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最大的互聯網搜索引擎「百度」被指挖空心思兜售自家「百家號」產品,該醜聞被披露後,立即引起一場輿論軒然大波。

香港浸會大學學者指,大陸老百姓了解真相機會越來越低,他們翻牆(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慾望也會增加。而刊發「百度搜索已死」的作者更是指,中共政府該監管時不監管,才是造成百度胡作非為的罪魁禍首。

百度搜索已死論引軒然大波

1月22日,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傳播學博士候選人方可成刊發一篇名為「搜尋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指出百度最近半年的荒謬做法:在百度上搜索各種熱門主題,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特朗普)、「中國2019年GDP」、「人工智能」等,發現搜尋出來的結果離不開百度自家的「百家號」、百度百科、百度貼吧等等「百度」旗下產品,百度「百家號」幾乎佔滿了搜索結果的前兩頁。

文章質疑「百度搜索已死」,大陸「偌大的中文互聯網現已墮落到如此境地,連一個搜擎都沒有了」。

2010年美國谷歌被中共政府排擠出大陸市場後,百度很快成為大陸最大的搜索引擎。據市場研究公司Statcounter數據顯示,2018年12月,百度搜索在中國搜索引擎市場中佔比超過70%。

該文發表後,立即在輿論圈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新唐人、美國之音、BBC、法廣、自由亞洲電台及港台媒體等紛紛跟進披露了百度的這又一醜聞。過去幾年,百度為了賺錢刊登假廣告,導致大學生魏則西等人喪命。

香港學者:百姓很難了解真相

自由亞洲電台25日報道,上海的王先生說,所謂的「百家號」就是請一些人亂七八糟地寫些東西,「也是以騙錢為主。叫網民去聽他們講課,講得天花亂墜。沒法看,根本就沒法看。」

香港浸會大學學者呂秉權表示,中國的輿論導向一直被政府嚴密監控,互聯網忽略使用者的利益是不足為奇的。

呂秉權說:「『百家號』以及『百度百科』等的寫手是否能自由寫作,代表自己的看法呢?裏面當然有一些獨立的作者,但更多的是代表各方利益跟立場的寫手,要操控輿論就變得非常容易。」

呂秉權說:「一直以來,大陸老百姓對於真相的掌握都是非常低的。再這樣下去,中國老百姓會越來越被矇蔽,另外有人會不甘於這種情況,他們翻牆的慾望也會增加。」

中共政府放任 致互聯網生態惡劣

而發表《搜尋引擎百度已死》一文的作者方可成25日在BBC刊發《百度現象折射中國互聯網:牢籠又是叢林》說,中國互聯網以嚴格的內容審查和管控著稱,但像如百度這樣的做法,如果發生在美國——如果谷歌也做個「谷家號」,然後把搜索結果都導向「谷家號」,那麼一定會是巨大的醜聞,其首席執行官(CEO)一定會被請到國會的聽證會上,整個社會也一定會掀起抵制谷歌的運動。

如果谷歌在歐洲市場做這樣的事情,那更是會引發歐盟的鐵腕監管。2017年,谷歌因為在搜索結果中優先呈現了自家的比價服務,就被歐盟罰款24億歐元。如果在歐洲市場做「谷家號」,恐怕會被罰到破產。

文章說,然而神奇的是,在一個以監管聞名的國度,做這樣的事情卻無需付出任何代價。百度現象折射了中國互聯網產業的現狀:在不應干涉的領域強力管控,在最應監管的地方卻非常放任。這種放任也造成了中國互聯網的各種惡劣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