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4日,在元朗發生了便衣警察開車撞人後,開槍打傷一名14歲學生,被憤怒市民私了事件。10月6日,在深水埗發生了的士撞人,被私了的事件。

該名學生在屯門醫院接受手術,家人凌晨趕往醫院探望,至5 日清晨5時許離開,其間不敢回答記者提問。元朗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凌晨亦到屯門醫院巡查。

據本港時事評論員廖仕明透露,現在對中共來說,的士撞人被私了是最樂意看到的劇情,讓國際社會、大陸看到香港已失控,急待平息事態,是中共「以暴製亂」急需的劇情。為了這樣的劇情,中共經常是精心策劃,自導自演,而「10.4便衣撞人開槍事件」的諸多跡象表明,這一事件疑是中共演「衰咗」的表演。

事件分析:疑點之一

10月4日晚在元朗發生便衣開車撞人後開槍打傷中學生,之後被憤怒市民圍打事件。事發時,本報記者正在現場。據記者對一名鄧姓目擊記者和在場陳姓醫護員進行採訪。

4日晚9時左右,在元朗大馬路與大棠路交界處聚集了大量抗爭市民。據鄧姓目擊者介紹,一輛私家車駛向抗爭人群,被眾人攔住,問他「你想做什麼?」引發爭執,爭執中私家車疑撞人,眾人要拖其出來,司機下車後很驚慌,與人爭執的混亂中,向人群開槍,一名年輕人中槍。事件引發眾怒,便衣被圍毆。

陳姓醫護員介紹說,當時抗爭市民很多,環境相當喧雜,似乎聽到兩聲槍響,他說中槍年輕人像是學生,似中四、中五(之後被證實是名14歲中學生),左腿膝蓋以上部位中彈。

之後的情節,在媒體拍攝的影像片段證實,便衣被群毆,滿臉是血,曾兩度被扔汽油彈,顯得十分恐慌,手槍兩度落地,第二次落地時,彈夾、槍被摔得分開,恐慌中,便衣只拿走槍逃走,彈夾留在現場。事件後,警方籲拾到彈夾的市民交給警方,並稱是「開槍是不得已的自衛」,否認撞人。

 事發現場的最大的疑點是,便衣為何要開車駛向人群聚集之地,並且疑撞人引發事端。按便衣的工作性質,應該低調、悄無聲息,但是這名便衣高調地開車到抗議人群現場之地,被攔住後,不是低調處理,無事脫身,還撞人引發事端。感覺是「來者不善 善者不來」,有意來鬧事。

10月4日當晚元朗街上的抗爭者(左)和警察(余天佑/大紀元)
10月4日當晚元朗街上的抗爭者(左)和警察(余天佑/大紀元)

疑點之二

事件後,防暴警察立即封鎖了為少年治療的屯門醫院,當時有很多媒體前往醫院採訪,但是警察嚴密控制媒體接觸中槍少年,並且第二天晚上就以涉嫌參與暴動及襲警,拘捕了少年。

單就事件本身而言,便衣未開槍前,誰也不知道他是便衣警,只是個引發事端的當事人,事端衝突中,誰是誰非難以斷定,當方面以涉嫌襲警拘捕少年十分荒唐。

整個過程顯露出警察十分忌諱外界、媒體與少年接觸,進駐醫院的警察之多以至於影響到醫院正常的醫護以及其他病人的治療,醫管局不得不回應指,有員工及病人憂慮警方行動或影響醫院運作,局方已向警方表達關注。最後警察不顧傷者情況,倉促在第二天拘捕了少年。而且沒有出示任何所說嫌疑的證據。

警察一連串的異常舉動顯示出警察似乎在盡力掩藏不可見光之事。

便衣警元朗開槍有警察設局可能性

過去4個月中,在媒體的影像片段中記錄了警察臥底砸毀、縱火焚燒公共設施,扔汽油彈等劣跡,有上述劣跡案底,有理由從元朗便衣撞車開槍事件的疑點,推測是中共港警預定的一齣戲演失敗了,原定應該是「10.6深水埗的士撞人」事件類似的劇情,但因便衣臨場時怯場,心理壓力大,撞人後被市民怒火所震攝,沒按原定劇情演下去,而是開槍脫身放棄了演出。

事件後,警方盡力封鎖醫院,不讓媒體接觸事件的關鍵人物中學生,先發制人,直接把少年拘捕了。

「十一」前,中共港警、香港的黨媒已「預告」了眾多恐怖事件,稱「明天(10月1日)的情況將會非常危險,出現非常暴力的襲擊事件的可能性極大。」並進一步聲稱,襲擊事件包括「殺警、假扮警員殺人;在商場、港鐵站或油站放火,招募死士參與暴力行為。」

從中共過去「以暴製亂」的經歷來看,上述「預告」絕非恐嚇,而是中共今後要在香港具體實施的「菜單」。8月30日東網曾報道了一齣「休班警被襲擊」的事件,本報曾經對此做過分析,那是一齣沒有引起期待效果的自導自演劇。整個事件不見權威的醫療機關說明休班警傷勢,從事件發生到東網發稿只用了20分鐘,也不見被襲休班警的半張照片,只憑東網報道中所說的幾滴血就聲稱是「休班警被襲」。詳細內容可參閱本報的過去報道:「中共抹黑暴力鎮壓六四及法輪功殘暴邪術再現8.31」。

香港真相亟待傳遞給國際

中共製造這一系列港人互鬥亂局,以及中共港警列出的「恐怖事件」在未來都有可能以不同形式出現,中共製造這些的目的是為下一步升級鎮壓找理由,製造藉口,同時恐嚇市民。

香港每天發生諸多事件,但是最大的不幸是,香港的真相沒有正確傳遞給國際社會,相當數量的報道都被中共直接或間接控制的媒體、網站等平台按照中共所希望的內容呈現,抗爭市民「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造成這一結局的原因有二:其一,很多媒體已是「紅媒」,或「半紅媒」;其二,媒體、香港以及國際社會對中共邪惡本質缺乏認識,按照國際正常社會倫理道德和治理社會的理念去思考中共所作所為,以至於不能揭示出真相。這些原因造成媒體報道很大程度始終是在中共設定的局域網中追求「真相」,面對中共下一步的佈局和手段,香港急需把真相傳遞給國際社會。◇

中共邪魔靠製造仇恨中獲取能量

中共授意林鄭繼續故意刺激港人

10月1日,特首林鄭月娥借「賀壽」之際到北京,外界分析在處理香港問題上,得到中共的「面授機宜」。返港後的4日林鄭即可動用「緊急法」禁止示威者蒙面。禁蒙面是幌子,借啟動「緊急法」林鄭獲得不受制約、一言九鼎的權柄。

中共港府啟動「以暴製亂」

中共在十一之後欲對香港抗爭者動手,《緊急法》被搬上檯面,香港和世界的關注焦點很快集中在林鄭下一步如何「止暴制亂」。不過翻閱中共70年、或者100年起家和統治的歷史,以及4個月香港事態的發展,答案清晰、明瞭:「止暴制亂」的實質是「以暴製亂」,既在警、民、媒體、黑社會、藍絲、黃絲等各群體間製造暴力衝突,讓港人互鬥,警察開槍,私了⋯⋯製造出無法收拾的亂局,最後在香港社會一片「不能再亂下去了!」的呼聲中,哀求政府儘快收拾亂局,最後中共以暴力鎮壓,平息這場爭取自由、人權的運動,香港重歸中共之手,中共以此獲得更大的統治能量。

中共黨魁毛澤東把這一手法稱為「大亂大治」,在文革中應用的游刃有餘,還稱「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鬥爭」成為中共強化統治,獲取能量的重要手段,後被完善、發展成了中共統治的法寶―「鬥爭哲學」。

曾經掌控香港的江派實力人物曾慶紅多次強調「香港越亂越好辦」;在中共篡政70周年前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黨校對中青年幹部發表重要談話,「鬥爭」一詞出現58次,其實質與毛澤東的「大亂大治」一脈相承。

「大亂大治」,「以暴製亂」的手法被中共在過去的「文革」,「鎮壓六四」,「鎮壓法輪功」,「鎮壓西藏」,「鎮壓新疆」等暴力鎮壓中運用得輕車熟路,即使沒有爭端,沒有仇殺,中共也會暗地製造事端,挑起「群眾鬥群眾」。

林鄭啟動《緊急法》後,按照中共一貫的「大亂大治」,「以暴製亂」的謀略,下一步就是在香港製造各種亂局、私了等慘劇,為政府暴力鎮壓製造充分的理由。香港急需國際人道救援。◇

節錄自《九評共產黨》【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現今的中國,貌似繁榮,但社會危機已經積累到了空前的地步。按照中共的習性,或許將再一次施展其過去的伎倆,這包括再次做出某種程度的妥協,對六四事件當事人或者法輪功等平反,又或者製造出『一小撮』敵人,以繼續供其展示暴力恐怖力量……

中華民族在一百多年來所面臨的挑戰中,從器物引進、制度改良到最後的極端激烈革命,付出了無數生命,喪失了絕大部份民族文明傳統,現在證明仍然是一個失敗的回應。在全民的仇恨、憤懣中,一個邪靈乘虛而入,最終控制了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仍然繼承古老文明的民族。

在未來的危機中,中國人無可避免地需要再次進行選擇。但無論如何選擇,中國人都必須清醒,任何對這個現存的邪靈附體的幻想,都是對中華民族災難的推波助瀾,都是向附在身上的邪惡生命輸注能量。

唯有放棄所有幻想,徹底反省自己,而堅決不被仇恨和貪婪欲望所左右,才有可能徹底擺脫這一長達50多年的附體夢魘,以自由民族之身,重建以尊重人性和具有普遍關愛為基礎的中華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