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日下午4時許,在香港長沙灣道與欽州街交界附近,60歲的鄭姓司機駕駛的士突然左轉撞向遊行人群,多人被撞倒,的士速度不減繼續剷壓行人,直至撞向商鋪鐵閘的士才停下。事件造成3名途人受傷倒地,其中2人情況嚴重,1名23歲少女雙腳骨折。鄭姓司機被憤怒市民圍毆,打得滿臉是血。傷者和肇事司機被送醫院搶救。

製造肅殺恐怖 明碼標價

事件震動香港社會,市民對肇事司機行為憤怒,同時感嘆政府失信後,社會出現「私了」現象。正當社會帶著焦慮和憤慨之情關注事件後續之時,8日中共再次做出驚人之舉―公開獎勵故意撞人士司機52萬元。

據香港的中共黨媒《文匯報》8日的消息,全國政協委員黃英豪與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等人,8日去瑪嘉烈醫院看望鄭姓司機。同時「守護香港大聯盟」稱7日已發起內部募捐支援鄭先生,並且承諾捐款逾52萬元。

據目擊者說,的士在加速撞倒行人後一直沒有停,直到撞到店舖的鐵閘後才停下。(網絡影片截圖)
據目擊者說,的士在加速撞倒行人後一直沒有停,直到撞到店舖的鐵閘後才停下。(網絡影片截圖)

8月14日,國安特務付國豪在香港主動「 請打 」,回大陸後被宣傳成英 雄,並以「 香港報道成績突出 」領取 了「 挨打有賞 」的最高金額─10 萬元。(立場新聞)
8月14日,國安特務付國豪在香港主動「 請打 」,回大陸後被宣傳成英 雄,並以「 香港報道成績突出 」領取 了「 挨打有賞 」的最高金額─10 萬元。(立場新聞)

的士加速撞向民眾,引起公憤,最後的士和其司機都被現場的民眾私了。(Getty Images)
的士加速撞向民眾,引起公憤,最後的士和其司機都被現場的民眾私了。(Getty Images)

向黑勢力發出安撫訊息

中共公開獎勵恐怖事件製造者之舉令香港社會震驚。這是有意公開的處理手法,背後的意義是向香港的黑勢力發出一個訊息;就是做案後會收到錢的,是一種保障讓犯事者安心。也說明警隊的心不穩。

7.21元朗攻擊事件引發香港社會輿論強烈譴責,質疑警方在此事件中不作為甚至與黑幫勾結的聲音此起彼伏。在強大輿論壓力下,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8月26日首次就警方處理元朗襲擊事件的方式向市民道歉,並承認港府對此「責無旁貸」。

不過,警方對於張建宗這番發言和道歉並不買賬。記者會一結束,就有警務人員發電子郵件給張建宗,嗆聲讓張建宗自己下台來道歉,否則全警隊將與他「勢不兩立」。香港警務督察協會隨後也向張建宗施壓,要求張與該協會對話,並儘快作出「澄清」云云。

當天晚上,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也發公開信,批評張建宗作為政府領導官員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令所有警務人員憤怒。

7月24日,警司協會、香港警務督察協會、海外督察協會、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去信林鄭月娥,表明堅決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注意信中稱呼林鄭月娥為「林太」,而不是特首,有一種抽離感,彷彿警察這個執法系統並不受香港政府的管治之下。

中國事務評論員晨鐘說,中共善打超限戰,在超限戰中,通常鼓勵人們干犯一些罪行而無需付任何法律責任,這種行為可以在很短時間內把一個正常的社會秩序擾亂,甚至陷入白色恐怖中。犯事的人當然對自身免責保障很在意,因此,也不難解釋香港相關警察協會的反應。

之前,假借《環時》記者之名的國安特務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行蹤詭秘被揭穿後,以一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主動「請打」。民眾譏諷為「破罐子,破摔,我是流氓我怕誰」。然而回大陸後被宣傳成英雄,並以「香港報道成績突出」領取了「挨打有賞」的最高金額―10萬元,其示範廣告效果不可估量,之後引發9月中旬一段時間,大量大陸客到香港來「愛國、挨打」,製造事端衝突。這種「挨打掙錢」奇葩現象顛覆了正常社會的思維。 

中共這次公開重賞涉嫌故意殺人的士司機的雷人之舉在社交媒體引起轟動,有民眾留言:「給蓄意殺人者重賞?我們太OUT了,無法跟上『黨國』的獸性思維。」,「簡直是給雙腳骨折少女等事件受害者重重的二次剷壓,冷血!無人性!」

事件後,新界北總區指揮官郭蔭庸在警方記者會上高調為肇事司機站台,對涉嫌蓄意傷害殺人的司機沒有絲毫咎責之意,淡淡地形容事件是一宗「交通事故」。接著郭蔭庸話鋒一轉,大部份時間是長篇大論地譴責的士司機被毆打私了行為,「香港決不容許使用私刑,一旦打死人,涉及的罪行可以是謀殺。」

對於涉嫌蓄意謀殺的司機,在沒勘查現場、沒出示事故取證情況下,不知「交通事故」結論從何而來?這樣恐襲行為,既得到中共港警的開脫保護,還有中共給予巨額獎賞,政協委員親自到醫院慰問、行賞,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挑釁法治社會的道德底限,明碼標價,可謂無法無天,還有甚麼「死士」、「亡命之徒」不能招攬到。

中共「以暴製亂」不擇手段

特首林鄭月娥從北京歸來,急不及待地啟動《緊急法》,禁止蒙面,其真實意圖是獲得不受制約的最大權柄,為下一步實施「以暴製亂」鋪路。諸多跡象證實,中共港警「十一」前釋放出的「恐怖菜單」正在按部就班地實施。9月30日,中共港警「預告」10月1日情況會非常危險,可能會出現「殺警、假扮警員殺人;在商場、港鐵站或油站放火,招募死士參與暴力行為」。

本報曾報道,上述「預告」絕非中共港警聳人聽聞的威脅,而是之後會在香港具體實施的「菜單」,只是在實施形式上有所不同。而且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在警、民、媒體、黑社會、藍絲、黃絲等各群體間製造暴力衝突,讓港人互鬥,從而分化港人,警察開槍,私了⋯⋯製造出無法收拾的亂局、「攬炒」等恐怖環境。

中共高調行賞一個涉嫌故意殺人者的舉動讓香港社會目瞪口呆。其實利用「死士」、痞子製造恐怖事件可謂中共的看家本領,這種手段是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的「痞」,中共黨魁毛澤東早年在湖南農村搞暴動時曾說:「必須在短時期內造成一個恐怖現象,非如此,決不能打倒紳權,在革命期內的許多『過分』舉動實在是革命的需要。」有此指示,地痞、流氓殺土豪、鄉紳、搶奪財物,給湖南農村造下無數白色恐怖的慘劇。

毛澤東稱這些為社會所唾棄之輩的地痞「實為農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革命」,這個被共產黨的話語系統灌注了正面意義的語詞,實在是所有善良人的恐懼和災難,在「革命」的名義下,中共幹盡無數邪惡之事。現在中共港府在「止暴制亂」的名義下,「警黑合作」已經公開化、常態化,法律對政府公權的監督和制約蕩然無存,中共港警上演「警黑合作」擴大版,公然為涉嫌蓄意殺人的司機站台,單向譴責「私刑涉及的罪行是謀殺」,再次讓香港社會零距離見識到中共的邪術。

分析稱,中共期待的結局是,在中共蓄意製造亂局中,最後香港社會不得不呼籲「不能再亂下去了!」,哀求政府儘快收拾亂局,最終默認中共以暴鎮壓,平息爭取自由、人權運動,香港重歸中共之手,中共以此獲得更大的統治能量。

十一後中共港警升級鎮壓

啟動《緊急法》強推《蒙面令》後,撐警的活動再次被點燃,僅在6日數千市民響應「九龍革命」的集會遊行中,除了警民衝突事件外,其中還有至少5宗「藍絲」挑釁抗爭市民的衝突、私了事件,包括「藍絲」藝人馬蹄露挑釁抗爭市民被私了的事件。

另一方面,中共港警明顯升級鎮壓強度,10月7日,港人發起「18區開花」抗議行動,最後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當日,港警在多區拘捕民眾、推打記者,甚至連孕婦也被捉走,而在馬鞍山,防暴警更無視保安勸阻,強行闖入商場內逮人。並拘捕了5名阻攔警察進入商場保安及職員。

重陽節,在太子站及旺角一帶,當晚亦有示威者獻花、祭拜並抗議,期間旺角警署內的警員,在沒任何警告下,向人群投擲疑似混合胡椒水的藍色液體,多人被砸中,有在場採訪的記者被噴灑的藍色水劑濺中雙手,感覺刺痛。

 「十一」前,中共港警修改了使用槍械門檻,據香港01消息,警方在9月30日更新了「武力與槍械的使用」的《程序手冊》。

更新後的手冊顯示,警棍原被歸納為「中級武器」,新修訂後被歸納為「低殺傷力武器」;屬於最高武力層次的槍械,從遇到「致命武力攻擊」可使用的定義,新修訂為「以毆打行動引致或相當可能引致他人死亡或身體嚴重受傷」便可以使用槍械。

「十一」後中共港府有備而來、精心設計的「以暴製亂」正在實施,可預測在今後的打壓中,中共將把其起家和統治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傾數使出,零距離地在香港應用、表演。香港抗爭者需要充份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