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年3月,華為高調推出了全新旗艦手機P30和P30 Pro,其中P30 Pro的價格高達1150美元,相當引人關注。

華為P30 Pro二手機暴跌

不過隨著特朗普政府的封殺令,華為手機的安卓(Android)將不能更新、大量的Google功能不能再使用,以致P30 Pro的身價暴跌。

「福布斯」(Forbes)日前報道,在英國知名的二手平台網站「musicmagpie」,狀況良好的P30 Pro二手機暴跌至不到130美元。

挑戰安卓 任正非親自宣傳

華為正值多事之秋,內部頻傳公司要裁員的消息,不過任正非最近卻頻繁出面接受採訪。

5月27日彭博社刊出了5月24日對他的採訪,任正非表示美國封殺影響不大,沒有美國也能生存。他聲稱華為有能力設計晶片和工作系統,準備好了要打持久戰,不過他迴避了需要多久才能實現這個目的。

任正非親自衝上火線,想穩定軍心和市場的意味不言自明。不過外界質疑,雖然任正非連續為自家系統和晶片「打廣告」,但是華為能成功嗎?

任正非說華為早有「備胎」計劃,開發了「鴻蒙」操作系統。《華爾街日報》表示,華為一直以代號「Project Z」開發這套系統,作為無法使用安卓等美國技術時的後備方案。

華為高管余承東還聲稱,「鴻蒙」系統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將要面世。上周中共商標局批准了「鴻蒙」註冊商標,不過據知情人披露,「鴻蒙」不一定是操作系統的最終名稱。

叫甚麼名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華為怎麼能夠說服用戶更換操作系統。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事,也是一個華為必須面對的現實,繞不過去的坎兒。

用戶不認帳 三星微軟曾大敗

不知任正非是否注意到了很多失敗的前車之鑑。

大家知道,三星(Samsung Electronics Co.)和微軟(Microsoft Corp., MSFT)在內的幾家科技巨頭都曾嘗試推出自主研發的系統,要取代安卓系統,但從沒受到用戶的歡迎。

三星2009年曾推出bada操作系統,試圖與安卓和iOS「三足鼎立」。但始終沒能如願,目前三星所有的產品都重新使用了安卓。

財力強大的微軟也曾推出WP系統,為了強推,它一邊推出自家智能機,一邊斥鉅資收購了諾基亞。但是到2017年底,0.1%的全球市場份額,迫使微軟也最終拋棄了WP。

10年當中,像三星、微軟這樣失敗退場的系統不下10個。累計用了一百多億美元,數萬人參與研發,但最終都白費了。

市場決定命運,大量事實證明,自主研發新工作系統,成功率非常低。市場研究公司Canalys的研究數據顯示,如今的智能手機市場幾乎是「雙頭壟斷」。今年第一季度售出的智能手機,87%使用安卓系統,其餘的幾乎全部使用蘋果的iOS系統。

關鍵因素「技術和生態」 華為都缺

眾所周知,一個操作系統能否成功,有兩個關鍵因素:技術和生態。大陸門戶網站搜狐評論指出,從技術層面來看,華為有可能會推出新系統。但根據技術發展原理來看,華為新系統的命運是明顯的,很可能重蹈三星和微軟覆轍。

安卓和iOS經過了十多年發展,耗費了幾十萬工程師的精力和心血。華為想在一夕之間超越它們,聽起來有點玄。

換個角度來想,如果華為新系統真的那麼強大,何必等到山窮水盡的時候才拿出來呢?用腳後跟想想都能知道原因:技不如人,自己的系統不是最佳選擇。

從生態層面來看,華為更是完敗的,沒有任何生態能力可言。安卓和iOS有數百萬應用,幾十萬企業和開發者在依附它們發展,成了業界的「巨無霸」。

華為和它們相比,搜狐形容它就像剛剛啄破了蛋殼的小雞雛,沒有生態環境,缺少應用。這是致命的問題。

分析師賈沫也表示,向消費者提供全新的生態系統,應用也是全新的,非常基礎的,這需要說服消費者去嘗試,「對華為來說這非常難」。

消費者已經習慣了谷歌應用套裝,讓他們改變習慣,有多大可能呢?尤其是中國以外的消費者,改用其它操作系統的可能性更低。他說。

華為「單打獨鬥」有出路?

有知情人也表示,讓那些使用廣泛的應用程式能夠在這個操作系統上運行,這是一個「最大的挑戰」,可能需要至少耗時二三年。

無論是技術、資源還是產業影響力,強大如三星,霸氣如微軟,對華為來說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連它們的自建系統都折戟沉沙,華為「單打獨鬥」推出新系統,會有出路嗎?這不是喊兩句口號就可以解決的,外界根本不看好。

市場研究公司戰略分析(Strategy Analytics)預測,今年華為手機出貨量會減少24%,明年再減少23%。上海英聯(Intralink)諮詢公司預估華為將裁員幾千人,不久將「從全球競爭者的地位上消失」。

華為員工更是「春江水暖鴨先知」,感到前景悲觀。一個叫「有心」的員工在內部論壇抱怨,「你希望與公司共進退,可是老闆要我拿好自己的東西,然後離開(公司)」。還有員工提醒要留好現金準備「過冬」。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