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方面同美國深陷貿易戰、一方面又要將香港收回成為一個與大陸相同的城市,若遭到國際制裁後,是否將成為一個無法進行國際結算、沒有晶片可用,甚至連互聯網都上不了的落後地區?

香港著名資深時事評論員、電影編劇作家、香港最多人氣自媒體人蕭若元接受本報專訪,從中美貿易、金融角度分析認為,中共若一意孤行,與美國死磕貿易戰,最終不僅傷害自己,還會嚴重拖累香港,可能令港幣一夜間變為廢紙。

貿易戰同美國死磕 將拖累港幣

蕭若元認為,反送中運動開始後為防外匯流失,香港金管局(相當於香港的中央銀行)對市民寄到國外的外匯要求填寫解釋單據(statement),只不過是表面的一種防範,金管局真正要防範的風險是:一是香港的千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否有大陸央行(人民銀行)的欠款票據,並把其當作外匯,二是金管局是否購買不該買的中企在港發行的債券,三是中國在沒有購匯的情況下,是否動用了香港的外匯儲備,比如對一帶一路國家的支持。

他表示,針對上述三項風險,香港有必要成立金融事務專家監查組,以防止香港出現金融風險。此外,他更擔心中共在中美貿易戰中「同美國死磕」,最終導致美國特朗普總統引入國家的《緊急經濟權力法案》,造成港幣一夜間變為廢紙。

他解釋說,一旦引入該法案,總統可以命令美資從中國撤走。「美資一走,中國政府(中共)的反應就是不讓他們走,為難他們,剋扣他們的錢。」

他認為這將爆發中美間的金融脫勾,互欠債務要進行清算抵銷,屆時中共將完全處於劣勢。除了中美上市企業、基金的抵消存在巨大差額,日本大和資本(Daiwa Capital Markets)估計當前中國還揹負著大約3.5萬億左右的美元債務。

「現在中國對美國是沒法打的,它欠人家太多錢了。」他表示,「那些(對美國貿易)講不妥協的人,全部就是這些喝狼奶就上腦的,不是真正為中國好的。」

因為無法償還美債,香港的外匯儲備和銀行體系將遭受重大牽累,「當中美互相壓低彼此的資產的時候,最後呢,扣完中國的,那中國不就沒有錢買石油,就要用香港的外匯儲備去買。」

科技、學術皆不如人 中共將完敗

蕭若元認為,中國在科技、學術以及金融等各方面和美國有難以逾越的巨大差距,決定了中共在貿易戰中處於絕對劣勢。對此,他列舉三方面說明。

一是中美在科技、學術存在巨大差別。「全世界最先進的學術就是在美國,最先進的這些大學就是在美國,最先進的科技也是在美國。」如果沒有這些學術、科技交流,「十年後你就落後得不得了,依靠你自己的研究。」

他提到,如果美國對中國實施晶片全面禁運,將令中共難以找到替代品。他說,中國大亞灣核電廠的control panel(控制板)就是美國Western House的,裏面用的是美國零件,長期難以找到替代。如果美國將營運大亞灣核電廠的「中港核」放入禁運實體清單,大亞灣核電廠將面臨大災難。

二是美國數十年來控制了國際金融,他舉例說,美國掌握了國際匯兌所不可缺少的swift code(SWIFT代碼),覆蓋了全球80%的份額,對銀行業務威力巨大,「如果他制裁你一間銀行的話,一不給你swift code,你就連夜(即刻)死掉了。」

第三就是美國控制互聯網,停止中國使用。「美國是可以掐掉你全部中國的互聯網的,如果沒有互聯網你做甚麼事」,因為世界上rule share(規則共享)只有十三個,其中十個在美國,這13個rule share的總rule share就在美國。但蕭若元也表示通常美國是不會這麼做的。

中共越管 香港越麻煩

蕭若元認為,中共無論過去的毛時代還是現今,仍然需要香港獨一無二的特殊存在,「你不敢扔掉香港這個古董,」他說,另一方面,中共對香港控制越來越緊,背後有其目的,但是香港和大陸不同,香港是越管越麻煩。

「尤其是那些維穩部門,最好就是挖些『港獨』出來,本來沒有『港獨』,這個叫做養寇自重。香港不亂你哪有那麼多經費呀。」中共以「國家安全」為由,「需要這樣來防備香港人,要管制香港人想甚麼。」

「那個維穩機構,他們是最大的利益官僚機構,因為官僚階級越擴張,越多錢用,他的權力越高,他的級數越高,這些就是造成想著這個局面的因素。」他說。

但香港人越管就越對中共產生反感,「越反感你就想管得越多。」他打比喻說,「就像你一個16、17歲的孩子,你要去管他,越管越有麻煩。」

而中共的干預對香港後代人中更是災難,加速經營流失以及港人的抗爭,「他不想下一代在思想被限制的地方長大,安全沒有保障的地方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