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反送中抗議的進行中,筆者曾想寫一篇題目為《香港抗議與大陸變局》的文章,就大陸的社會情勢與香港抗議行動的內在聯繫做一個較深入的探討,結果時事發展比筆者預料的還要快,在這篇文章還沒有動筆時,香港抗議已經出現了新現象,而這正是筆者原計劃在擬議的文章中想要討論的內容之一。因應這個新時事,筆者就將這篇文章改為《香港抗議行動的新現象和新局面》。

在7月7日的反送中遊行中,香港民眾採取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舉動,那就是在街頭向大陸遊客講述反送中遊行的真相,幫助那些由於信息封鎖而不能得到這場抗議行動真實消息的大陸民眾了解事情的真相。筆者尚不清楚這種看似自發的行動是如何醞釀和發起的,但是這項行動的意義是非常深遠的,它已經開始將香港的這場抗議活動推向了一個新境界,意味著香港民眾或許已經找到了對抗中共的最主要突破口,這個突破口可以跨越破香港與大陸的邊界,動搖中共的統治根基。香港民眾如果順著這個突破口一路下去,我相信中共在香港的勢力會首先崩潰,這或許也會成為引發中共在中國大陸控制體系全面崩潰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

一、中共的兩種統治方式和中國人民的應對措施

我們知道,中共的統治依靠兩項手段,分別是暴政和謊言洗腦,其中暴政為謊言提強制手段,而謊言為暴政提供偽裝。那麼,對付中共同樣也有兩種方式,分別就是針對中共的這兩種統治手段進行有效的瓦解。我們知道,如果將中共的暴政瓦解了,中共肯定會被解體,那麼,如果將中共的謊言洗腦體制瓦解了,中共會不會解體呢?答案也是肯定的。謊言和暴政其實就是中共這個邪惡生命的前身和後背,前身是謊言,後背是暴政,所以,你無論從前身,還是從後背刺穿這個政權的身體,都等於同時刺穿了它的前後兩面。

暴政因為不具有天然的合理性,無法被人類的正常文化系統所接納,因此施展暴政的政權同時必須要依靠給民眾洗腦和灌輸謊言來製造統治合法性的輿論環境。

中共在中國的大陸的統治是暴政+謊言洗腦同時進行。在中國大陸,由於暴政的存在,任何和平示威都不可能被批准,而突發性的群眾示威活動也會很快的遭到暴力的打壓。在這樣的環境下,揭露謊言、傳播真相就成為反抗中共的最好方式,這種方式社會成本最小,效果也最好。

二、香港民眾反送中新現象的歷史意義

迄今為止,中共的暴政還沒有真正控制香港,而這次港府試圖通過的《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正是中共暴政試圖全面控制香港的一個最現實的侵略步驟,這也正是香港民眾必須全力反對送中條例的緣由。

與大陸民眾相比,目前的香港民眾依然擁有大陸民眾不具備的和平示威的權利。這使得香港具備了通過直接展現民意來反抗中共暴政的社會環境,如果香港的這次反送中運動可以讓《逃犯條例》永久的消失,將意味著香港民眾成功阻擊了中共暴政試圖染指香港的企圖,保住了香港不受中共暴政侵蝕的自治權利,這將是香港民眾反對中共暴政的一次偉大勝利。然而,遺憾的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這個偉大勝利只能侷限在香港境內,卻不能觸及中共在大陸的暴政。

不過,現在出現了新現象後,情況就不同了。如前所述,香港的這波反送中抗議行動中出現了向大陸遊客講真相的新現象,這意味著香港民眾反抗中共的方式出現了新的發展,講真相行動針對的不是中共在香港的暴政企圖,而是對準了中共的謊言洗腦機制,而對準這套洗腦機制採取的任何反攻行動,就不再僅僅侷限於香港本地了,而將是不受限制的、不可避免的要突破陸港邊界,而深入大陸大陸。如此一來,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香港民眾通過反擊中共的謊言污衊,通過向大陸遊客講真相,而與大陸法輪功學員通過講真相全面瓦解中共的洗腦體系,進而全面解體中共的偉大歷史進程實現了天然的銜接,這個銜接帶來的歷史意義註定將非同尋常。

我們知道中共的暴政是分一國兩制的,目前還不能赤裸裸的在香港實施暴政,但是中共的洗腦機制卻是不分一國兩制的,可以在香港通過各種方式來滲透,中共在香港大量收購和收買媒體,打造所謂的紅色媒體,使之成為中共的香港喉舌,這些香港喉舌製造假新聞,混淆視聽,搞亂香港民眾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將香港民眾分化。

中共的洗腦機制滲透香港的最終目標,是要將中共的暴政也引入香港,紅色媒體就是為這個最終目標做形象包裝和輿論鋪墊。這次送中條例的推出,正是中共輿論滲透和組織滲透所造成的一個後果。

但是,事物都有兩面性,既然中共的洗腦是不分一國兩制的,可以滲透香港,那麼,香港民眾的反洗腦講真相也是不分一國兩制的,可以反攻大陸。也就是說,為了反抗中共暴政侵略香港的總目標,香港民眾僅僅通過示威活動將中共暴政趕出香港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在中國大陸消滅中共暴政,這樣才能從根本上結束這場暴政和反暴政之間的戰鬥。而根據一國兩制的現狀,香港民眾的和平示威權利不能在中國大陸進行,那麼,針對中共的洗腦機制,發起一場傳播自由資訊和傳播真相的反擊戰,就是最現實的,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三、香港民眾如何推進反送中講真相行動

1. 香港民眾的這波反送中講真相行動,必須將剷除中共暴政確立為根本目標。

2. 在香港境內,將反暴政示威活動和講真相反洗腦行動結合起來,同時進行,讓二者融為一體。一方面利用香港民眾擁有的和平示威的權利,堅持長時間的和平示威行動,讓反對中共暴政成為香港民眾的一個常態。另一方面,每次的和平示威都需要與講真相行動相互結合,需要有專門講真相的小組,實現全方位的互相配合。

3. 講真相的行動一旦展開,內容自然不只是反送中的真相,而是需要擴展到揭露中共暴政和邪惡本質的所有領域,還需要揭露中共在香港的紅色媒體,需要打出鮮明的抵制紅色媒體的旗號,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廣泛的溝通和交流,制定可行方案並付諸實施,讓這些紅色媒體失去信譽和市場。

4. 弘揚和守護香港現有的良知媒體。同時也要支援台灣的反紅色媒體滲透的行動,與台灣形成同盟關係,共同驅逐紅色媒體,壯大良知媒體的聲望。

5. 除了向中國大陸的遊客講真相以外,也需要採取各種可行的方式或者技術手段,將各類真相資料傳回大陸,幫助大陸民眾實現新聞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