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11輪貿易談判未達成果,特朗普政府10日起進一步調高中國貨品進口關稅,並將於周一(5月13日)公佈對餘下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計劃細節。中共官方宣稱反制,但一直未見措施出台,只有中共官媒一邊發文試圖安撫民心避免引發恐慌,一邊叫嚷「手中王牌」。

中共商務部周五(5月10日)發表聲明稱,中方對美方加徵關稅深表遺憾,將「不得不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但至今沒見措施出台。分析師表示,北京正在評估加徵關稅對中國的潛在經濟衝擊,擔心若同樣反制可能傷害國內經濟。

「華爾街日報」報道,就現有選項來看,中共能在進口關稅上出招的地方比美國少,因為中國進口的美國產品比美國進口的中國產品少很多,而且中國經濟已經大幅放緩,這讓中南海在反擊美國上綁手綁腳。

報道稱,中方官員對美方加徵關稅憂心不已,正密切觀察可能的後續效應,從人民幣貶值到影響到未來的外國投資。若北京同樣調高美國貨品的進口關稅,反倒可能打擊中國經濟的需求,例如半導體、豬肉、石油或飛機等。

若中美貿易戰持續擴大,北京為了支撐全國經濟增長,可能被迫進一步放鬆信用管制及增加政府支出,在去年已經出手的經濟振興方案上繼續加碼。

市場人士則認為,未來幾周北京如何應對,將取決於中共領導層如何解讀本身經濟狀況,以及美國後續談判的意願。

中國首席談判代表劉鶴在離開華盛頓之前接受採訪時,強調談判沒有破裂,「不認為磋商有破裂,恰恰相反,只是正常談判過程中的一些小曲折,不可避免,但我們對未來是審慎樂觀。」

中共官媒邊安撫邊威脅

劉鶴還指,國內經濟狀況比去年好,有足夠的政策工具和商業信心來承受壓力,「保持平穩健康發展」。

這也與中共官媒的反應一致。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經濟日報5月12日同步在頭版及內頁分別刊登3篇文章,分別強調「中國消費力強勁」、「投資金額回升」及「經濟潛能」,安撫喊話用意明顯。

早前,特朗普兩條加徵關稅推文讓中國股市下挫,國家隊緊急出手急救。更主要是的大陸製造業,面臨大量廠家撤離,造成失業率上升,甚至可能引發社會動盪。

除了北京官方的表態,北京日報、上海文匯報、觀察者網等多家大陸媒體的微信公眾號,12日不約而同都轉載人大教授金燦榮的文章,宣稱中共手上有「三張王牌」,包括稀土、美債、在陸美企。

但明顯的是,無一例外,這三張牌都將損害中國經濟,尤其是一旦同美國「魚死網破」,面臨股市,房市,地方債務等重重危機的中共政權也將陷入動盪。

「經濟又要開始受折騰了」

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對美方的錯誤判斷接二連三。去年中國經濟發展嚴重受挫,於是趕快在去年12月1日重回談判桌,經濟剛有些復甦,現在中共又反悔。

「我覺得經濟又要開始受折騰了」,俞偉雄說,接下來就是說中國老百姓要受苦,生活又要苦了。

俞偉雄表示,中、美兩國經濟的體質,還是有很大的一段差距。美國是一個不錯的狀態,中國經濟是一個危險的狀態,中國的債務非常高,很多的問題是經不起一戰的。

他認為,關稅開徵之後,無論短期,還是中期都會對中國經濟有很深的負面影響。短期對股票市場、匯率市場都會有震動,財務市場風聲鶴唳。當然中共的國家隊會來救,「我就覺得不可能同時救這麼多的市嘛」。

從中期看,外資會持續外流,外資生產鏈會持續外流。這對中國的製造業和中國經濟都會有很大的打擊。

特朗普總統周六(5月11日)發表推文,警告中共若想拖延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等他再連任時,將會被打擊得更糟糕。

公共知識份子圈寄望中國政治出現轉變

貿易戰突然升級以來,來自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圈幾乎是一片歡呼聲,他們希望以此加速中共政權的轉變,或者至少能消除掉官方設置的壁壘,讓民眾能買到低價的海外產品。

上海商界人士陸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儘管引發很大震盪,但他與圈內的知識份子都認為,這是一個契機。中美經濟必須平衡,儘管政府反對,但貿易戰最終會導致中國要適應國際慣例,也給中國社會帶來持久的和平。但他指這些都只能私下說,否則將會遇到麻煩。

湖南譚先生也表示,認同普世價值的人肯定是支持美國加稅。但跟政府站在一邊是要佔多數,如果支持加稅的人佔多數,那就意味著政權就完蛋了。

媒體評論人、經濟學者陳先生指出,中美貿易談判破裂,源於根本性的分歧。特別是關於國企補貼、網絡開放等議題,一直被官方當作維繫制度的基礎。這種根本性的分歧不可能通過談判解決。目前各地檢查糧食儲備就有備荒的意思,意味著他們做了最壞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