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適〈人日寄杜二拾遺〉

人日題詩寄草堂,

遙憐故人思故鄉。

柳條弄色不忍見,

梅花滿枝空斷腸。

身在南蕃無所預,

心懷百憂復千慮。

今年人日空相憶,

明年人日知何處?

一臥東山三十春,

豈知書劍老風塵,

龍鍾還忝二千石,

愧爾東西南北人!

高適字達夫,渤海蓨(今河北景縣)人。少貧困,狂放落拓,二十歲後,浪遊長安等地。天寶八年(749年)舉有道科及第,授封丘縣尉,不久即辭去。後來,在河西節度使哥舒翰幕中掌書記,使他得以接觸大漠風光和士卒的疾苦。最後官至西川節度使、左散騎常侍,封渤海縣侯。在唐代詩人中,高適是身居高位的人之一。

他的詩直抒胸臆,形象蒼勁,語言洗練,不尚雕飾,音節明亮,富有文采。尤以七言歌行最富特色,是與岑參齊名的邊塞詩派代表人物。有《高常侍集》。《全唐詩》存其詩四卷。

人日;黃曆正月初七。

杜二:杜甫在兄弟中是排行老二。

南蕃:今四川一帶,當時的高適正任蜀州刺史。

龍鍾:老邁。

二千石:漢代時太守的俸祿。後便用以代稱太守。唐代的刺史是相當於漢太守的郡長官。

當時,杜甫正居住在成都浣花溪的草堂(後人稱「杜甫草堂」),高適鎮守蜀州。他在新春時節,寄詩給杜甫,備致關切之意。自謙地覺得自己年齡老邁,還領著二千石的俸祿,而杜甫及其他四面八方的賢士,正在異鄉飄泊,連家鄉都不能回,感到心中非常內疚。好詩是從肺腑中流出!

正月初七寫詩寄給草堂,

可憐的老朋友正在思念故鄉。

柳條兒發了芽也不敢去看,

滿枝的梅花更勾起心中惆悵。

身在南疆不參與朝廷大事,

千憂百慮總是擠滿心房。

今年的人日遙遙相憶,

明年今日還不知彼此在何方?

本想學謝安石在東山隱居,

誰知道三十年仍久混在官場。

年老了還領著二千石的薪俸,

真是愧對這些四方飄泊的賢良!

高適這首詩發表以後,「龍鍾還忝二千石,愧爾東西南北人」,便成為留芳百世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