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文回應《紐約時報》10月25日頭版攻擊英文《大紀元時報》的報道。大法信息中心表示,《紐時》在攻擊對手媒體時,對法輪功進行錯誤和誤導性報道,構成重大過失,令人痛心。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表示,《紐時》的報道罔顧事實,明顯遺漏了大陸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年來持續遭到中共綁架、監禁、酷刑、非法虐殺、活摘器官等殘酷迫害;《紐時》面對中共暴行,幾乎完全保持沉默,令人質疑其媒體職業道德操守。

大法信息中心還表示,法輪功並不禁止「異族通婚」,沒有特定政治立場,法輪功學員是平和的修煉者,但《紐時》均對以上內容,予以錯誤和誤導性報道。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呼籲《紐時》,清除妨礙對法輪功進行客觀公正的政策,對法輪功進行正確報道。

以下是「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聲明全文(略有刪節):

《紐約時報》周日頭版發表一篇題為「一份令人費解的報紙如何……」的文章,文章宣導了對法輪功的錯誤描述,展現了其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人權迫害程度和規模的驚人的淺薄理解。

中國數百萬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和美國媒體、政治格局沒有聯繫,在他們繼續面對中國共產黨的綁架、酷刑和法外殺虐之時,《紐約時報》這篇文章所出現的問題構成重大過失,並且,或許甚至是惡意的。

「看到《紐約時報》在攻擊競爭對手媒體之時,對法輪功進行誹謗,我們對此感到痛心。」「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執行主任布勞迪(Levi Browde)說。

「這篇文章在報道佛家修煉功法(法輪功)上出錯、並且明顯遺漏了法輪功在中國所受到的迫害,這標誌著這家曾是美國新聞業支柱的媒體,陷入奇怪和令人不安的(道德)下滑。」

布勞迪說,「這篇有問題的報道令人遺憾,但(對《紐時》)並非反常。雖然《紐約時報》報道了中國和其它地方的其它宗教迫害,但過去20年來,《紐約時報》對中國法輪功學員所持續遭受的恐怖人權迫害,幾乎完全保持沉默。」

面對暴行的可疑沉默

《紐約時報》的文章弱化了中國法輪功學員所面臨的迫害程度和規模,(《紐時》)文章說,「這個群體……指控(中共)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摘取死刑犯的器官。」其一個附帶說明的參考文獻表示,「早年」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往勞教所,暗示中國現在很少有法輪功學員面臨生死攸關的迫害。

這種說法與事實相去甚遠。「自由之家」估計,中國現今有700萬至2000萬法輪功學員堅持修煉法輪功。僅今年,「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記錄和報道了數千例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判重刑、酷刑折磨和迫害致死的案例,並且,中共政府的網站暗示在全國的城鎮和鄉村,(對法輪功學員)展開了新一輪的「清零」行動。

重要的是,不僅僅是法輪功方面記錄了中共對這些和平的修煉者的極端暴力迫害。20年來,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騷擾、拘留、監禁、折磨或虐殺——這一事實在聯合國,國際特赦,自由之家和美國國務院的年度報告予以定期記錄。

以下僅舉數例:

1.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曼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在2007年報告說:「(中共)政府在押人員遭受酷刑者中有66%是法輪功學員。「

2. 2016年,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了第343號決議案,「關切持續和可信的報告」指出「大量」法輪功學員遭到「系統性的、國家政權認可的強摘器官」。決議案表示,「在很多拘留所和勞教所,法輪功良心犯是犯人的主體,據說,他們被判最長刑期和遭受最殘酷的虐待。」

3. 「自由之家」2017年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有一個章節詳盡講述法輪功,報告指出,儘管共產黨已經對法輪功進行了長達17年斬草除根式的鎮壓,但數百萬人繼續修煉法輪功。

報告指出,「中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被普遍監控,任意拘留、拘禁和遭到酷刑折磨,他們很可能被非法虐殺。」這份報告獨立核實了933名遭到判刑的法輪功案例,其中最長刑期達12年。報告指出,這僅是一部份抓捕案例,「據信,另有數千人被拘留在各個監獄和法外拘留中心。」

4. 國際特赦的2017/18年的報告指出:「法輪功修煉者繼續遭到迫害、任意拘留、不公正的審判、酷刑和其它虐待。」 2013年,人權組織發佈了一份詳細報告,其中詳盡記錄了被拘留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遭到酷刑,而且在勞教制度被廢除時,大量拒絕轉化、拒絕詆毀他們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司法管轄的監獄和法外拘留設施中。

5. 關於強摘器官。人權組織、決策者和學術界現已廣泛接受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因被攫取器官而被虐殺的現實。2019年,主導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進行起訴的英國御用大律師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在倫敦召集了一個由醫學、法律和中國專家的獨立人民法庭,法庭作出結論:法輪功學員「被大規模」地活摘器官,並且這一惡行還在繼續。BBC、《福布斯》、《衛報》、《新聞周刊》、《電訊報》、《華爾街日報》和NBC,都對此進行了報道。

《紐約時報》沒有對此(強摘器官)進行報道。

所有這些引發一個問題:在人權組織、西方民主政府、聯合國和很多其它媒體機構的廣泛記錄和報道時,為何《紐約時報》在文章中將所有的證據以「這個群體……指控」進行描述?是因為《紐約時報》對法輪功的迫害諱莫如深嗎?如果是這樣,原因是甚麼?

前《紐約時報》的北京記者Didi Kirsten Tatlow向英國獨立人民法庭提供的證詞表明,(活體)強摘良心犯器官不僅發生在中國,而且,是器官移植外科醫生們的公開秘密。但值得注意的是,《紐約時報》積極鼓動她不對這一事實進行報道。

明顯的謊言

《紐約時報》的文章,還對法輪功的教導和信仰進行了明顯的錯誤描述。

例如,該文章聲稱法輪功「禁止異族通婚」。然而,即使對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包括紐約州,進行隨機調查,異族通婚和混血兒的情況比比皆是。事實上,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執行主任本人以及其他幾位義工,都是異族通婚,其中,許多人是有子女的。 他們都修煉法輪功。

那麼,謊言從何而來? 近年來,中共大使館在英文宣傳中使用了這個詞語來妖魔化法輪功,因為他們知道這會在西方社會引發爭議。

暗示暴行 甚至更壞的暗示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還有一些微妙,但具有誤導性的陳述。

在描述其消息來源時, 作者表示,這些人保持匿名,是因為他們「害怕報復……(來自)法輪功」,關於這種恐懼,文章沒有提供證據和可信度,只是其暴力含義跟和平的法輪功修煉以及法輪功學員的言行截然相反。

此外,很多名人對法輪功頗有了解,可以證實上面所指沒有根據。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表示,法輪功學員是「溫和、善良的好人,不是壞人」。

賓夕凡尼亞大學歷史系國際關係專業勞德教授亞瑟·沃爾德隆(Arthur Waldron)教授說到法輪功學員時,曾表示,「無論以甚麼標準來衡量,他們都是傑出人士:聰明,勇敢,受過良好教育,努力工作,有道德。 」

事實上,中國各地數百萬人遭到可怕的暴力鎮壓,但沒有一個已知案例顯示法輪功學員對迫害者進行報復。相比之下,法輪大法信息中心最近報道了一個案例:一位法輪功學員向其受到家庭暴力的妹妹提供幫助,中共警方非但沒有逮捕施暴者,而是逮捕了提供保護的人,僅僅因為他的信仰,將他判刑7年。

但是,《紐約時報》的文章同樣沒有包含這方面的描述,而是讓讀者(誤)以為法輪功學員傾向於「報復」——這個概念是極具誤導性的。

政治偏見

《紐約時報》試圖給法輪功安上一個特定的政治形象是沒有意義的。

法輪功團體以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和美國或其它地方沒有任何政治聯繫。事實上,李洪志先生反覆告訴法輪功學員不要參與政治。當然,法輪功學員個人(對社會)持有自己的信念,這些信念涵蓋了從非常自由派到非常保守派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所有政治範圍。

但是,法輪功團體本身,並不參與政治,不支持任何特定的政治人物。

並且,如果你看看法輪功學員所獲得的支持,尤其在美國,可以清楚看到法輪功是無黨派的團體。

美國國會五個聲援法輪功和譴責中共迫害的決議案,都是兩黨聯合提出的。

眾議院343號決議案由83名民主黨議員和102名共和黨議員聯署;眾議院605號決議案由40名民主黨議員和41名共和黨議員聯署;眾議院188號決議案由62名民主黨議員和37名共和黨議員聯署。

2020年7月,18名共和黨議員和16名民主黨議員聯合發起一份兩黨倡議,聲援法輪功,譴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執行主任布勞德說,「我們不了解《大紀元》的內部運作,無法評論《紐時》文章中的相關觀點。」「但是,鑒於其關於法輪功的錯誤宣傳信息,(我們)有理由質疑整篇文章的客觀性和完整性。」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懇請《紐約時報》清除妨礙客觀公正報道法輪功的政策、影響因素或偏見,對整個事件進行正確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