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然 〈秋宵書事寄吳憑處士〉

真性在方丈,

寂寥無四鄰。

秋天月色正,

清夜道心真。

大夢觀前事,

浮名悟此身。

不知庭樹意,

榮落感何人?

皎然(720–799):僧人,俗姓謝,字清晝。謝靈運十世孫。湖州長城(今浙江長興縣)人。唐代大歷初年,在杭州靈隱寺受戒出家。曾遊歷蘇州、荊門、襄陽各地。大歷後,與僧人靈澈和逸人陸羽,同居吳興杼山妙喜寺。與韋應物、顧況等均有唱和。 所作詩,清淡自得,神致盎然。著有《詩式》五卷和《杼山集》十卷。《全唐詩》存其詩七卷。

處士:是對有才德而未出仕的人的美稱。《荀子•非十二子》:「古之所謂處士者,盛德者也。」後來泛指既未作官、也沒有功名的讀書人。

方丈:這裏指寺院住持僧的居室。

大夢:喻人生的虛幻無常。《莊子•齊物論》:「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夢之中又占其夢焉,覺而後知其夢也。且有大覺,而後知此其大夢也。」

詩人既然早已出家,皈依佛法,自然對人生已經大徹大悟。詩中既讚美了吳憑的隱居不仕,滿懷慰藉之情,也有自己的影子。因為他是過來人,出家時已近五十。

詩的第1、2句,寫自己修煉的環境。第3、4句,寫修煉的境界。秋天與清夜點題「秋宵」。「月色正」與「道心真」是表明已經得到了真諦。「正、真」二字,落地有聲 ,一字千鈞!第5、6句,「大夢觀前事,浮名悟此身。」這是說自己的修為,已經得到了實際的效益,如夢已醒,不再沉迷。最後的7、8兩句,是在啟示他人:你們看到這樹的「繁榮」與「凋落」,也應深思猛醒才好!全詩語短意長,懇切感人。

妙悟精思就在潛修的斗室,

四周空曠沒有相鄰。

秋空的明月,潔白純正,

清靜的夜裏,心靈和暢淳真。

回首人生只是一場大夢,

功名利祿有如天上的浮雲。

不知道庭中的樹,綠了又黃了,

興繁、衰落,是在啟示、警醒何人?

大夢觀前事,

浮名悟此身。

不知庭樹意,

榮落感何人?

勤勞善良的人們啊!請三吟此詩,三讀「九評」,多觀「神韻」,莫負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