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前,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實名舉報院長周強的公開信曝光,信中指,周強指示有關人員銷毀他們干預案件的痕跡,盜走案件卷宗,並偽造了全套案卷,炮製出中國司法版「水門事件」。

中共喉舌新華社22日晚間公佈「凱奇萊案」等調查結果,稱「卷宗丟失」是王林清本人故意所為;網傳影片是崔永元協助拍攝、剪輯的;「山西鐵礦案」涉案的最高法監察局原副局級監察專員閆長林被調查。並且王林清還在中共喉舌央視上認罪,令「卷宗丟失」事件出現大反轉。

報道稱,由中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稱,「凱奇萊案」「卷宗丟失」係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審判員王林清本人故意所為,因其在工作中對單位產生不滿而竊取相關案卷材料。

王林清因涉嫌「非法獲取、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犯罪線索」被立案偵查;最高法監察局原副局級監察專員閻長林因「山西鐵礦案」涉嫌「違規過問案件」被立案審查調查。

至於網傳王林清的自述影片,是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幫助王錄製的,其中部份影片是經崔永元剪輯後分段發佈。

大紀元記者發現,截止目前,崔永元微博對此一直未有回應。曾多次發佈王林清自述影片的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對此也沒有回應。記者多次嘗試聯繫他,未果,其手機始終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調查結果還稱,最高法院領導干預此案,是「根據有關法律和規定」,「對凱奇萊案這類重大複雜案件加強了審判管理和監督」。

王林清甚至向聯合調查組陳述,其竊取卷宗材料的目的是想給單位製造麻煩,使新合議庭承辦人不能順利進行後續工作,最終迫使單位讓其繼續擔任承辦人。王林清還在中共「央視認罪」,「承認」是自己偷了卷宗,是為了不讓他人承辦此案等。

而此前王林清在影片中表示,卷案丟失後,他找到該庭庭長程新文、最高法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杜萬華反映,但領導的表現卻很反常。他認為,「這個卷宗沒有丟,實際上就在最高法院,就在某個人的辦公室,或在某個人的掌握下。」

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曾在推特上表示,王林清提到的程新文、杜萬華和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都有著特殊關係,周強的母親是程的小學老師,程當副庭長是周找肖揚辦的,周來最高院後又提程為庭長,周與杜及杜的夫人胡澤君均是西南政法78級同學,且周和胡都屬肖的門生!為甚麼卷宗被盜能捂得這麼嚴?有人敢偷還能不被查?

目前在微博上,中共喉舌的上述報道及王林清在央視的認罪影片下的評論不對外開放,網民無法互相看到評論。

2018年12月26日,崔永元披露礦權案卷宗在最高法院丟失,隨後高院主審法官王林清也先後多次發佈影片,揭露該起由周強直接干預的案件及該案二審正副卷宗2016年11月在其辦公室離奇丟失的過程。

隨著事件不斷發酵,中共政法委2019年1月8日被迫宣稱,成立聯合調查組進行調查。

2月4日,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發出的影片中,王林清說:1. 卷宗不是丟了,而是(被)人為盜取的;2. 他的同事沒有膽量和能力偷卷宗,因為最高法院內有監控,正因為有監控,誰真要想偷卷宗,也會掂量來掂量去的;3. 發現卷宗不翼而飛後,去給庭領導(程新文)匯報,對方的反應令人詫異,這種案件的卷宗丟了,他卻沒有驚惶失措,或是有大禍臨頭的緊迫感和壓力感,反而是鎮定自若,令人產生懷疑;4. 調取監控時,只看到卷宗怎麼回到了我的辦公室,但卷宗怎麼丟的過程卻沒有了,為甚麼這麼巧,丟卷宗的時候監控就能壞了?

今年2月18日,趙發琦在推特上發出王林清實名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公開信。該信是王林清在2018年5月15日寫的。

舉報信說,周強指示院、庭領導銷毀他們干預案件的痕跡,公然盜走正在審理中的案件卷宗,並偽造了全套案卷,炮製出中國司法版「水門事件」。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此案估計背後牽涉的高官職位較高,也凸顯此案內部鬥爭激烈。

除周強外,已落馬的中共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及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等亦被指曾干預該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