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共及港府一意孤行硬推《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引致6月9日103萬名市民上街「反送中」。懷著「香港是我家,我們不想走」的願望,珍惜仍有得發聲的機會,不少家長帶上子女上街參與遊行,除了為下一代保留自由民主的環境外,且希望用實際的行動教育下一代,令他們明白香港的現狀,保障自己的基本人權。亦不少同學自發上街,有同學表示,「惡法非常牴觸香港人所珍重的核心價值。」

從事影視幕後製作的林太,帶著只有6個月大的女兒出來遊行,「如果這個送中惡法通過之後,會令到香港社會更加每況愈下,其實不太適合我們的下一代將來生活和成長。」雖然下午豔陽高照,跟母親一起遊行的BB就非常乖巧配合,林太說:「我希望寶寶成長的地方是一個有自由和有民主的地方。香港是我們的家,為何我們要走(移民)?要走都不是我們走。」

林太帶著只有6個月大的女兒遊行。(梁珍/大紀元)
林太帶著只有6個月大的女兒遊行。(梁珍/大紀元)

惡法犯眾怒身邊上百人遊行

林太直言對「送中條例」最不滿的是,「將香港人送去大陸受大陸法律審訊,但中港兩地的司法制度完全是兩回事,換言之港人不會得到一個公平的審訊。」

林太又說,今次的惡法犯眾怒,身邊出來上街的有同事、家人,遠至幼稚園同學、小學同學、大學同學也有過百人參加遊行,「我們很多人在這裏,不過在不同的位置集合。因為銅鑼灣站和天后站被封鎖,有同學要在炮台山站,有的在灣仔才插得進來,因為已經擁擠到不能乘地鐵上來了。」大家都很支持她把小孩也帶出來遊行,希望能為下一代保留一個自由的成長空間。

父子遊行:港人不信中共

鄺先生與9歲的兒子一起遊行。(林怡/大紀元)
鄺先生與9歲的兒子一起遊行。(林怡/大紀元)

從事文職的鄺先生帶著9歲的兒子前來參與遊行,意在帶他認識香港的自由社會,他分享:「因為如果香港的自由社會一點一點被共產黨剝削的時候,那些小朋友還剩下甚麼呢?所以帶他出來走走。」

鄺先生續表示:「《逃犯條例》其實和『23條』的級數是差不多的,現在大家最關注的就是怕未審就已經被移送至大陸去審理。以大陸的審案的準則,大家都很難去相信。」他認為這麼多人遊行已反映不只是他,是全香港人都不相信共產黨。

父母為九月大女兒爭未來

從事電腦工作的蕭先生夫婦帶著9個月大女兒Heather參加遊行蕭先生他表示,遊行對於小朋友的人生歷程來講意義重大,這不僅僅是她人生當中的第一次參加社會活動,更是她在為未來爭取自由的環境。

相比天氣酷熱,人群擁擠吵鬧,蕭先生更擔心未來女兒要面對的環境可能更可怕。「她土生土長在這裏,(長大後)都會繼續在這裏讀書工作,我希望她們的生活環境和自由不會受到限制,會繼續享有我們以前都享有的自由。」

蕭先生又說:「以往我們都有很獨立的司法系統,有甚麼事都會有一個嚴謹的司法系統守護住我們,不會有一些人為的因素令冤案發生,我不想因為政府的送中案,特別是在這麼籠統的(台灣方面講不會引渡的情況下)港府都要強行推行這個條例。」

香港人曾經用腳粉碎23條立法,蕭先生表示,也希望女兒能夠感受到這個環境和氣氛,他並自豪表示:「如果今次爭取到甚麼,捍衛到甚麼,她都有出過一分力。」

盡一分力 一家七口遊行

從事機電工程的張先生一家七口參與遊行,2003年遊行反對廿三條後,也曾6、7次上街。他批評,今次的「送中條例」是破壞香港法治最嚴重的一次,「我們本身香港已經有自己的法治,有自己的法例,不需要轉變這個情況。」他認為自己與家人上街,只是盡市民的一分力。「我們只是站在市民的立場,做自己應該做的事。」

市民葉太從事物流行業,今天帶著8歲的女兒及6歲的兒子上街,她也曾經在2003年反對23條時上街,她希望能透過親身的體驗,讓孩子們明白香港目前在發生著甚麼。「想讓小朋友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這件事是要保護她將來的,所以帶他們出來,告訴他們到底我們香港面對甚麼問題,我們是在保護自己。」女兒也認同父母的做法,她明白這次上街是為了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不希望香港市民被送去中國審判。

學生:惡法如白色恐怖

理大學生會周同學。(林怡/大紀元)
理大學生會周同學。(林怡/大紀元)

理工大學學生會的周同學表示,「以我們所知理工大學學生起碼逾百人上街,相信(上街人數)絕對比我們預期的多。」周同學認為,這麼多人上街的原因很簡單,就是逃犯條例非常牴觸了香港人所珍重的核心價值,「這幾年在香港的政治光譜越來越多不同聲音,大家的目的都是想守護香港人自己的家。對於逃犯條例,無論任何政治立場的人,都不會接受這樣一條完全牴觸、違反一國兩制的逃犯條例,不會有任何一個重視香港的人願意讓它通過。」

對於港府強推條例討好中共的做法,周學生直言,「根本只是為求自己的利益,無論港府如何想討好中央、替中央做事,它著重的根本不是香港這個地方,可能香港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踏腳石。」至於若法例不幸通過,周同學就表示,將造成一種白色恐怖和思想箝制的效果,「它達到的效果一定是製造一種白色恐怖,不會再有人敢做『挑戰中央』的事,這已經變成一種思想箝制。這完全違反了每個與生俱來的人權,包括言論自由、集會自由。」

中六生梁同學首次上街,他說:「因為我覺得這個是我們香港人的責任,這條引渡條例實在不合理,不利於我們下一代或香港發展。況且他對台灣的案件也沒有甚麼幫助。」

中六學生梁同學和吳同學。(林怡/大紀元)
中六學生梁同學和吳同學。(林怡/大紀元)

中學生首上街:是港人責任

他還表示,認識的同班同學都有自發上街遊行。吳同學表示就是其中一位,更表示惡法影響深遠,「影響整個香港,並不只關係某部份人、某部份階層,其實是每一個人甚至下一代也會受這條條例影響。因此我認為作為一個香港人有這個責任出來遊行。」他並不認為被人教唆,相信有很多人也是自發去遊行,「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判斷能力,這個高中課程也有說過。我相信每個上街的人都出自於想保護香港,出自自己的責任心。」

17歲中學生馮同學與一班同學一起上街遊行,表示上街是因為「今次不講,以後沒有機會了。」她最不滿「送中條例」將人引渡回大陸受審,「我對共產黨已經不信任,(反對修例)最主要是建基於不信任,無論是法治還是司法制度等。」她對這麼多港人上街感到震撼,感動於「見到香港人的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