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應物 〈初發揚子寄元大校書〉

淒淒去親愛,泛泛入煙霧。

歸棹洛陽人,殘鐘廣陵樹。

今朝此為別,何處還相遇。

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

初發:啟程。揚子:揚子江,即長江。元大:姓元,排行第一,其人生平不詳。

校書:校書郎的省稱。唐代秘書省,弘文省均設校書郎,校勘書籍。

親愛:指親朋好友。歸棹(讀照):棹:船槳,代指船。歸棹:即歸舟。

殘鐘廣陵樹:廣陵:即揚州。此句說:從舟上回望廣陵,能聽到鐘聲餘響,依稀見到廣陵樹色。

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意謂:人在世上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就像河上小舟,隨風漂流。

沿洄:指處境的順逆。沿:順流。洄:逆流。

此詩是作者離開廣陵,回歸洛陽的途中,在船上寫給元大的留別詩。

第1句,用疊字「淒淒」,形容離去心情的愁苦悲傷,第2句,用疊字「泛泛」,寫船在風煙中無盡頭地飄遊,進一步抒寫心情的惆悵。

第3、4句,寫坐在船上仍回望凝視廣陵的樹木,諦聽著斷續鐘聲,表達了留戀難捨的深情。

以上四句,對離情別意的抒發,都是寄寓於舟行的景物描寫中,借景抒情,不著痕跡。「歸棹洛陽人,殘鐘廣陵樹」是歷代公認的名句。

詩的第5、6句,慨嘆身世浮沉,世事無常,與友人難以聚會,感情極為深沉。表現方法仍是借景抒情。

詩的第7、8句,總結提煉全詩,喻說:人生在世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應該順天應命,道法自然,隨遇而安,知足常樂。以舟的沿洄不定,比喻人無力回天,不可逆天意而妄為!不可胡亂折騰而違天!寓人生哲理於景象描寫之中。妙喻天成,含蓄深婉。

【今譯】/【領悟】

離開親朋好友十分心酸,

(心酸是無可奈何)

船兒漂流駛入茫茫雲煙。

(前途是難以預見)

乘船回歸的是洛陽遊子,

(遊子應返回家園)

鐘聲迴盪在廣陵的樹間。

(鐘聲提醒記心間)

今天在這裏我和你分別,

(離別是在所難免)

不知以後能在何處相見?

(相見不知何年!)

人生世上如在浪裏行船,

(由此我悟到了:人生如浪裏行船——)

不論順逆快慢皆是由天!

(一切都是上天安排,人須順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