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談判前景未明,中國金融智囊專家、經濟學家鞏勝利接受大紀元採訪,揭談判觸礁兩大原因,並稱貿易戰料將延伸為科技戰、貨幣戰與資本市場的全面性戰爭。貿易戰越持久,中國就業問題越嚴峻。

談判觸礁 專家揭兩大原因

鞏勝利表示,在談判第二輪中,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美國和特朗普總統達成一年減少2000億美元貿易順差的決定,結果回到國內,就被中共官方否定了;第十輪談判,少說也談成了八成以上的內容,但之後又撕毀。究其原因主要有二:

一是,中共不能放棄貿易順差,因為放棄了貿易順差,等於就沒有了美元,沒了美元,中共在全世界就沒了話語權。現在「一帶一路」,去歐洲、非洲投資,都需要美元,這些等於全都完了。

其二,美國要求中國的網際網絡要向全世界的其它國家開放、不設邊境。中共認為開放網絡就會影響國家安全,所以他們堅持不開放。

貿易順差和網絡封鎖,這兩點都不放,怎麼繼續往下談呢?因此,中共現在跟美國打貿易戰,是個「無法完成的內容」,「又需要美元,結果跟美國打貿易戰?美元是美國的貨幣,你需要它,還要打它,這甚麼道理呢?」

鞏勝利認為,特朗普會持續要求中國貿易順差減少了,才繼續做生意,「如果不遏止中美貿易順差,現在是三千多億,若順差一直下去,增長到五千億、七千億,等於可以把美國買下來了,任何其它國家也不可能忍受這麼巨大的貿易順差。」

目前看不出有緩和的跡象

貿易談判雙方談不下去,5月10日,美國正式將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稅率調高至25%,並且研擬對價值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而中共2018年7月也推出報復性關稅,除了2018年已對價值11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徵5%至25%關稅,再對已徵收的600億美國商品的關稅稅率調高至25%。

鞏勝利表示,現在美國政府及中共政府雙方,兩國加徵關稅的項目已接近商品貿易總額,貿易談判到11輪後,也沒有任何談判了,現在大家都看即將到來的6月28、29日在日本的G20峰會,會有甚麼轉圜?

鞏勝利表示,他並不樂觀,據了解特朗普已安排在G20和俄羅總統普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南韓總統文在寅、德國總理默克爾等會面,但至今中共領導人並未提到會面的安排,「你想國家領導人都悶不吭聲,那還談甚麼呀?光只是官員來說有用嗎?這是真實的情況。」

「所以從目前來看,看不出有緩和的跡象,因為中美還沒有溝通這方面的事情,大家都不想說,換句話說,就是打吧、打完再說吧!」鞏勝利說。

貿易戰越持久 中國就業問題越嚴峻

鞏勝利表示,許多人原本預估貿易戰會讓美國經濟出現衰退,但根據2019年第一季度數據顯示,美國GDP增長3.2%,是4年來同比最高,就業率創50年的最高。對於受貿易戰波及的美國農民,美國政府出台了援助計劃,彌補其在貿易戰的損失,現在這些農民寧願把大豆爛在田里,也比賣給中國划算。

2019年第一季度美國商品進口國已轉移到越南、東南亞、南韓、日本等國。2019年3月,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銳減16.2%、207億美元,是2014年3月以來最低;商品貿易逆差也縮減至283億美元。

在中國大陸,中共國務院近日成立「就業工作領導小組」,提出要守住不發生「大規模失業」,要求勞務輸入省份儘可能把失業人員留在當地,防止出現「大規模返鄉潮」;為了調節物價做好準備,出台了「北京市糧油市場供應和價格波動應急調控預案」,都說明了貿易戰引發的在華企業外移、生存困難,造成失業和物價波動等現象。

最後或是貨幣戰和金融戰

作為中美貿易戰的核心知識產權,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美企與華為作生意,美國媒體5月22日報道,美國政府還正計劃將海康韋視、曠視科技(Megvii)、浙江大華(Zhejiang Dahua)、美亞柏科(Meiya Pico)和科大訊飛(Iflytek Co. Ltd )這五家影片監控公司,也列入美國商務部黑名單。這些公司的業務範圍包括影像分析、AI智慧監控系統、大數據資料庫等,這意味未來這些領域的設備都可能禁用中國的產品。

鞏勝利認為,最終要解決爭端就是打貨幣戰和金融戰。當年列根總統跟日本、德國、英國、法國就打過貿易戰,列根總統是先調高了50%、100%關稅;1985年,針對日本對美國居高不下的貿易順差,通過《廣島協議》干預外匯市場,美元對日圓貶值了50%,日圓對美元升值一倍。這次,特朗普對中國可能也採取和列根時代相同的做法。

此外,白宮前策略長巴農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美國下一步應該禁止所有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關閉中國企業去美國集資的渠道。

鞏勝利說,這項做法不無可能,既然打了貿易戰,甚麼手段、方法都可能出現。他認為,關稅戰讓大量企業外移,大量減少來自中國商品,再禁華為晶片和禁用其它中國設備。「若後續再打到資本市場,不讓中國企業在美國集資,那我認為基本上就打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