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之間,孩子們全都靜默無聲。其中幾個扳著手指算一算,然後大家同時舉手。

「我們可以看一看嗎?」

「不行。」

「連打開第一道門都不行?」

「不行。」

「你看過鑽石嗎?」

「還沒有。」

「這麼說來,你怎麼知道鑽石是不是真的在裏頭?」

「你非得相信不可。」

「先生,鑽石值多少錢?你可以用它買下艾菲爾鐵塔嗎?」

「一顆如此巨大、如此稀有的鑽石,很可能價值五座艾菲爾鐵塔。」

大家紛紛驚呼。

「這十幾道門是為了防止小偷闖進去?」

「說不定啊!」導覽員眨眨眼睛說:「這十幾道門是為了防止詛咒闖出來。」

孩子們全都安靜了下來。其中兩、三個往後退了一步。

瑪莉蘿兒拿下眼鏡,周遭隨之模糊一片。

「但是,」她問:「為甚麼不乾脆拿起鑽石,丟到大海裏面?」

上了年紀的警衛看著她,其他孩童也看著她。

「妳甚麼時候看過有人把價值五座艾菲爾鐵塔的鑽石丟到海裏?」一個年紀較大的男孩問。

有人大笑,瑪莉蘿兒皺皺眉頭。那不過是一道有個黃銅鑰匙孔的鐵門。

參觀活動到此結束,孩子們一哄而散,瑪莉蘿兒被帶到生物進化館,回到她爸爸身邊。他扶正她鼻樑上的眼鏡,取下她髮間的一片樹葉。

「我的小寶貝,玩得開心嗎?」

一隻褐色的小麻雀忽然飛下椽木,停駐在她面前的地磚上。瑪莉蘿兒攤開手掌,伸了出去,麻雀頭一歪,想了想,然後拍拍翅膀,展翅離去。

一個月之後,她雙眼全盲。

火海星鑽 

謠言流竄於巴黎的博物館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風中的圍巾,內容之精采也不下圍巾豔麗的色澤。館方正在考慮展示一顆特別的寶石,這件珍奇的珠寶比館中任何收藏都值錢。

「我聽說啊……」瑪莉蘿兒偷聽到一位標本師告訴另一標本師:「這顆寶石來自日本,年代非常久遠,以前的主人是個十一世紀的幕府將軍。」

「我聽說啊……」另一位標本師說:「寶石來自我們館內的保險庫,而且自始至終藏放在保險庫裏,但是礙於法律,館方不准展示。」

今天謠傳它是一顆非常罕見的「白雲石」,隔天謠傳它是一顆星形「藍寶石」,摸了手會著火。

然後大家又說它是一顆鑽石,沒錯,絕對是顆鑽石。

有些人稱它為「牧羊人鑽石」,有些人稱它為「大地之母」,但是大家很快都稱它為「火海星鑽」。

瑪莉蘿兒心想:已經過了四年囉!?

「這顆鑽石很邪惡,」門警室的一名守衛說:「每個主人的下場都很淒慘。我聽說歷任九位鑽石主人都自殺。」

第二個聲音說:「我聽說拿著鑽石的時候,若是沒有戴上手套,不到一個星期就會翹辮子。」

「不、不,如果你保有它,你死不了,但是你周遭的人不到一個月就翹辮子,說不定不到一年。」

「那我最好把它弄到手。」第三個聲音笑笑說。 

瑪莉蘿兒心跳加速。十歲的她可以在想像的黑幕投注任何影像:一艘航行中的遊艇、一場使劍的戰役、一座色彩豔麗的羅馬競技場……

她閱讀《環遊世界八十天》,讀到點字書磨損至平滑。今年生日時,她爸爸送給她一本更厚的點字書:大仲馬寫的《三劍客》。◇(待續)

——節錄自《呼喚奇蹟的光》/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