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大陸退休軍醫蔣彥永因為要求為六四平反遭到當局軟禁,電話被切斷,他生氣向友人表示「這違憲的反動軍隊我不參加了」。

大陸資深媒體人高瑜8日在推特上透露,蔣彥永醫生今天被批准到301醫院接受四名專家會診,他走出萬壽路朱各莊26號幹休所大門時,受到崗哨的阻擋,不讓出大門,還對他進行推搡。他家兩部軍線座機均被掐線。蔣醫生非常氣憤,斥責解放軍違法憲法。她還披露,蔣彥永醫生已經被24小時上崗。

而《蘋果日報》報道披露,遭軟禁的蔣彥永因為就醫受阻,與朋友通話中情緒激動:「這個違憲的反動軍隊我不參加了!為甚麼我蔣彥永到自己的醫院看病,約好了並已獲批准,有四個主任給我會診,到大門口卻不讓我出去?」

今年87歲的蔣彥永曾任解放軍301總醫院院長,由於1989年天安門學生運動時,反對中共鎮壓學生,呼籲為六四正名,被迫提前在1993年退休,時任少將軍銜。

這些年他持續為六四事件鳴冤,在敏感節點,他也因此經常被軟禁。

尤其是六四15周年時,2004年3月中共「兩會」期間,蔣彥永透過毛澤東的秘書李銳向當局要求為六四翻案正名為「愛國運動」,引起輿論廣泛關注。

當時他就說,「過去把天安門事件稱作「反革命暴亂」,後來就改稱為「89年的政治風波」。這種對事件名稱的更改,正說明肇事者的心虛。既然是風波,何以要動用數十萬軍隊去鎮壓?怎麼能用機槍坦克去殘殺無辜的百姓?所以我建議,要為89年六四學生愛國運動正名。」

今年是六四30周年,上個月有媒體專訪蔣彥永時,他披露自己在兩會期間致信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求正確評價六四。並認為六四的問題最大的誤區,就是不把人的生命看成是問題,因為最高領導至今沒有明確表態。

他在信中表示,體制內也一直要求為六四平反的呼聲,並舉例2008年兩會期間,有3位民主黨派的領導人聯名為六四正名,而2016年全國政協會議上,全國政協副主席韓啟德等3名領導明確要求為六四糾錯。

他強調自己是醫生,「病人就算是被打死一個,我就覺得太可惜了,我說能這麼打死一批(人)嗎?」而且燕京(大學)也教導師生要講真話。

他還認為,重新評定六四是人心所向,也可以減少對社會帶來的不安。

外界普遍認為蔣彥永是因為六四翻案,遭到當局打壓。

蔣彥永除了為六四正名外,2015年他也向港媒揭露軍隊醫院普遍存在移植、買賣死囚器官的違法行為,甚至連301軍方總醫院都要派車到刑場拉死囚爭搶活鮮器官。

他表示,大陸肝移植源來自被處以極刑的死囚,包括301醫院、北京軍區總醫等都設有「器官移植中心」,這些部門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買賣等違法勾當,也是醫院和醫護人員灰色收入的主要來源。

他還強調,為了能弄到器官,他們和公檢法等串通,只要有死囚要槍斃,就派車到刑場接屍。有的犯人一槍還未被打死,就被拉回醫院手術台摘除器官,然後向患者移植。

事實上,蔣彥永只解開了中共大規模系統性活體摘取良心犯的器官的冰山一角。

這些器官主要來自良心犯,法輪功學員是最主要的受害群體。

2006年7月7日,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與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首次發佈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該報告以18種證據方法佐證,得出結論認為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是真實存在的,並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此外,2003年在北京SARS病情被掩蓋的時候,蔣彥永還向外界實名公佈了SARS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