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陣發起的6.9反惡法大遊行,除了數十萬香港市民湧上街頭對抗中共進一步侵蝕香港的自由和權利,遊行隊伍中有西方人的面孔,也有大陸人,以及移民港人的面孔。

居港三年的英國人Gary,任職英文教師,自今年六四之後,第二次來和太太參加香港的遊行。他手持標語牌,支持港人反惡法,「在英國,我們享有言論自由,視之為正常的生活方式,覺得理所當然。因此,我必須要支持香港站出來爭取他們的權利。」

居港11年、擁有永久居民身分的Brian Kern,與妻子和兩位女兒一起上街遊行,「我娶了來自香港的妻子,我的兩個孩子都在香港出生。和今天在這裏的每個人一樣,我認為所有香港人為了香港站出來是非常重要的,站出來抵制共產黨,抵制木偶般被操縱的香港政府。」

對於《逃犯條例》修訂打開將港人移送大陸受審的缺口,Brian表示對此的憤怒大於恐懼,「我想是有一部分的恐懼,我同時感覺到更强烈的憤怒。知道如果我們今天不站出來,那麽香港將會很快淪為向中國一樣。在很多情況下,我不喜歡對任何事發怒,但是我感到對共產黨的憤怒十分十分的强烈。」

Brian表示,過去一段日子,每當他和香港人在一起,人們談論的都是「你會離開還是留下來」,「不僅僅是像我這樣的人,還有在香港出生和長大的人。每個人都說,最好想辦法拿到外國護照。」不過他反問,如果每個人都離開,「那麽誰在這裏守護香港呢?」

「所以我認為這是對人們來説非常棘手的問題,我想這也是共產黨想要的,它想讓像我這樣的人離開。如果像我這樣的人離開了,他們會很開心,他們只想要在香港統治著來自中國的人。」Brian說。

陸客勇撐港人反惡法

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民眾,舉著「我是內地人,撐香港反惡法」的標語加入遊行。(林怡/大紀元)
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民眾,舉著「我是內地人,撐香港反惡法」的標語加入遊行。(林怡/大紀元)

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民眾,身穿白衣、舉著「我是內地人,撐香港反惡法」的標語加入遊行。他說,《逃犯條例》修訂關乎香港一國兩制的存亡的問題,不能讓香港淪為中國大陸的一個城市,「我們希望香港可以保持它的既有的優勢,希望它可以有自由有民主,哪怕現在的民主依然停滯不前,但是我們也不想讓它現在已有的權利,公民應該有的權利受到損失。」

他強調,修例將破壞香港,「影響了整個的政商環境,影響了整個公民社會,以及影響到整個議會的既定程序。」他並觀察到從港府將法例搬上立法會一開始,「中間已經出現了特別多的不公義的行為,反程序的行為。所以這個對於立法會的尊嚴是一個特別大的傷害和特別大的打擊。」

移民港人返港遊行

移民美國佐治亞州已30多年的蕭太,特地從美國回到香港參與今次遊行,早前也有參加紀念六四的活動。她表示,今天看到這麼多香港人上街,心情十分激動。她反駁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聲稱大陸的司法制度是「陽光司法」,「你看到(在中國大陸)做律師的幫人打官司,根本連律師都抓了。所以你看到的,這是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