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過去一段時間,中共的外交和宣傳給人一種混亂的感覺。別說不十分了解中共的國際社會,就是國內的民眾也有時感到困惑。網友把中共這種混亂不堪稱為「低級紅」或者「高級黑」。

本來是網絡流行語、網絡熱詞,但卻被中共寫入了加強黨建的正式文件。也就是說,北京當局也認為中共官方的宣傳存在著「低級紅、高級黑」這種亂象歪風。

有分析表示,「低級紅」和「高級黑」其實都是在與習近平「唱反調」,已經使北京陷入了「難以自拔的狼狽境地」。在玩「低級紅」和「高級黑」當中,中共的外交和宣傳尤其突出。

大家知道,2月27日,北京在加強黨建的文件中要求,「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但是文件中沒有明確說明甚麼是「低級紅、高級黑」。

體制內學者韓強認為,所謂的「低級紅」是「把中共的信念和政治主張簡單化、庸俗化」;而「高級黑」在語言上更講究技巧,更華麗幽默,甚至有時披著學術的外衣,偽裝性更強,「高級黑」還表現在「極端化」地解讀當局的「理想信念、宗旨、方針政策等」。

說白了就是違心地逢迎權威。打著中共的名義,或者打著支持中共政權的名義,「極端」宣講北京提出的口號。目的是讓當局難堪,製造不好的影響,達到反面效果。

「絕不能司法獨立」 但指孟晚舟案沒有「司法獨立」

眼下有一個疑似「低級紅、高級黑」案例。2月16日,中共黨媒「求是」發表了習近平在去年8月的講話內容。「要從中國國情和實際出發⋯⋯絕不能照搬別國模式和做法,絕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

這個「非常嚴肅認真」的講話剛發表,中共駐加拿大大使館3月1日就發表了一份「非常嚴肅認真」的談話。在它的官網文章中,發言人指責加拿大在處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案件上,沒有「遵循法治原則、司法獨立」。

如果二者相隔的時間比較長,人們或許會認為是「淡忘了」。但是兩者相隔只有半個月時間,中共的駐外機構就忘了?

所以中共駐加拿大大使館與北京截然相反的說法招來很多批評,說這是中共耍無賴、精神分裂的明顯表現。美國之音表示,這其實更可能是「低級紅、高級黑」。

這種批評,可能是不了解中共造成的。憲政學者陳永苗指出,中共歷來對內對外是「兩套話語」。他說,「中共的內政和外交是沒法打通的」,「它是拿法律綑綁別人,不是綑綁自己。國際法、國際慣例都是這樣。」

大家知道,中共外交有兩套標準,一套對外,一套對內。對外,它用國際慣例、國際法要求別人;對內,它用另一套標準,不用國際法要求自己,「甚至把國際法的一些學者都廢掉了,把國際法的一些專業都廢掉了。」

「黨媒必須姓黨」但稱中國電視台北美分台「編輯獨立」

除了在司法獨立問題上存在「低級紅、高級黑」之外,在新聞獨立和自由問題上,中共的宣傳也有亂套現象。

大家還記得,在視察中共喉舌媒體時,北京強調中共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媒體必須聽指令,聽黨指揮。

但中國國際電視台新聞頻道北美分台公司卻對美國司法部「莊嚴宣告」,它們具有「編輯獨立性」,「不受任何國家指導或控制」。

眾所周知,中國國際電視台是典型的中共喉舌機構,重要宣傳陣地,但是它卻說不受中共控制,又是矛盾說法,同樣是「低級紅、高級黑」。

高級黑《習總書記的恩情永不忘》?全網刪除

最近還有這麼個事,兩會前,大陸全面刪除了歌曲《習總書記的恩情永不忘》,官方說(原因是)「不當使用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名義或形象」。實際就是撞在槍口上的「低級紅、高級黑」。有網友建議詞作者、雲南雙柏縣委書記李長平改名叫「李高低」。

這種事情很多,2016年中共兩會之際,網上出現了針對北京當局的歌曲「東方又紅」;當年3月13日,新華社的報道中出現了「中國最後領導人」的字樣等等。都是「低級紅、高級黑」。

這都不是新情況,是中共一貫做法。我們知道它篡政前也高喊「新民主主義憲政」,實行「三民主義」。毛澤東和周恩來也高喊實現「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1949年還說要「成立聯合政府」,實行普選。篡政後全都變了。

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曾表示,那些承諾確實在毛澤東三四十年代的著作中都有,「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的承諾。說輕了這是不尊重歷史,本質上,這就是違反政治倫理。」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宣傳之所以讓人們覺得亂得不行,可笑得不行,最主要的就是有人在搞「低級紅、高級黑」。有的是明褒暗貶,有的是故意唱反調。不管哪一種,對北京都是不利的。

唐靖遠指出,中共向來是說一套,做一套,只要對它有利就行。它有很多自相矛盾的說法,因為它會根據不同需要隨時變化。所以中共的前後說法不能放在一起,它的新聞不能連起來看。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