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媒體報道,6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有一名台灣記者就網絡上的有「看見武裝力量前往香港集結」傳聞,提問中方能否予以證實。對此,耿爽回應稱:「不知道你是從哪裏看到這個消息,這屬於假消息,這是謠言惑眾、製造恐慌、其心可誅。」

這個被中共視為「謠言惑眾」的「假消息」筆者並未找到出處,但一條類似的出自於11日的海外博聞社和博訊網,不知是不是「假消息」的肇始。報道援引消息人士的信息,稱由香港民陣發起的反《逃犯條例》百萬人大遊行,民怨沖天,已驚動中南海。剛從俄羅斯訪問歸來的習近平,在聽取了中南海核心智囊和御用團隊的綜合評估後,首度發聲「香港局勢有失控的危險」,並下令「聽黨指揮隨時待命」,中共解放軍南部戰區和駐港部隊皆嚴陣以待,全面因應香港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

此外,報道還指如果事態嚴重,習近平將召開常委會。報道亦指香港特區政府、中聯辦和駐港部隊一直保持與中南海「熱線」聯繫,及時通報香港現狀,並接受各種「指導」。

習近平聽取匯報,深感香港局勢有失控的危險,以及香港各方與中南海保持熱線聯繫等,應不是空穴來風,這與此前有媒體爆出的中央有政治委員通宵關注香港事態相吻合。那麼,在這樣的緊張氛圍下,中共解放軍南部戰區和駐港部隊進入高度戒備狀態,也並非出乎意料。

不過,為甚麼耿爽卻疾言厲色,稱其是「謠言惑眾、製造恐慌、其心可誅」呢?那麼究竟是誰要「謠言惑眾、製造恐慌」?誰的心可誅呢?

單從字面來看,「看見武裝力量前往香港集結」與「解放軍南部戰區和駐港部隊皆嚴陣以待」還是有些許區別的。前者傳遞的是中共增派部隊前往香港,北京擬打算武力介入香港抗議活動的信號,因此也很容易引起恐慌;後者卻並無跡象表明中共南部戰區派兵與駐港部隊匯合,只不過兩方在隨時待命。因此,耿爽否認的恰恰是中共增兵香港,其目的大概是避免給群情激湧的香港火上澆油,但卻沒有否認軍隊的待命。

筆者推斷,中共南部戰區和駐港部隊高度戒備是有的,但北京是否向香港增派軍隊卻不好確定。首先,中共高層是否真的願意在內外交困下甘冒武力解決香港的危險?因為一旦「六四」血案在香港再度上演,北京應清楚其所面臨的不僅僅是全世界的同聲譴責、制裁,還有岌岌可危政權的加速垮台。

其次,習近平本人是否願意承擔歷史的罪責。2014年10月香港雨傘運動中,香港警方在使用胡椒噴霧及催淚彈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後,江派人馬、時任香港特首的梁振英部署防暴隊配備殺人武器,包括雷明登870霰彈槍,以及美軍的M16步槍,並舉起警告牌,警告集會人士「速離否則開槍」。但實彈鎮壓被習近平急電叫停,稱不准開槍,並說「香港不是北京」。而此前習近平也否決了梁振英等建議的武力清場的建議。

當時有消息稱,梁振英在香港之舉實際上是江派人馬想在香港製造另一場「六四」流血鎮壓,設局逼習近平下台,但計劃最終沒有成功。近五年時間走過,仍伺機奪取權力的江派人馬難道會錯過香港的新亂局?要知道,博聞社和博訊網都有江派背景,它們在釋放消息後被人刻意曲解,引發混亂,也是中共國安慣用的手法。而如果是江派攪局,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口中所言的「其心可誅」倒是恰如其分。

截至12日晚22時,在抗議活動中,香港警方使用了催淚噴霧、非致命性的布袋彈和橡膠子彈等手段,驅散圍住港府和立法會的抗議民眾,並表示不排除任何方式控制現場,甚至將和平抗議者擬定性為「暴徒」。也有未證實的消息指,中共軍人假扮為香港警察,參與驅散民眾。不過,顯然並沒有駐港部隊乃至大規模中共軍隊介入,這表明北京知曉武力是無法解決問題的。而立法會在香港民意下,延期審議《逃犯條例》,也可以看作是北京軟化立場的表現,看作是民意的勝利。此時的習近平應該已經看到了香港民眾維護香港殘存的自由和法治的決心,看到了來自世界的支持,未來是否要繼續推進審議,需要好好考慮了,而且小心落入江派挖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