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日上午在重慶發生的一起砍殺學生、報復社會的惡性案件,讓人怵目驚心。近年,類似事件時有發生。為甚麼這些人要選擇將屠刀揮向幼童、學生?

10月26日上午,39歲的巴南區女子劉某,為了洩憤,「政府對我不公平」,在重慶市新世紀幼兒園砍殺數十名幼童。有目擊者表示,有的孩子耳朵被剁下,有的臉頰皮膚整層剝落,還有一女孩的眼睛被砍下一半⋯⋯

甚至有現場民眾表示,「全部都是砍頭部。」

如此殘忍的事情,今年在上海也發生過。6月28日,上海世界外國語小學浦北路校區門口,一生活無著落的男子為報復社會,持刀砍殺3名小學男生與一名女家長,其中2男生經搶救不治身亡。

有目擊者說,兇徒專向學生頸部下手。

類似事件,今年在陝西省也有發生。陝西省趙澤偉在榆林市米脂縣第三中學上學時受同學欺負,卻被該校開除,一直記恨在心。為了報復,今年4月27日18時10分許,趙澤偉趁該校學生放學,在校門口見人就捅,砍殺初中生,造成9人死亡。趙澤偉最終因涉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已於今年9月27日被槍決。

45歲的海南「摩的」司機李四君,因一起交通事故受到不公平判決,為了報復,2017年2月29日,在海口一間小學校門外見人就砍,導致10名學生(6男4女)被砍傷。事後李逃逸了,並跳樓自殺身亡。1月4日,41歲男子覃鵬安潛入廣西憑祥市南山坪「小聰仔幼兒園」,砍傷12名幼兒(其中重傷5名)。

2016年11月25日,陝西漢中58歲男子雷明躍手持一米長的砍刀,衝入漢中三里村小學對面的一家託管班,砍傷7名北關小學女學生及3名成人。

2014年9月1日,湖北十堰陳嚴富因女兒被學校拒絕升高年級,闖入鄖西縣東方小學,持刀砍傷多名師生,造成3名學生和1名教師死亡、5名學生受傷。作案後陳嚴富跳樓自殺。

2012年9月21日下午,廣西平南縣一名男子闖入水果街一家午托居民屋,用刀砍傷16名兒童,其中3名兒童死亡。

2010年4月29日,江蘇泰興中心幼兒園發生砍殺幼兒事件,31人受傷,數名幼兒死亡。當年連續50天內,大陸不同地區發生6宗砍殺學童血案。

為何把手伸向孩子?

為甚麼這些人要選擇將屠刀揮向幼童、學生?

旅美學者何清漣曾表示,中國大陸連續發生校園屠童案,是社會戾氣長期聚集的結果;是中共體制化的定向性暴力催生出個人洩憤的無定向暴力。

她分析道,從上世紀末開始,中國就已經墮落為一個暴力蔓延、奉行叢林法則的社會。政府執法過程中的暴力手段幾乎與黑社會雷同,城管與警察等執法者打死人的事件屢見不鮮。農村徵地成了村民與政府武裝力量的殊死對抗;城市拆遷更是成了民眾用血與火書寫的絕望抗爭。

何清漣認為,面對這種體制性的定向性暴力壓迫,單個社會成員根本沒有能力抗爭。生活中,像胡文海與楊佳那種有能力實施定向性的報復行動的人畢竟很少,弱者與失敗者長期遭受來自權力部門的定向暴力壓迫,因無力反抗而將心中的不滿與憤怒轉化成對更弱者的無定向性暴力。

時事評論員橫河曾表示,中共建政後,中國人被變成無信仰者,於是他們不畏懼報應,因為他們不怕報應;中共一步一步地讓中國人失去道德,並逐步徹底地摧毀了公認的道德底線;大部份報復社會的人都是政府行為的受害者,他們這樣做源自於中國人對中共暴政的根深蒂固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