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最新報告透露,過去十年,中共軍隊以掩人耳目的手法,派其附屬大學的數千名科學家到西方國家大學,學習軍事技術並建立合作網絡,以促進中共軍隊的技能。

綜合英國《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報道,澳洲智囊「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周一(10月29日)發表研究報告說,過去十年,中共軍隊附屬大學大約2,500名研究人員被派往美國和英國等西方國家的大學研習軍事技術,其中有許多人隱藏了他們與中共軍方的關係。此外,同期間中共軍方科學家與國外學者共同發表論文的數量大約增長了8倍,由2007年的95篇增加到2017年的734篇。

中共軍方專注於西方國家的硬科學

據《華日》的採訪,有些國外知名大學如匹茲堡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CMU)被矇騙了,並不知道這些中國科學家與中共軍方的關係。

報告說,這些中共軍事研究人員選擇海外研習的國家,主要是「五眼」(Five Eyes)國家集團成員,即美國、英國、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ASPI發現,過去5年,隸屬於中共軍隊研究人員與英國和美國科學家共同發表論文的數量,高於他們與其它國家科學家共同發表的論文。

ASPI的調查結果證實了中共利用西方大學發展軍事技術的企圖,這將引發西方國家討論如何控制尖端技術,特別是具有軍民雙重用途的技術流向北京,例如量子物理學、密碼學和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等。

這份調查報告的作者喬斯克(Alex Joske)說,中共軍隊的這種「國際研究合作」方式,「專注於硬科學(hard sciences),特別是新興及雙重用途的技術」。

該報告特別指出,雖然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的軍隊都與中共軍隊進行交流,但是被中共軍方派到國外的科學家,通常不會接觸地主國的軍官,因為他們的重點是蒐集新技術,特別是導航技術、電腦科學和人工智能(AI),以推進中共軍事技術。

中共軍方科學家掩蓋真實身份

報告說,許多在中共軍隊附屬大學工作的科學家,在申請到西方大學研習的文件上,或者以英語發表論文時,都沒有提到他們與中共軍隊的關係,僅提及自己是民間學術機構的成員。

來自中國的蔡金庭(音譯,Cai Jinting,英文名Gill Cai)在2012-2013學年期間在俄亥俄大學從事語言學研究,研究母語如何影響人們學習其它語言。語言學可以應用於人工智能。

當時在俄亥俄大學擔任副教授、與蔡金庭一起研究的賈維斯(Scott Jarvis)回憶說,蔡金庭抵達時並未透露他與中共軍隊的關係,而是引用他獲得本科學位的民間學術機構。過了一段時日後,蔡金庭才提到他與中共軍方大學的實際關係。

俄亥俄大學一位發言人告訴《華日》,學校無法獨立審查訪問學者的「學術關係或他們的背景」,只能依賴國務院的審查。

中共負責包括導彈和核武器計劃的火箭部隊,持續推動國際技術合作。火箭軍工程大學(Rocket Force Engineering University,RFEU)的主要導彈專家之一胡昌華(音譯,Hu Changhua)少將於2008年到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University of Duisburg-Essen)度過了3個月,而RFEU的另一講師周志傑(音譯,Zhou Zhijie)在2009年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到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做研究。

ASPI報告稱,胡昌華及周志傑當時在申請時,都隱瞞了他們與RFEU的關係,並且虛報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學術機構—西安高科技研究院(Xi'an Research Institute of High Technology)。根據數字科學出版物數據庫,胡、周兩人以英文發表的論文,一直使用這個虛假的學術機構,掩蓋他們的真實身份。

ASPI的報告說,中共軍方研究人員掩蓋身份最常使用的學術機構是鄭州測繪學院(Zhengzhou Institute of Surveying and Mapping)或鄭州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Zhengzhou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stitute, Zisti)。這兩個研究學院都與中共軍方信息工程大學(PLAIEU)有關,而聲稱來自這兩個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發表了1,600多篇論文。

曲丹(音譯,Qu Dan)是PLAIEU的副教授。根據其發表的研究論文,她在2016-2017學年,以訪問學者身份到卡內基·梅隆大學語言技術學院研習。然而,她並未揭露其與PLAIEU的關係,而係以Zisti研究人員的名義提出申請。

各國政府需與中共軍方劃清界限

喬斯克說,在過去10年中,美國大學接收了大約500名來自隸屬於與中共軍隊相關大學的訪問學者,佐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Tech)科學家與中共軍隊研究人員共同發表的論文數量最多。

根據科學家協會IEEE的數字圖書館,佐治亞理工學院計算學院教授劉玲(音譯,Liu Ling),曾與中共軍隊國防科學技術大學(NUDT)的科學家共同發表論文。劉玲告訴《金融時報》,她與NUDT訪問學者的工作「向來只是純粹的研究」,與軍事應用無關,並補充說:「我確信我從來沒有直接與中共軍方合作」。

然而,國防專家認為,雖然中共軍隊附屬大學的許多工作人員都是所謂的平民幹部,所專注的科學工作,理論上不會應用在戰爭中,但是他們仍然是中共軍方的成員。此外,NUDT受到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監督。

2015年,美國政府將NUDT添加到《出口管理條例》的管制名單中,意味著任何轉移到NUDT的項目(包括技術),都要逐案申請許可。

美國國會正在努力阻止中共獲得美國公司的關鍵技術,然而崇尚學術自由的美國大學,或許是國會應對這個問題的更大挑戰。澳洲的報告建議,各國政府可以先與中共軍方劃清界限,因為「幫助競爭對手軍隊發展其專業知識和技術,並不符合國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