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天性應該是甚麼樣的?

或許問題很抽象。

小時候在農村,有一年家裏孵化出很多的小雞。黃黃的小雞,小弟看了特別喜歡。一天,他就捧了一隻小雞在手裏,一面看著,一面自言自語地說:「小雞,小雞,不要長大。長大了就要被殺了。」

父親在旁邊聽見了,就覺得很奇怪。平常誰也沒有教給他這樣的話,一個四、五歲的小孩,他是怎麼知道的呢?從小就知道不殺生。

家裏每到打牙祭時,父母晚上就去雞圈扣下一隻雞,以待明日備用。小弟弟總會偷偷地溜出去把它們悄悄地放了。母親發現後狠狠地打他,他哭著喊著說:「讓牠活吧!讓牠活吧!」又去掀開扣下的雞。

爺爺生病臥床期間,一天父母有事急著外出,但是幾個叔、伯都不在身邊,沒有人可以照顧爺爺。父親就對著四、五歲的小弟說:「一會兒,要是爺爺渴了,你就倒水給爺爺喝。」

小弟弟很認真的點點頭。

待父母出門後,小弟就搬來小板凳,放到院子裏的水缸旁邊,他踩著小板凳伸手去舀水。舀到半瓢水,就往裏面倒奶粉,母親經常餵他奶粉,他就覺的奶粉是最好的。用筷子攪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爺爺有沒有問話,他就開始給爺爺灌奶粉,還說:「爺爺,奶粉很好喝,你多喝點。」

平日裏,小弟經常看到父母、叔伯餵爺爺,他也學著餵爺爺。爺爺躺在床上動不了,張嘴也很吃力。小弟弟使足了勁兒,給爺爺餵奶粉。就這麼抹了爺爺一臉,還把奶粉撒的到處都是。

父親回來後,看著爺爺臉上的奶粉很心酸,覺的自己真是幹了一件大錯事。以後,他再晝夜侍奉爺爺,不敢輕易離開。

爺爺去世後,我們舉家遷到礦區經營診所,開診所的那段時間,老媽在將拆遷的破屋裏,養了一些鴨子。一日,老媽做的麵條,鹽加得實在太多,麵條鹹得難以下嚥,只好餵給鴨子。不料,有的鴨子當晚就給鹹死了。次日,老媽就給我們做了一鍋的鴨肉。那個時候,小弟也就是六、七歲的樣子,就看他坐在小板凳上,看著碗中的鴨肉,傷心地哭著,說甚麼也不吃。

看古書常常有句話叫「天性使然」。現在回憶起來,感慨良多。當時只有六、七歲的小弟弟,他表現出的天性,這與生俱來的善良本性,不是父母教育他的,也不是在書本上學到的,也不是哪位老師教育的。

天性很簡單,他不需要成人公式化的教育,也不需要多麼大的道理去說教,他就是與生俱來的天真,就是喜歡模仿大人,喜歡活蹦亂跳的,喜歡蹦蹦跳跳的小動物和他一起玩耍。或許在他的眼中,能動的,就是好的,能跳的,就是朋友。在他幼小的心裏,擁有這些足矣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