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在芝加哥接受《大紀元》獨家專訪表示:「香港百萬人上街遊行抗議,是過去四周中全球最重要的事件。」

班農說,香港6月9日、16日連續兩個周末的大遊行,第一周遊行人數達香港740萬人口的15%,第二周超過總人口的25% ,「他們非常自律,自發維持秩序,儘管被施放催淚彈,有的學生一邊抗議一邊還在學習,事後清理現場。維多利亞公園比遊行開始前更加乾淨。」

「曾經公認的一個說法是:中國人不適合民主,中國人管理不了自己。全球的資本、媒體,以及現有體制都認同這個謊言。」班農說,民主即是公民參與,「香港(遊行抗議)是民主最好的典範。」

班農認為香港人的抗議不僅是反對《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而是爭取真正的民主自治。「這是一個轉折點。香港(遊行)會引起很大共鳴。」「台灣會從中獲取巨大的經驗,香港(遊行)是真正的和平反抗。」

「我也告訴西方社會,參與香港抗議遊行的青年人很多都有宗教信仰,包括基督、天主教、佛教,法輪功等。他們在遊行中唱的是讚美詩,整個抗議過程中非常的和平,沒有暴力。他們爭取的是法治和民主。這非常有震撼力。」班農說。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說,在6月16日香港史上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中,基督徒非常顯眼,他們在抗議地點分發食物、安排住處、祈禱和唱歌,並譴責警方的驅逐行動。

6月23日,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在芝加哥接受《大紀元》專訪。(王松林/大紀元)
6月23日,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在芝加哥接受《大紀元》專訪。(王松林/大紀元)

班農表示,香港遊行也表現出中共「徹頭徹尾的說謊」,它謊稱第一個周末有70萬人上街支持送中,以及「外國勢力的黑手」參與等。

「這完全是草根運動,是由青年人發動的,中產階級也參與了。現在中上層開始關注起來。這些人原本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的,因為他們不想參與政治,只想賺錢。他們現在明白(送中條例)會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你不能讓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沒有法治。」

「而中共是一個黑幫組織,整個是一個匪徒心態。」班農說,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也會面臨危險。

班農6月23日在芝加哥接受《大紀元》專訪,並對英文《大紀元》揭露社會主義對美國社會的影響表示讚賞。(王松林/大紀元)
班農6月23日在芝加哥接受《大紀元》專訪,並對英文《大紀元》揭露社會主義對美國社會的影響表示讚賞。(王松林/大紀元)

班農認為,北京會「無限期地擱置《逃犯條例》」,但絕不會承認錯誤。「(如果認輸),這相當於他們對中國大陸和台灣發出信號,即他們不像自己宣稱的那麼強大,屈服於2百萬香港年輕人。」

「中共會把林鄭月娥當作犧牲品」,「他們會說是她的誤解,是她執行不當等。」班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