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近日爆發空前的反「送中」大遊行,不僅引發全球對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關注,也讓中共政府在這一事件背後扮演的角色登上國際輿論焦點。美媒6月20日發文說,香港事件讓人關注中共政治體制的脆弱性。

香港近兩周來連續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抗議人潮在香港市中心湧動,反對香港政府修訂中共支持的《引渡條例》(也稱《逃犯條例》、《送中條例》)。抗議活動在上周日(6月16日)約200萬人的規模達到高潮。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香港在2018年底有大約748萬人口。200萬的遊行規模意味著每不到4個人中就有1人走入了抗議隊伍。周五(6月21日),抗議者包圍了政府總部,要求當局回應包括撤回惡法在內的四項訴求。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法瑞德·扎卡亞(Fareed Zakaria)發文表示,雖然很難預測這個事件最終將會走向何方,但它凸顯中共政治體制的脆弱性。

中共政治體制變得更具鎮壓性 並加強審查制度

扎卡亞表示,幾十年的政治科學研究表明,經濟增長與民主之間存在著相當強的聯繫。隨著各國追求經濟現代化,通常也會被迫改變他們的社會,最終改變其政治制度,使其更加開放、負責任和民主。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並非如此。中國雖然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然保持「絕對的非民主」。近年來,中共的政治體制變得更加具有鎮壓性,並加強了審查制度。

彭博社報道,就在近日來巨大的抗議人潮在香港市中心湧動,反對中共支持的引渡條例之際,另一場戰爭卻在大陸展開。中共的防火牆正在封鎖中國互聯網,網民對香港抗議者表示支持的帖子被刪除,讓中國人沒法看到這場自97年以來最大規模香港抗議遊行的照片和信息。

2019年6月16日,200萬香港市民以各種自製標語要求撤回送中惡法。(余鋼/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200萬香港市民以各種自製標語要求撤回送中惡法。(余鋼/大紀元)

大陸一位搞IT的工程師李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對香港遊行的封殺十分嚴密,絕大多數的大陸人一無所知。國內互聯網公司的屏蔽手段非常高級,應該是動用了人工智能。所以這次活動大陸人沒有感覺。」

李先生說,自己翻牆出來看到香港這麼壯觀的遊行隊伍時很震撼,「非常受到鼓舞,支持香港人民反抗暴政」。

中共的政治體制正面臨壓力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扎卡亞表示,中共的政治體制面臨著真正的壓力。中國共產黨通過承諾國家增長和動用武力來維持其權力。它利用精心設計的審查制度,並對其本國人民進行日益複雜的間諜活動。而目前,中共面臨著數百萬明確要求民主民眾的挑戰。對中共領導人來說,這個問題可能會比中美貿易戰更大。

分析指出,中國民眾對民主體制的訴求凸顯中共的鎮壓式政治體制的脆弱。

 香港「連儂牆」,市民以文字和簡單圖畫抗議港警的暴力行為及表達反送中的心聲。(余鋼/大紀元)
香港「連儂牆」,市民以文字和簡單圖畫抗議港警的暴力行為及表達反送中的心聲。(余鋼/大紀元)

「我們無法知道大陸公民對自由和民主體制的態度是甚麼,因為在(中共)嚴格控制公民的制度下,外界不可能對這些敏感問題得到誠實的答案。」《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梅根‧麥卡德爾(Megan McArdle)6月19日撰文說,「但如果你質疑目前是否有相當數量的中國人想要民主,你只需看看上周日(6月16日)香港的照片。」

「我們所知道的是,在香港,人們願意公然反抗(中共)政權來維護自由。也許自由主義制度是一種後天的品味,也許一旦你有了品味,你永遠不會滿足於其它任何東西。」麥卡德爾寫道。

她說,這可能就是為甚麼中共想把香港變得不那麼特別、加進更多行政管理的舉措,會遭遇如此強烈的抵抗的原因。

香港大規模反送中凸顯中共體制脆弱性。(余鋼/大紀元)
香港大規模反送中凸顯中共體制脆弱性。(余鋼/大紀元)

港人對中共政治體制下的大陸法治極度不信任

BBC、美國之音等媒體都發表了相關報道表示,反「送中」大遊行揭示了中國人對中共政府的不信任,對中共政治體制下的大陸法治的極度不信任。

在中國大陸,任何被視為是對中共政府或中共「威脅」的人都可以被禁聲、消失或被投入大牢。此類案件的討論基本被禁止。但在香港,此類案件可以被公開討論、分析和批評。

報道指出,「一國兩制」模式本是應該保證香港能夠保持獨立的司法體制,以及1997年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交還給中國時享有的自由。但北京方面近年來採取激進措施,制止香港民主的發展。現在反對人士認為《引渡條例》修訂可以讓任何人成為中共政府的壓制對象,這就讓人擔心,「一國兩制」的保證正在快速消退。

中共體制受到大陸新移民的抵制

特別引人注意的是,這次香港抗議行動中,有不少從大陸到香港的新移民積極參與。其中一名叫妮珂的新移民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以前不關心政治的新移民,這次都積極參加抗議,要爭個魚死網破。她還說,她身邊的很多人都在把港幣換成美元,以防不測。

在被問及新移民為甚麼要參加這次大遊行時,妮珂表示,原因很簡單,她只要和大家說,「大陸法律搬來香港」,這一句話就搞定讓大家都出來(抗議)了。「他們(新移民)說,哦,那就不行嘍,我千辛萬苦才來到香港,為甚麼要讓香港和大陸一樣呢?」

「這一次我們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第一次面對面地、真正地抵抗這個共產黨。不是哪個人、哪個團體,個個都有份。因為共產黨,我們都知道它不可信。這個條例通過以後,它可以抓人,想怎樣就怎樣。我們覺得還是抵抗它,留我們的三權分立。這次香港人非常齊心,很難得。」妮珂說。

2019年6月16日,遊行期間,人群很守秩序,數次有救護車、擔架床、救護電單車、輪椅隊伍,大家都自動讓開,還會為感謝救護人員的努力,以及支持傷健人士身體力行,歡呼拍掌。(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2019年6月16日,遊行期間,人群很守秩序,數次有救護車、擔架床、救護電單車、輪椅隊伍,大家都自動讓開,還會為感謝救護人員的努力,以及支持傷健人士身體力行,歡呼拍掌。(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中共低估了香港人對一黨專政的不信任

《日經亞洲評論》表示,中共領導人似乎有信心,大陸已經加固了對香港的控制,但中共似乎低估了香港人對大陸一黨專政的不信任。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6月15日宣佈了中共政府支持的無限期暫緩修訂《引渡條例》。在這之前,她先是前往深圳與中共政府官員會面,並帶回來了這個在不失臉面的同時,力求恢復秩序的決定。

暫緩而不是撤回修例。《日經》分析說,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折中,中共很可能希望讓這個事件暫時平息下來。

然而,中共領導人錯估了香港人。第二天,大約200萬港人再次走上街頭,要求完全廢除修改《引渡條例》。

報道說,香港的政治動盪在林鄭月娥宣佈暫緩修例後沒有任何鬆緩的跡象。港人對北京強硬戰術的多年不滿正達到沸點。

6月16日,有200萬的港人參加遊行,要求香港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等5項訴求。 (Anthony WALLACE / AFP)
6月16日,有200萬的港人參加遊行,要求香港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等5項訴求。 (Anthony WALLACE / AFP)

反「送中」抗議令中共領導人為之震盪

《經濟學人》說,香港的強烈反抗令香港政府和北京領導人為之震盪。文章總結了香港人民上周抗議的三大特點:

其一,人數空前;其二,參加抗議的大多數人是年輕人,他們對北京對香港的嚴厲管制不滿,並非因為懷念英國殖民時期統治的緣故;其三,本次抗爭顯示了香港人民非凡的勇氣。自從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中共曾明確表示將不再容忍「犯上」行為。但香港抗議者頂住催淚煤氣、橡皮子彈以及法律報復的威脅再次走上街頭抗爭,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抗爭關係到香港的未來。

《華日》引述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岳橋(Alvin Yeung)的話說,香港人並不愚蠢,他們知道甚麼時候斧頭會砍下來。

報道還引述25歲的活動人士羅冠聰(Nathan Law)的話說,香港人對逆境的容忍度很高,但一旦你越過了他們的底線,他們便會強勢爆發。羅冠聰表示,過去幾年緊張局勢一直在發酵,直至達到沸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