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特朗普政府宣佈加徵關稅、確認中共國是匯率操縱國,香港「反送中」運動依舊如火如荼之際,海外有爆料稱,正在召開的北戴河會議中共高層博弈激烈,其中一個中共前任老常委以「明年是否還能在北戴河相見」為標題,拋出八大質問,分發給身在北戴河的高官們,引發強烈震動。

早在一年一度於夏季召開的北戴河會議召開前,就有港媒披露,除了在按慣例舉行的非正式會議上討論一些比較重大而又複雜的問題,如內部經濟環境、中美貿易戰兩大議題外,香港「反修例」所引發的風波也會罕見地列入這個「高層務虛會議議題內」。這是因為香港問題在中美角力的大環境下已「儼然成為中美博弈的支點」,還牽涉到地緣政治問題以及台灣選舉等。

據悉,在香港問題上,中共現高層與中共元老有「重大分歧」,而近日傳出胡錦濤堅決反對出兵香港就是一例。此外,在這封引發高層震動的公開信中,不僅標題吸引眼球,而且八大質問可謂是個個直捅中共要害,可以視為是在將重大問題攤牌。無疑,明年能否還在北戴河相見,暗示中共未必能撐到明年,一旦垮台,大家是樹倒猢猻散,各自命運都難料。至於八大質問則進一步對標題背後的原因予以解釋,它們分別是:

一、香港問題最終怎麼解決?

二、中國的經濟這樣持續下去,還有明年嗎?

三、高壓下的中國社會能撐過明年嗎?

四、中美關係(緊張)到這個程度,共產黨和中國政府能撐到明年嗎?中國現在多方面的問題,不可抗拒的,無法改變的,如新疆西藏問題。黨內(現在)人人自危,(如果)發生內部動亂和暴亂,怎麼解決?!

五、在這個時代共產黨能控制住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嗎?

六、如果中國的財政赤字和外債發生雙爆發,結果會甚麼樣?

七、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如果對(中共)所有的在海外的資產都列為非法資產,進行查封,(中共)怎麼辦?

八、(現在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下的國家運行制度,事實上廢除了常委政治局,這個模式是否能繼續下去?

說其是質問,是因為提出的每個問題的語氣都相當強硬,而且頗有逼宮的味道,尤其是最後一條更是直指中南海最高層。

中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是在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上決定成立的。通常而言,國家安全委員會是一個跨部門的協調會,其成員來自軍事、外交、情報、安全等機構高層,主要向國家首腦提供涉及國家安全方面的建議。現在的主席是習近平,成員涵蓋了黨、政、軍、財政、公安、武警、司法等部門高層,其最初成立的目的公開說辭是「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但實質是習近平為避免江派人馬在各方面的掣肘,而藉由此委員會將大權收歸自己手中。

中共十九大,習近平成為權力核心,政策導向卻在王滬寧的影響下急劇左轉,引發中國民間和國際社會強烈反彈。黨內權鬥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進退失據、香港抗爭的持續而走向表面化。老常委的公開信就是信號,即中共高層內部博弈進一步公開化、白熱化。

不管老常委的用意是甚麼,對於其拋出的前七個質問,在中共現有體制下,不僅習近平和其他中南海高官無解,而且中共退休元老和高官們也找不到任何藥方。具體說就是:

在香港問題上,出兵則意味著香港變成死港,中共將遭受前所未有的來自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制裁,其所受到的重擊顯然是其無法承受的。而不出兵,又不願意聽從香港民意,回應五大要求,向民眾示弱,只是一味恫嚇,甚至動用黑勢力與警察深度勾結,香港局面註定完全無法收拾。中共的罪惡形象將進一步為世界所認識。

在中國經濟問題上,中共遇到的挑戰前所未有。隨著美國的持續加關稅、制裁中興、華為等公司,在世貿組織內審定中共國的發展中國家資格,將中共國定為匯率操縱國等,本已不堪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諸多外企紛紛離開大陸,資金大量外流,中國民營企業倒閉加劇,信心亦降至低谷,由此導致的是失業率持續攀升,物價飛漲,貨幣貶值,購買力下降,人心惶惶。換言之,中共投資、出口、消費三駕馬車基本失靈。

更為要命的是,最新的統計顯示,2019年上半年,中共各省市只有上海市的收入大於支出,沒有出現財政赤字,其它各省市均出現不等的財政赤字,地方債務一旦爆雷,並遭遇外債到期,中共還有多少辦法應對?

而從目前的態勢看,中美9月份的貿易談判,只要中共不進行結構性改革,繼續綁架全中國百姓對抗美國,協議就很難達成。近日,特朗普甚至還暗示或取消9月貿易談判。一旦貿易談判取消或中共繼續拖延,必將招致美國更為嚴厲的關稅乃至終止其美元結算能力。一旦那一天到來,中國經濟大幅下滑直至崩潰並非只在人們的想像中。而靠著經濟發展欺騙中國人的中共政權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與之相聯繫的是中美關係的惡化和在諸多方面的脫鉤。特朗普上任後,美國政府業已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手」,並從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網絡、人權等全方位反擊中共,中美在經濟、科技等方面的脫鉤趨勢正在顯現。此外,日本、歐盟、加拿大、澳洲等西方國家對中共的態度也日趨強硬,西方聯合對抗中共的同盟正在形成。

面對著來自國際的壓力,在國內,一方面,內心虛弱的中共加強了對民眾言論等管控,尤其加大了對異見人士、知識份子和網絡、媒體的鉗制和監控,嚴控「不和諧」聲音的出現。中共還徹底剝去了法制的外衣,以暴力治國,以黑治國,實施高壓統治,引發越來越多民眾的反感、厭惡,特別是那些希望變革的知識份子和良知之士的憎惡。而中共無法完全控制的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在讓人們了解真相的同時,也在無數人心中醞釀著火苗,等待著適當的時機被點燃。

另一方面,來自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壓力,包括對人權迫害者和其家人的簽證限制,以及潛在的凍結中共和中共高官海外資產的危險,也在內部瓦解著中共。中共官員出現末世心態,這不僅體現在消極怠政上,還體現在將家人、資產轉移到國外,隨時跑路等。同時外部的制裁,也在推動中共內部的有識之士,順應天意民心,解體中共。這樣內憂外患的中共能否撐過明年,中南海高層心裏也沒數。

如果說,在幾年前,還沒有多少人相信中共會灰飛煙滅,那麼到了今日,可以說,包括寫公開信的這個老常委在內的中共絕大多數官員都毫不懷疑,中共必將垮台,因為對於上述八大質問在中共統治下根本無解。唯一的解藥就是解體中共,區別就是當權者主動還是被動解體。這兩者的區別就在於前者將獲得前所未有的榮耀,後者將收穫悲慘的結局。

筆者認為,未來一個關注點是:在上述八大質問後,中共內部誰將成為最後埋葬其的終極推手?且往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