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華為公司祭出出口禁令,谷歌很快宣佈終止華為使用其安卓(Android)手機操作系統。華為則揚言該公司自主研發的鴻蒙系統可替代安卓,不過從以下四個方面看,鴻蒙即使推出,華為手機在國際市場上也幾無勝算。

美國的兩大系統指的是谷歌的Android和微軟的Windows,它們分別是移動端和PC端的霸主。操作系統可以說是智能手機的靈魂,由於蘋果iOS系統僅供自家使用,不向其它手機廠商開放,因此Android系統便成為眾多中國手機廠商的唯一選擇。華為的EMUI系統,小米的MIUI系統,vivo的Funtouch OS系統,OPPO的ColorOS,均是基於谷歌的Andoid系統深度開發。可以說華為深度依賴Android。

其中,Android得益於開源的特性,在移動端佔據了80%以上的市場份額;在PC端,主要玩家是Windows和蘋果的macOS。

失去谷歌支持 對華為意味著甚麼?

谷歌的Android有兩個方面組成:第一個是核心操作系統,它是開源的,對所有人開放使用,它構成了從Android構建自定義平台的基礎。

第二個是谷歌提供的所有服務,包括Gmail,YouTube,Play商店,Google Pay,Google智能助理,Google地圖等。從本質上講,這些是外界普遍認為的Android體驗所有的優點和核心。

而在特朗普禁令下,華為失去的正是Android系統的第二部份。失去這些對中國國內用戶影響不大,因為許多谷歌服務在大陸都被中共禁止;但在海外,Google應用程式商店和服務的缺乏將會是一個非常糟糕 、幾乎令華為手機無法立足的問題。

失去了谷歌的許可,這些功能將會消失,以及失去對基於谷歌集成世界的訪問權限。用戶不得不使用華為ID。Google Pay的丟失則需要開發一個單獨的支付系統。

人們對華為能否構建一個與Android主導地位和客戶滿意度相媲美的操作系統及其服務、應用表示懷疑,在美國的施壓下,華為在國際上還面臨信任問題。

無法和Android抗衡 華為系統很難吸引應用開發者

毫無疑問,操作系統之戰意味著建設生態系統是關鍵,因為應用程式在任何移動操作系統中都是客戶期望的最大問題。而構建生態系統最重要的就是應用程式開發者,尤其是高質量的開發者。無論是蘋果的App Store還是谷歌的Android系統,都需要吸引開發者。

Android和iOS的優勢在於其良好的軟件生態系統,可以讓開發者創造優質的應用,並且用戶願意買單,從而形成良性循環,開發者願意繼續開發。如果沒有應用程式支持,且手機沒有最新的娛樂應用程式或服務,客戶對這款手機不感興趣。

目前,谷歌Play商店是Android移動操作系統的主要應用商店。即使華為開發自己的電腦和移動設備操作系統,消費者也無法訪問他們習慣使用的應用程式。沒有他們想要的應用程式,消費者不太可能購買華為設備。

「你向消費者提供了一個全新的生態系統——全新的非常基本的應用程式,你需要說服他們去試用它們。」Canalys分析師賈默(Mo Jia)對《華爾街日報》說,「說實話,華為很難(做到)。」

華為可以為自己的操作系統開發單獨的應用程式,但許多流行的應用程式製造商不太可能將他們的應用程式用於華為移動操作系統上。根據美國對華為的出口管制條款,美國的應用程式製造商也不會被允許與華為做生意。

如果谷歌遵守政府禁令並取消提供任何技術支持,在軟件集成和開發方面,華為需要做的將遠超其競爭對手。有安卓系統開發者等表示,圍繞安卓/java這套體系的開發者非常龐大,且質量高,他們為整個安卓世界和谷歌生態構建了可以說是幾乎無法摧毀的壁壘。

「華為不會失去對Android本身的訪問權限,這是開源的。但中國以外的Android設備必須提供訪問Google服務的權限,才有可能被出售。」行業分析師溫莎對路透說。

安全性怎麼樣?

美國的禁令主要圍繞華為帶來的安全問題,即華為和中共政府的關係,使得華為會在中共指令下從事竊密和間諜活動,目前華為在美國還面臨竊密起訴。

在沒有Android系統的情況下,華為如何為海外客戶建立安全信任,特別在華為目前面臨美國對其安全問題指控下,這是一個巨大的難題。

沒有Android就沒有Google Play Protect,這款監控應用程式旨在防範惡意軟件。它可確保Google Play商店的安全性,掃瞄設備,並在非Play商店軟件安裝時對客戶發出提醒。而沒有Android系統的華為手機,對客戶不會有這層安全保護。

設置Android設備的主要步驟之一是登錄到自己的Google帳戶,這會觸發Google的安全性,通知你是否有人意外登錄,但隨後會提供恢復手機使用。

另類Android應用程式商店充滿了問題:虛假版本的應用程式、對安裝的應用程式幾乎無法控制,惡意軟件和各種惡意軟件困擾著那些在Google Play之外營運的人,這可能是華為面臨的一個巨大問題。

其它操作系統在國際市場幾乎無立足之地

目前市場上幾乎沒有可替代Android和iOS的操作系統。黑莓(Blackberry)在2016年停止了其操作系統,微軟公司幾乎終止了對其Windows Phone系統的支持,而三星電子公司的Tizen則用於該公司的智能手錶,阿里的操作系統轉移到車載等終端上。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一張圖表,Android系統的市場份額從2013年至今持續上升,到今年已經佔據87%的市場份額,剩下的市場份額絕大多數由蘋果佔據。從今年的數據看,其它操作系統在國際市場上幾無立足之地(Android佔據87.12%,蘋果iOS佔12.8%)。

另一方面,製造手機需要的晶片也是華為面臨的大問題。雖然華為手機不要求高通晶片,其自己的海思半導體(HiSilicon)為Mate 20和P30 Pro等手機生產處理器。

但華為確實需要晶片設計商ARM的許可證,華為使用ARM設計來生產每部手機必須具備的處理器。 ARM雖然不在美國,但知識產權來自美國的研發實驗室。ARM上周已經宣佈和華為切割。

根據BBC看到的備忘錄,ARM告訴員工,他們被禁止向華為及其子公司「提供支持,交付技術(無論是軟件,代碼或其它更新),參與技術討論」等。當然,這也包括隸屬於華為的中國晶片設計公司海思半導體。

BBC引述一位分析人士的話稱,如果ARM的舉措是長期的,那對華為來說,將會帶來無法克服的打擊。

此外,如果華為失去了對藍牙的訪問權限,手機業務也會受到嚴重影響。

最後,華為在歐洲、中東、拉丁美洲和亞洲等國家擁有一定的市場份額。如果由於美國的壓力,這些國家的全球營運商拒絕和華為合作,對華為手機將是另一個重創。

5月22日,英國最大的手機營運商中的兩家沃達豐(Vodafone)和EE宣佈,在即將推出的5G服務中,排除出售華為5G手機。

日本最大的移動電話營運商中的軟銀集團(SoftBank)和KDDI也表示,將推遲推出華為的新款手機,來應對美國對華為的出口限制。日本最大的電信營運商NTT DoCoMo表示,該公司也在考慮取消華為手機的預訂。

Moor Insights&Strategy首席分析師帕特里克・穆爾黑德(Patrick Moorhead)表示,中國需要十年時間,才可趕上目前西方國家的技術。

總而言之,華為手機的未來風雨飄搖,對其競爭對手三星來說,無論華為動盪的結果如何,三星仍然保留了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