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連君(張連軍),1976年3月18日出生在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太平地鄉上太平地村一戶貧苦的村民家。1994年,他從赤峰市松山區紅旗中學,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能考入清華大學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也是山鄉里的幸事,張連君成了當地家庭教育孩子的楷模。

那時,清華大學裏修煉法輪功的師生達四百餘人,大三時,張連君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一下就認識到生命的真諦。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他身心受益良多,知道修煉人應從做一個好人做起,所以嚴格要求自己,待人接物處處為他人著想,利用業餘時間和其他師生同修學法煉功。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受群眾歡迎和修煉人數越來越多的妒嫉,開始打壓法輪功,張連君被逼迫表態放棄修煉。但他堅守做人的原則:不能昧著良心說話,所以堅決不聽從。

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迫害,張連君幾次上訪被抓。他曾在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被警察扒光外衣,只穿三角短褲在雪裏凍。

2003年1月23日,北京市海澱區國保警察綁架了張連君。張連君自述警察在他左側肋部刺了三刀;警察用電棍電他,插到肛門裏電擊;張連君被警察暴打昏死過去,用冷水澆,活過來後再打;張連君絕食,被弄到北京公安醫院,用鐐銬銬在「死人床」(又稱「抻床」)上迫害。

在公安醫院病犯科,管理人員對法輪功學員濫施刑具,不受任何限制。只要法輪功學員稍有異議,動輒就上銬,想銬多久就銬多久,完全憑個人意願,不受任何約束。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死你一個人算甚麼。」因為醫院裏死人是正常的,不需負法律責任。

醫生擅自做頭部手術癱瘓仍遭冤獄8年

2003年8月份,張連君家人突然接到北京市國保大隊電話,說張連君頭部重傷,需做手術,要家人去公安醫院簽字。父母匆忙趕到北京,「國保」的人卻說手術已做完,並拒絕其父母和他相見。

事實上,年僅28歲的張連君在北京看守所遭警察毒打,重傷頭部。醫生擅自給他做腦部手術,此後他癱瘓成為「植物人」,大小便失禁。「在看守所裏,尿都被凍在身上。」

2004年4月,張連君的父親去了北京,要求探望兒子,海澱國保大隊告知他,張連君被判8年徒刑,老人聽後如五雷轟頂,強烈要求見人,仍被無理拒絕。

2004年5月份,北京警察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張連君轉送到內蒙古赤峰監獄。赤峰監獄好心的警察搖搖頭說:「他們(北京警察)也太不像話了,把人給弄成這樣。」赤峰監獄拒收,北京警察把張連君扔到走廊上,就跑掉了。

在赤峰監獄,當時的張連君已是全身癱瘓,無進食能力,無語言能力,眼球轉動遲緩。躺臥床上由服刑人員負責餵食,但很難下嚥。因大小便失禁,濕褥子經常是一溻就一宿。整天躺著面朝天花板,有人跟他說話,也不應不語。赤峰監獄的人派犯人輪班包夾張連君,他每動一下,眼珠轉一下,監獄都要求包夾他的犯人做記錄。

張連君無任何應對和保護能力,只能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白天有時也那麼全身赤裸地晾著,有時給蓋個布單,有時下流的犯人對赤裸的張連君進行羞辱、褻瀆來取樂。一個判刑20年的罪犯包夾經常迫害他,張連君的臉常被弄瘀青。張連君的飯盆被放在床底下,與犯人鞋子放在一起,犯人們把他的飯盆用腳踢來踢去。

2004年7月20日,張家全家人去赤峰監獄探視張連君,見到躺臥的張連君,全家人痛哭,他母親昏死過去。父母向赤峰監獄要求給張連君保外就醫,自己家出錢給孩子治病,獄方不准,說「北京有指示」。

在赤峰監獄醫院,張連君曾每七天被打一次針,每次打上這種針,他就難受得痛不欲生,心就像要蹦出來一樣,太難受了。難受得想死死不了,想活難受得不行,七天剛過藥勁,就又給打一針。就這樣,連續被打了幾個月的針。

之後,張連君出現精神不正常狀態,至今性情暴躁,不能自控,就想發火罵人。可張連君自小都不會說髒話。

赤峰監獄一個給張連君天天擦身洗刀口的犯人說:北京來了兩個人,給張連君做手術,掐斷了張連君的腰部神經,使張連君只能躺著。張連君下肢一直癱瘓,不能起床、行走,只有左手能動。

冤獄期滿回家仍遭監控

張連君好不容易熬過8年的非法關押,可以回家了,赤峰監獄卻拒不放人,聲稱北京方面有指示,說要延期,張連君又被非法超期關押半年多。

2011年7月25日出獄時,監獄又給張連君輸液體。出獄的第四天,張連君在家開始吃甚麼吐甚麼,臉是青色的,身上也是青的。顯然他們在張連君出獄前用的藥發作了。

家人把張連君弄到醫院檢查,有胰腺炎,肺囊腫、肝腹水、胸肌水、腦瘀血,左肋部刀傷處有瘀血,膽裏有結石,小腦萎縮,各器官都出現了病狀。

赤峰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人員及鄉政法委一個姓潘的,天天在那盯著,監視著前去看望的人,查身份。

張連君在醫院住了十天,就花了一萬多元,想再給治療,家裏已沒有錢了,只好出院回家。後來張連君的病例還被鎮政府要走。事到如此,中共依然晝夜監視張家,登門騷擾,看一看躺在床上的張連軍才離去。

現在張連君精神極度病態,不能正常溝通,母親劉豔輝已70多歲,既要負擔張連君的生活費、醫療費,還要管吃喝拉撒睡等等,精神上極度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