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危機持續發展。中共派兵血洗香港的圖謀,暫時被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抑制住了。近來又傳出一種說法,中共準備讓上海、深圳等取代香港。上海能取代香港嗎?我的回答是:只要中共統治上海一天,上海就不可能取代香港。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香港也不是一天建成的。當年晚清政府將香港割讓給英國時,香港只是中國南方偏僻的一個小漁村。英國花了155年的時間,才把香港變成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在這155年裏,英國人在香港建立起了一整套符合市場經濟的體制、機制與法治。因為英國,香港得以與整個自由世界建立起良性循環的生態系統。

上海在中華民國時期曾經是遠東最大的城市和國際金融中心。自從中共進入上海、「一邊倒」向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之後,上海與整個自由世界的聯繫被掐斷。特別是1953年中共提出所謂「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之後,上海資本家全部被割了「韭菜」,一批又一批資本家成了中共上海市長陳毅所說的「空降兵」(跳樓自殺)。隨著中共全面管治上海,昔日繁華的十里洋場,從此進入血雨腥風的紅色恐怖之中。

直到1992年鄧小平「南巡」之後,才想起發展上海。到今天,中共也說要把上海打造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但是,中共的理論、體制、機制、法制,註定上海不可能取代香港,成為亞洲最大的國際金融中心。

首先從理論上看,中共的老祖宗是信奉撒旦的馬克思。馬克思骨子裏仇恨資本主義。170年前,資本主義仍處於青少年時期,馬克思就認為資本主義已經衰老得不行了,快要死了。從1848年發表《共產黨宣言》起,馬克思就把在全世界推翻所有資本主義政權、建立共產主義政權,作為共產黨人的直接目標。馬克思仇恨資本主義的基因,通過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傳到今天的中共身上。

中共建政70年來,一直把資本主義的美國作為其最大的敵人,即使中美建交之後,中共一提到「國外敵對勢力」,首先就是指美國。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必須跟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自由世界有一個共同的生態環境。中共仇恨資本主義的基因,決定了它絕對不可能在消滅了香港的資本主義之後,再建立一個資本主義的上海!

其次,國際金融中心一定是與全世界的互聯網相通的。中共之所以建立長城防火牆,將14億中國人圈在牆內,最重要的原因是便於對牆內民眾高壓與欺騙。中共絕對不可能主動拆了上海的「長城防火牆」。

第三,國際金融中心必須搞市場經濟。市場經濟必須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但是,在中共一黨專政下,權力一直在經濟領域起支配作用,中共權貴家族壟斷了中國所有最賺錢的行業。只要中共當政一天,中共權貴家族必然牢牢把持上海最賺錢的行業,通過壟斷,通過內幕交易,大發橫財,甚至國難財。

上海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老巢。1989年6月,江澤民踏著「六四」學生的鮮血入主中南海。之後,江澤民帶頭違反中共中央「堅決制止高幹子女經商」的規定,縱容其子江綿恆亦官亦商,大發橫財。1994年9月,江綿恆任上海聯和投資公司董事長。該公司投資領域涵蓋電信、科技、金融等眾多領域。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電信行業是中國的暴利行業。江綿恆被稱為中國的「電信大王」。

2007年,上海發生了中國證券市場有史以來第一金融大案——「招沽權證案」。僅60個交易日,成交額高達1.2萬億元人民幣,遠超全球大多數國家整年的GDP。暴漲暴跌間,50多萬股民血本無歸,直接損失228億元,間接損失500多億元。金融專家說,這只能是超級莊家所為,這樣的超級莊家,擁有世界上所有莊家不能擁有的資源,尤其是無限對倒的資金優勢。

究竟誰導演了這場對50多萬散戶的「大屠殺」?受害股民曾在網上公佈了給中紀委的舉報信,要求查封上海證券交易所全部招沽交易記錄,調查上海證券交易所的詐騙行為,至今12年過去了,沒有任何結果。當年9月底,海外某網站披露了此案的某些內情,轟動一時,江澤民、江綿恆父子都捲入其中。

江綿恆在「悶聲發大財」的過程中,牽涉上海灘幾乎所有重大貪腐案。除上面提到的招沽權證案外,還涉及「上海首富」周正毅案,被判死緩的原中國銀行副董事長劉金寶案,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案,被判死緩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秘書王維工案,被判死緩的原中國網通黨組書記張春江案,原上海市檢察長陳旭案等。

據上海人權律師鄭恩寵等舉報,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上海從英屬處女島等避稅天堂引進的外資佔總引進外資的30%。其中99%是從大陸的中資到英屬處女島等地轉一下變成了外資再引進上海,造成上海三成以上的外資是假的,偷逃了國家大量的企業所得稅(前三年免稅後二年減半稅)。

曾當過上海市主要領導的黃菊、陳良宇、韓正等人,以滬建城(2001)第68號文件《關於鼓勵動遷居民回搬推進新一改造的試行辦法》為名,搞了個世界騙局。2002年5月28日,周正毅以虛構的佳運投資公司的名義與靜安區政府簽定免土地出讓金40億元,鼓勵1.2萬戶居民回原地安置並承諾投資150億元(佔99%)住宅工程的合同。2001年至2002年上海共批准了301塊土地,偷逃了約2000億元的土地出讓金!

在辦案過程中,鄭恩寵看過普陀區土地局一個幹部的筆錄:「我們這麼幹,就是黃菊講的,全上海的街道等,只要外國人要的,你們都給他。」鄭恩寵回憶說:「當時黃菊的口號是:十年變香港。」「當時我在法庭上說,你們都是瘋子!」

第四,國際金融中心必須有「司法獨立」的法治環境。中共是公開、明確反對司法獨立的。只要中共當政一天,上海就只有黨治,沒有法治。公、檢、法、司,都是黨說了算。黨說你有罪,沒罪也有罪;黨說你沒罪,罪大惡極也沒罪。

2001年,上海發生一起價值8億元的房產被以2億元的超低價賤賣的拍賣舞弊案。2006年秋,最高檢察院到上海調查此案。該案4名證人——上海市第一中級院法官潘玉鳴,上海市虹口區法院法官范培俊,上海華星拍賣公司總經理王鑫明、張慧芝夫婦,在接受最高檢察院的詢問後,都離奇死亡。許多媒體記者在採訪中都被一股神秘的政法勢力阻攔,甚至交稿後都不能刊登。

2017年3月1日,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落馬。同年3月22日,《中國新聞周刊》刊發《上海「政法不倒翁」落馬被指涉四證人離奇死亡案》。2018年10月25日,陳旭因受賄7423萬元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是,陳旭的犯罪事實中沒有涉及上述4位證人被殺問題。

2013年,這個房產又被以20億元的高價賣給國泰君安。對此,最高法院發文要求糾正,但是,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以「案卷丟失,相關辦案人調離或死亡」為由,不予糾正。最高檢察院到上海調查此案,4個證人全死了,調查被迫中止。中共最高司法機關——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對上海的這一個具體案子都無能為力,上海要建國際金融中心,無異於天方夜譚!

鄭恩寵因揭露上海市主要領導陳良宇、黃菊、韓正等的嚴重腐敗問題,遭打擊報復,被非法判刑3年。之後,長期受到公安機關非法監控。今年8月22日,鄭恩寵出門時,貼身監控的警察何康凱欲將他帶到派出所,遭到拒絕,推搡中,鄭恩寵突然昏倒。家屬立即打120叫急救車。何康凱打電話到派出所,說千萬要阻止急救車到達。急救車到了之後,何康凱要跟上車,被家屬阻止。何康凱說:「你們慢慢開,我在後面跟著」。醫護人員說:「我們救人哪,憑甚麼慢慢開?」到醫院過了一個多小時鄭恩寵才恢復過來。下午4點多,鄭恩寵在家屬陪護下準備叫的士回家,何康凱不准他們上的士。

之後,鄭恩寵被以涉嫌「偷稅漏稅」的罪名,直接從醫院拘傳到派出所。然後,在審訊室關了3個小時,沒人訊問他,只有何康凱每個小時來罵他10分鐘。晚上,警察將一名打扮時髦女疑犯和他關在一起。鄭恩寵說:「那天晚上我很緊張,我閉著眼睛發現那女的就碰了我一下,他們抓吃喝嫖賭抓不了我,用政治問題也打不倒我,就用這個來陷害我。」直到8月23日早上8點鐘,鄭恩寵才被放回家。上海警察不顧鄭恩寵死活,把他傳喚到派出所,不是因為他有任何罪錯,而是「老子」想怎麼折騰你,就怎麼折騰你。

第五,最關鍵的一條,今天的中共已經成了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正朝著「中國共產黨亡」的末路狂奔,中共用上海取代香港,無異於癡人說夢。

台灣目前正在進行總統大選,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是參選人之一。柯文哲談到中共時出言非常謹慎。但是,近來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為,連柯文哲也看不下去了。8月22日,在接受台灣壹電視專訪時,柯文哲表示支持香港民眾的自由抗爭。他說,如果你隔壁住了一個神經病,每天都在大吼大叫說你家財產都是他的,那你是跑去跟他吵、跟他打成一團,還是把鐵窗鐵門裝一裝?看一看中共黨媒每天對著香港大吼大叫,柯文哲形容中共像一個「神經病」,一點不為過!柯文哲還講,從香港的例子來看,「我能不反對『一國兩制』嗎?」

6月15日,華裔經濟學者冷山在推特上貼出香港歷年對中國大陸投資的數據。他寫道:「香港投資佔外商總投資的70%,沒有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打底,外資不會放心投資大陸!所以,香港的地位,北(京)上(海)深(圳)這類城市再過50年也無法替代!」

香港是一塊神祐的福地。雖然目前正在遭難,但是,我相信,信奉普世價值的香港人,一定能得到天祐神護,得到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們的支持,走出磨難,東方之珠,經歷狂風暴雨之後,一定能重放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