企圖將反送中抗爭運動定性為恐怖主義活動,這樣的抹黑香港抗爭者的報道傳到美國,可分化美國,因「反恐」是美國國策,高於一切,中共要用「反恐」壓過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反共」政策,中共正要將香港抗爭者定義為恐怖份子。

石藏山認為,中共現在正刺激香港暴力升級、情緒上不斷刺激香港人,抗議者升級暴力,若升級不了,中共會製造暴力事件來嫁禍抗議者,從而定性抗爭者是恐怖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