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至29日,特朗普將與習近平在日本大阪舉行會晤,這是時隔將近7個月後,雙方又一次藉助G20峰會進行會面。在兩國關係日漸緊張的大背景下,人們對習特會的關注度顯然超過了20國首腦峰會。

6月24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與中共副總理劉鶴就經貿問題進行通話交換了意見,雙方都同意繼續保持溝通。

不過外界對習特會的期待值並不高,美國很可能會另闢蹊徑對付中共。

內外壓力 北京遇挑戰

眾所周知,由於北京推翻了雙方經貿團隊草擬的協議,致使經貿談判停止了1個多月。在這期間,美國已經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開始加徵關稅。並正在徵求意見,聽取各方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的看法。而北京方面也進行了相應的報復,兩國間的貿易戰火越來越旺。

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與特朗普會面很難讓人相信能一次止戰。特別是確定習特會的時間比較晚,可以說北京並沒有甚麼前期準備。

這種壓力有經濟上的,也有體制內的不同聲音的。5月中旬,彭博社對一批經濟學者進行了採訪。這些人都發出警告,如果貿易戰深化,中國經濟增速可能顯著放緩,債務飆升,外國企業會陸續撤離。

美國銀行、摩根士丹利和瑞銀都認為,中國經濟增速可能會跌破6%。摩根士丹利認為,如果不能儘快止戰,今年下半年中國經濟會跌破全年目標增長區間6%~6.5%的下端,明年會跌到5.5%。

無法對下滑的經濟視而不見,所以體制內的有識之士主張習近平應該與特朗普會晤。理由就是防止經濟受到更大的損失,因為上個月的進口下滑就是明顯的例子。

評述:習看似大權在握但身邊 盡是「低級紅、高級黑」的人

不過與特朗普會面,是妥協還是繼續強硬,這就成了問題。按國際經濟學者的數據判斷,中國經濟的糟糕狀況,可能要迫使北京做出妥協。但24日《南華早報》說,北京剛得到一份「振奮人心」的報告,顯示北京有能力應對貿易戰的影響,不用在G20峰會上對美國做讓步。

中共政協委員、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在報告中說,未來15年,中國的中產階級將從目前4億人增加到8億。而且今年的經濟增長也符合官方制定的目標,將達到6.3%。

又是一位中共體制內的「磚家」。法廣指出,中國經濟現狀與這位中共學者提供的數據完全「背道而馳」。

我們之前曾說過,雖然習近平看似大權在握,實際很可能是政令不出中南海。他的身邊盡是一些「低級紅、高級黑」的人,(讓他)看不到真實情況,聽不到真實聲音。

特朗普:甚麼結果都可以接受

對於北京的不確定性,特朗普可能做好了各種結果的準備。一位白宮高級官員日前告訴記者,特朗普把這次習特會只是看作「保持接觸」,看看中方在貿易爭端中的位置,「甚麼結果都可以接受」。

中共經貿市場中的結構性問題,這是中美之間最關鍵的分歧點,也是上個月談判破裂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雙方爭執的焦點還有執行機制:中共要求立即取消美國加徵的所有關稅,而美國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希望用保留的部份關稅確保北京履行承諾。

美或用其它方式遏止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

美國時事評論員、《中國(中共)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認為,特朗普不太可能放棄關稅,因為到目前他從沒放棄過「重大事項」。而習近平有政治障礙,也需要有人為惡化的經濟負責。這兩個人物「同處一間屋子」,「甚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他指出,今年2月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很多人認為特朗普會與金正恩達成協議,但最後特朗普離開了談判桌。這一幕,說不定也可能在與習近平會面中上演。

不過《時代雜誌》認為,美國也可能會另闢蹊徑對付中共,用其它方式遏止中共的盜竊知識產權、國企補貼和限制市場准入等不公平貿易行為。

文章引述知情人(的話)表示,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正在研究不對整個產品類別徵收關稅而是對違反協議的個別公司實施制裁,可以達到相同的目的。而且這種做法,可能會得到更廣泛的國際支持。

本周末習特會就將登場,將出現甚麼樣的結果,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