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蘇秦又召他上堂,張儀上堂之後,蘇秦還是坐在那個地方,根本不拿正眼瞧他。張儀大怒,喊了一聲季子。季子是蘇秦的字。張儀說我以為同學的情誼是可靠的,所以我才來投你,沒想到你今天這樣對待我。

蘇秦說,我倒是挺想幫你,可是我一看你離開鬼谷這麼多年,混到今天這一地步,混得很慘啊。我既怕你的志向已經消磨了,又怕你的才華也被磨沒了。在這種情況下,我推薦你做一個小官也沒問題,我怕你不能勝任,到時候還顯得我蘇秦沒有知人之明。

張儀說,大丈夫謀取富貴,還要靠你嗎?蘇秦說,那你不靠我,你來幹嘛來了。張儀當時氣得轉身就走。蘇秦說你先回來,這樣吧看同學之情,我給你一塊黃金做路費吧。張儀當時把這個黃金扔在地上後,氣沖沖地離開相府回旅店了。

旅店主人以為張儀見到相國後可能要飛黃騰達了,把他的行李也都從店裏搬出來,以為他要搬到相府或者甚麼大房去住了。張儀把借來的衣服脫下來還給旅館主人,一邊脫一邊罵那個蘇秦怎麼怎麼不夠意思,就在這時賈舍人來了。

賈舍人問張儀發生甚麼事了?張儀把這個事情又跟賈舍人說了一遍。賈舍人說,哎呀,當年是小人我攛掇你來到趙國的,沒想到讓你受這麼大一場羞辱。他說這樣吧,你現在想去哪兒呢?

張儀想來想去,最後他說天下如果有一個國家能打敗趙國,那就是秦國。他說我準備去秦國,我一定要得到秦國的國政,然後來打趙國。賈舍人說,如果你要去別的國家,小人我還不敢奉承,正好我要到秦國去看一個朋友,乾脆我們就順路一塊走。

當時張儀非常感動,萍水相逢的賈舍人給了他這麼大一個幫助,於是他跟賈舍人結拜為兄弟。

賈舍人一路上不但陪張儀聊天,還花很多錢給張儀買好的衣服、好的馬、好的僕從,而且一路花很多錢給張儀延譽,傳播他的名聲,這樣到了秦國。當時秦惠文王正後悔當時沒有重用蘇秦,一聽說張儀來了,立刻拜張儀為客卿。

張儀這一下就出仕做大官了,張儀想重謝賈舍人,賈舍人說,你不應該謝我,其實整個事情都是蘇秦安排的。蘇秦怕你這麼多年一直很窮困,安於小就,給你一個小小的官職,一場小小的富貴就能夠把你給安頓住了。所以他故意去激怒你,這樣你才能夠有決心去得到秦國的國政,現在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我所有花的錢全都是蘇秦的錢,我做的這些事情也都是蘇秦交代我做的。

張儀說,哎呀,蘇秦對我幫的忙實在是太大了,我能為他做甚麼呢?賈舍人說蘇秦最擔心的就是秦國進攻趙國,如果你能夠保證秦國不進攻趙國,你就算是報了蘇秦的恩。張儀說,你放心只要蘇秦還活著,我可以保證秦國絕對不會去進攻趙國。

蘇秦得到這消息後就跟趙肅候講,秦兵從此不會再攻打趙國了。於是趙肅候拜蘇秦為相國,然後給他很多的錢,讓他去游說其它國家,推行他的合縱策略。

(旁白)於是蘇秦前往南韓、魏國、齊國和楚國,勸說他們聯合起來,而不該去臣服秦國。最後六國諸侯在洹水舉行盛大的盟會,訂立了洹水之誓,定下了合縱抗秦的大略。為保證策略能夠執行,六國都把他們的相印交給了蘇秦,不但讓他一人挎六國相印,並封他為「縱約長」。洹水之誓的時間在《史記》和《資治通鑒》的記載都比較模糊,按照《東周列國志》的說法,這一年是西元前333年。

洹水之誓後,蘇秦向北回趙國,中間路過洛陽。他每到一個國家,諸侯都派使節去迎接、去送他,而且給他很多錢、很多車馬,當時他的車馬威儀跟一個國家的國王一樣。《史記・蘇秦列傳》記載:「北報趙王,乃行過洛陽,車騎輜重諸侯各發使送之甚眾,擬於王者。」因為排場非常地大、非常地風光,當路過周都城陽時,當時的周顯王看到這麼大的排場,不知道是誰來了,預先派人把道路都掃除了,周顯王親自去迎接他。

洛陽是蘇秦的老家,當時他的父母、他的兄弟、他的妻子、他的嫂子都在路邊迎候蘇秦。他的嫂子跪在地上迎候蘇秦,蘇秦坐在車上低頭看他的嫂子問道,當年我第一次落魄回家裏,我想跟妳要一碗飯,妳都不肯給,為甚麼現在對我如此地恭敬?這是成語「前倨後恭」的來源。

他嫂子說「見季子位高金多也」,意思是因為你現在地位很高,錢很多。蘇秦歎息說,我蘇秦還是蘇秦,在我貧困時大家不理我,我富貴時大家畏懼我,親戚尚且如此,何況眾人。他說:「且使我有雒陽負郭田二頃,吾豈能佩六國相印乎。」意思是如果當年我在家裏安安穩穩地種地的話,今天怎麼能夠佩六國的相印呢?

蘇秦這個人很大方,他拿出一千斤的黃金送給他家裏面的人。他的倆個弟弟,一個叫蘇代,一個叫蘇厲,看見哥哥如此風光,也開始跟蘇秦學游說之術,後來也是戰國縱橫家非常有名的人物。

蘇秦在合縱成功之後,就把洹水之誓這合縱的盟約投到函谷關裏面恐嚇秦王。

秦王看到這個條約非常害怕,就跟幾個大臣商量,那些國家已經全都聯合起來了,我們怎麼辦?

有一個大臣叫公孫衍,他說很簡單,首先提倡這個戰略的是趙國,我們現在先去打趙國,我們打趙國時看誰敢幫趙國,我們就去打誰。他還是想用暴力來解決問題。

當時張儀已經在秦國做了客卿,張儀心裏不想讓秦國去打趙國。他說,現在六國剛剛合縱,墨跡未乾,各國戰略夥伴關係正火熱,如果我們現在去打趙國,南韓和魏國會從哪進攻,這燕國、齊國、楚國他們會如何行動呢?如果六國聯合起來打我們,秦國就危險了。

怎麼辦呢?張儀說我有一個好主意,因為我們最近的國家是魏國,離我們最遠的國家是燕國,我們以前跟魏國間經常有戰爭,搶過他們的土地,我們現在把搶的魏國土地還給他們,把我們的女兒嫁給離我們最遠的燕國國君,這樣跟我們最近的國家和跟我們最遠的國家都會和我們搞好關係,他們只要跟我們關係一好,六國之間就會互相懷疑。

張儀講這話很有道理:如果我不能示強的話,我就示弱是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們不是想聯合起來對付我嗎,那你們都搞錯了,我跟你們是一夥的。秦國和跟魏國和燕國這樣搞關係,果然六國之間就開始互相猜疑。

其實這樣的事情在後代我們也能看到,在戰爭中搞外交的事情是屢屢出現的。像東漢末年,曹操進攻孫權、進攻劉備時,孫權和劉備都害怕他們被曹操消滅,所以孫劉聯合抗曹,但是到赤壁之戰曹操被打敗後,劉備跟孫權馬上互相打起來了。

曹操當年遠征烏丸時,即在建安12年,也就是西元206年遠征遼東時也存在這個問題。曹操在打擊烏丸之後沒有繼續追擊,當時袁紹的兩個兒子,一個叫袁尚一個叫袁熙跑到了遼東,當時遼東太守是公孫康。曹操沒有去進攻遼東而是兵到柳城之後就撤軍了,曹操部下不理解為甚麼要撤軍,繼續進攻可以把袁氏子孫,袁尚、袁熙全都殺掉。曹操說只要咱們一撤軍,公孫康就會把袁尚和袁熙殺掉,後來這個事情果然是按照曹操的意見發生了。

《三國誌》的武帝紀中曹操是這樣講的:「彼素畏尚等,吾急之則併力,緩之則自相圖,其勢然。」意思是說,公孫康他一向是害怕袁尚和袁熙,如果我打得急了,他們三個肯定會聯合起來,如果我緩了,公孫康他一定會和袁尚、袁熙內訌,就會把他們殺掉,為甚麼我要撤兵,這是大勢所趨。

秦惠文王這一招一出,六國之間開始互相懷疑。(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