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常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天堂。」古印度時,釋迦佛能從一粒沙礫中看到三千大千世界。道家也認為,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在中國民間傳說中,有人能從方寸之間,進入一個廣闊的天地。故事讀來妙趣橫生,匪夷所思。

玉關金鎖一重重,

只見桃源路暗通。

行到水雲空洞處,

恍如身世在壺中。

——《艮嶽百詠 清虛洞天》

(宋‧李質)

壺中有洞天

東漢時期,汝南有一人名叫費長房,曾經做過管理市集的小吏。市集中有位賣藥的老翁,常將一隻壺懸掛在店鋪邊。

每到市集結束後,老翁就跳到壺裏面。這場面,市集上的商販、城民都沒人見過,唯獨有一天費長房從樓上看到了。他感到很奇異,於是帶著美酒和肉脯去拜見老翁。老翁知道費長房的來意,於是告訴他,明天可以再來。

第二天,費長房又去見老翁。老翁帶著他一起跳入壺中。表面看壺口很小,但是跳進去之後,裏面卻也是一個廣闊的世界。

壺中的世界十分華麗,裏面擺滿了佳肴和美酒。二人一起喝完酒才出來。出來後,費長房便拜老翁為師,從此以後隨他學道。

後來,根據這段典故,演繹出一句用語「壺中洞天」,用來比喻仙境,以「壺公」比喻非同尋常的人。◇

胸有乾坤

在中國古代,道家認為人體是一個小宇宙。那麼這個小宇宙裏面又有怎樣的世界呢?在清朝文學家樂鈞的作品中,有一則平陽生的故事。

沒有人知道平陽生的來歷。據說平陽生小時候,曾突然走失了,直到十五歲才回到家,但已成了啞巴。這時的平陽生舉止落拓,既不梳頭、不沐浴,也不戴冠帽、不穿鞋,總是穿著一件破爛的衣服。更奇特的是,他不吃飯,也不喝水,冬天不穿裘衣,夏天不穿葛衣。

有一個姓周的書生,看到平陽生異於常人,常常想方設法探尋他的秘密,但都沒有結果。

有一天,雨過天晴後,周生到田野散步,無意中發現平陽生走在泥淖中,但雙腳沒有陷入泥中,也沒有被泥巴弄髒。周生偷偷地跟著他,進入一座古廟,隱身在廟門後,隔著一道縫窺視他。但見廟中的泥塑神像都起身迎接平陽生。平陽生向他們回禮,遂即坐在一處石階上與他們談話。周生這才知道他並不是啞巴。

次日晚上,周生對著平陽生行禮,希望能得到他的教導!平陽生笑著說自己不是神仙,都是幻術罷了。說罷,就坦露著胸膛,胸口上有一個一寸多長的方孔,就讓周生進入看看。起初周生並不相信,但他還是抬起腳做了一個上台階的動作,瞬間身體飄浮上升,從方孔中進入平陽生的胸膛中。

方孔中的世界裏,有農夫在田中耕種;挑夫挑擔匆忙趕路;有舉著儀仗呵斥開道之人;有追逐奔跑的孩童;有市集貿易,售賣各種各樣的商品。凡是花草樹木、山石飛鳥,家禽家畜等,方孔中的世界應有盡有。

周生在方孔的世界中坐臥行走、吃喝住宿沒有任何障礙,並且心境闊然舒適,神采煥發,幾乎忘了他正在平陽生的胸膛之中。如此過了三日,周生還看到宛如珠貝散發著光芒的宮殿。城中的人都穿著錦繡衣裳,戴著鑲嵌美玉的冠帽,吃著香氣四溢的佳肴,喝著用雪水煎煮的清茶。孔雀、翠鳥、鸞與鶴等仙禽在門戶間翩翩起舞。雖然無風,卻能聽到悅耳的天籟之音。

周生在方孔的世界中,走了非常遙遠的路,記不清投宿了多少地方。但見月圓又月缺,冬去又春來,時間往復循環,沒有終了,似乎永遠也走不到頭。周生感到前途渺茫,孤獨的他因傷感而痛哭流涕。周生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卻又不是夢,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卻又沒死。經受著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周生受不了了,於是大喊平陽生的名字。

忽然,周生發現自己從平陽生的左耳中掉了出來,回到了現實世界。只見桌子上的燈還亮著,守更人報時剛敲了四下梆子,原來四更天了(凌晨一點左右)。短暫的時間中,周生歷盡了漫長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