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中,今年頭兩月經濟數據陸續出爐,A股牛市曇花一現,貿易戰警報仍未解除;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經濟並未迎來春天,中共正在互相衝突的各種經濟政策中「走鋼絲」。 

中共兩會茶還沒涼,股市已「牛」氣不再,正在3,000點附近徘徊。 

3月14日出爐的1~2月經濟數據顯示,固定投資和國內消費增速仍處低位,前兩月工業同比增長僅為5.3%,創17年來新低。這些數據表明,2019年的經濟增長依然乏力。

稍早前發佈的貿易數據則顯示2月份出口大跌20%,再加上可能為貿易戰帶來轉機的「川習會」預期延後,都加大了出口和中國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 

對中共而言,更糟的是,明明已深陷經濟下滑的困局,中共卻不敢,也不能使用貨幣放水(超發貨幣)的老套路來破局,而只能在混亂、矛盾的政策間「走鋼絲」。 

股市和樓市 中共保哪個? 

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2月份M2(廣義貨幣供應量)同比增長8%,增速觸及歷史最低紀錄,這是自去年6月M2增速降至8%的歷史最低點以來,第四次觸底,顯示貨幣供應繼續偏緊。 

這一數據也反映出,中共可能擔心引爆債務危機,目前尚未「開閘放水」。 

資金是經濟的血液,重要性不言而喻。近年來中共收緊貨幣後,中共體制衍生的結構性矛盾紛紛爆發,表現上是股匯債警報頻傳,從地方政府、企業到家庭都債台高築,最終集中在金融風險上就是:缺錢。 

金融風險也因此成為中共防範風險的重中之重。具體到中國民眾的日常生活中,積蓄了最多金融風險的,莫過於股市和樓市。而股市和樓市對於資金的需求,又構成了「零和遊戲」(指一方有所得,其它方必有所失)。 

股市和樓市對資金的需求競爭,在正常的市場經濟中並非難題。企業只要做好經營,實體經濟表現好,推動股市上揚,自然能吸引資金入市。股市和樓市雖然可能此消彼漲,但能夠通過市場規則來調節,形成對資金的良性競爭。 

但在中共體制下,股市和樓市卻構成了無解的惡性競爭,成為「零和遊戲」。 

原因之一是因為中國股市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的資本市場,而是中共為國企和權貴圈錢的「狩獵場」,結果是喪失了優化資金使用效率的市場化功能,股市變成了賭市。 

與此同時,樓市被中共培育為「貨幣蓄水池」:一方面中共利用樓市吸收超發的貨幣;另一方面,政府藉助樓市,通過土地財政和各種稅費的形式,從中國民眾身上「吸血」,並將政府和國企的債務轉移給買樓者。當然,樓市能起到「蓄水池」作用的前提,必須是高樓價,或高樓價的心理預期(樓價至少不跌)。 

因此,中國股市和樓市,誰能吸引到更多資金「活下去」,不是由市場調節,更不由企業和民眾作主,而是由中共政府來決定誰能「活下去」。

不過,今年以來的經濟表現,尤其是樓市趨冷、股市震盪,正在逼中共「走鋼絲」。股市或樓市,中共欲保哪個? 

中共在樓市和股市上「走鋼絲」 

梳理中共近期動作,不難看出,中共正試圖在互相衝突的經濟政策中尋求平衡。

先看股市。一方面,中共將股市當作「救命稻草」,寄予厚望。 

政府不但去年就表態支持股市,重新開放險資(保險資金)入市。2019年2月1日,證監會還就「外部接入管理」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打算重新開放券商股票交易接口。一時間配資湧現,股市蠢蠢欲動。

等到2月22日,中共最高層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重申「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市場解讀為「股市將成為國家重要核心競爭力」,A股瞬間瘋狂。 

另一方面,中共對A股屢屢上演的「股災」心有餘悸。 

不但「國家隊」(代表中共炒股的公司)遲遲不下場;3月8日,監管層還召集券商開會,稱要警惕2015年股災的教訓,嚴查非法配資入市。股票配資,說白了就是借錢炒股(股市「加槓桿」)。中共自己也提供股票配資,叫「融資交易」;民間發展出來的股票配資,被中共叫做場外配資或非法配資。配資與融資相比,門檻更低更靈活,槓桿率更高,相應風險也更大。 

中共對股市的矛盾態度,導致其今年發動的「政策市」牛頭熊尾,淪落為快速夭折的「瘋牛」。 

雖然中共還有科創板等資本市場改革的政治目標,需要A股牛市來配合;但它釋放出的混亂和矛盾的政策信號,讓A股這種「政策市」也無所適從,很難「牛」起來。 

再看看樓市。 

一方面,中共樓市「強調控」政策徒然轉向。2018年出台刷新歷史紀錄的450次樓市調控,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隻字不提「調控」。 

在1月份召開的省部級一把手維穩研討班上,中共曾發出經濟維穩五指示,其中房地產赫然排名第一。 

中共的樓市維穩就是所謂的「三穩」(穩地價、穩樓價、穩預期)。目前部份樓市不振的地區,已經陸續出現一種新型樓市調控,叫「降價未遂」。 

同時,各地全面展開針對樓市的「定向降息」(下調按揭利率)和「定向減稅」。2019年2月全國首次置業按揭平均利率繼續下降,這已是首次置業按揭平均利率連續3個月下降。 

另一方面,中共並未明確指令各地對樓市徹底鬆綁,只是強調「因城施策」,結果多數地方當局仍在觀望,並未取消限售限購等調控。 

中共對樓市的矛盾態度,亦讓中國樓市陷入混亂。 

房企方面,今年前兩月土地購置面積1,545萬平方米,同比增速為-34.1%,創2009年3月以來最大跌幅。 

新樓銷售數據也顯示,本輪房地產大牛市似乎已經終結。今年前兩月商品房銷售面積同比減少3.6%,這是從2015年6月房地產進入本輪上行周期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商品房銷售額同比增長2.8%,同樣是創43個月以來新低。 

但二手樓銷售卻放出不一樣的訊號。「鏈家地產」數據顯示,廈門、蘇州、杭州的二手樓銷售在3月上旬都出現了100%以上的反彈。

賣樓還是賣股,當前不但是許多中國民眾猶豫不決的選擇題,同樣也是中共頭疼的難題。 

從理論上看,中國經濟要破局,需要發展股市,振興實體經濟;中共眼下也確實想把股市當救命稻草,因此才將股市和金融提到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高度。但能實現這一目標的前提,是中國經濟真正進行結構改革,摒棄專制體制,徹改為市場經濟。 

如果中共體制不徹改,中國經濟不能真正地推行結構性改革,股市就只會是中共權貴和國企的圈錢工具。 

而且,股市在和樓市的「零和遊戲」中,最終只會是輸家,因為中國股市無論是總市值還是涉及人數,可能都不及樓市的八分之一。因此,對中共而言,樓市才是決定其政權存亡的關鍵,才會在其經濟維穩五指示中排名第一。 

既然如此,中共為何在樓市上也左右為難? 

原因在於,樓價大跌固然會即刻引爆金融危機;樓價大漲也會進一步加大債務風險,遲早引發金融危機;如果只想穩住樓價緩漲或微跌,又會穩不住民眾對於大漲或大跌的心理預期,樓市依然會失控。因此中共的樓市「三穩」其實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中國的樓市泡沫跟國進民退、地方債、股市改革等許多經濟難題一樣,都已經到了無藥可治的癌症晚期,癌細胞就是中共。中共不得不在樓市等各個經濟領域「走鋼絲」,只因為進是萬丈懸崖,退也是無底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