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被美制裁後,中國晶片成為熱點話題,也擊中了中共製造業的軟肋。從晶片研發能力來看,中國晶片九成需要進口,國產主控晶片幾乎為零。難怪有陸媒質問,每年萬億的科研經費都花到哪去了?

近年來,中共的科研造假、科研經費被貪污等亂象頻被曝光。中興事件後,當年令中國科技界蒙羞的上海「漢芯1號」造假醜聞再被翻出。

中興事件曝光中國晶片業的致命弱點

4月16日晚,美國商務部下令,禁止美國公司在七年內向中興通訊出售任何電子技術和通訊元件。中興通訊從電信設備、手機終端,到軟硬件供應都極其依賴美國供應商。因此,美國商業雜誌《福布斯》斷言:中興基本上「死定」了。

在中國,通信、工業、醫療、水電、軍事、互聯網、交通等等,凡是涉及到信息控制的領域,「美國芯」幾乎壟斷了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因此,近年來中共所謂「趕英超美」的吹噓,也只不過是一場政治宣傳的假象而已。

在中共官方媒體的宣傳中,把晶片技術稱為「國之重器」。不過,大陸《財經》雜誌形容,中興困局最刺痛國人神經的是,中興通訊「一卡就休克」讓中國晶片業的脆弱暴露無遺。

報道說,中國晶片設計領軍人才匱乏,企業技術和管理團隊不穩定,企業小散弱,500多家集成電路設計公司收入僅約是美國高通公司的60%-70%,全行業研發投入不及英特爾一家公司。

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口量高達3770億塊,同比增長10.1%,進口額為2601億美元,中國在半導體晶片進口上的花費已接近原油的兩倍。但用於本國晶片研發的資金,卻不足十分之一。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晶片消費市場,但國內半導體自給率水平非常低,特別是核心晶片極度缺乏,國產佔有率都幾乎為零。中國並非無法製造晶片,而是產品競爭力無法與歐美匹敵,背後是整個科技和工業體制的較量。

據新浪看點的文章說,不僅如此,與中國晶片總投入不足200億美元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去年僅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就投入了資金7500萬美元。

中國企業對於科研投入的態度,更傾向於應用型投入,以期實現立竿見影的效果,而資本不願意投入晶片基礎研發,也是埋下今日「芯痛休克」的苦果。

中國科技界最大造假醜聞

此外,在這種體制下,大陸學術界貪腐成風,無心專研學術,還搞出一個讓中共蒙羞的大醜聞。

就是曾經轟動全國的「漢芯1號」事件。2003年,從美國留學回國任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的陳進,宣佈發明「漢芯一號」,當時獲得眾多中科院院士的權威鑑定和認可。

當時,陳進不僅榮譽加身,並藉助「漢芯一號」,他又申請了數十個科研項目,騙取了高達上億元的科研基金。然而,曾被中共視為大陸晶片業自豪的「漢芯一號」,在2006年被揭發存在造假行為。

陳進發明的「漢芯一號」,不過是從美國摩托羅拉公司買回的晶片,僱農民工將晶片表面的原有標誌用砂紙磨掉,然後加上「漢芯」標誌「研製」而成,卻因為其欺騙成功,被鑑定為「完全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端集成電路」。

經調查,陳進在負責研製「漢芯」系列晶片過程中存在嚴重造假和欺騙行為,「漢芯」從一號到四號全部假冒。

上海交大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母校,當時這起醜聞對正致力於發展高科技的中共高層而言,頗為諷刺。事情敗露之後,當局低調處理此事,陳進僅被罷免職務,沒有任何人受到任何刑事處罰。

中國晶片萬億研發經費都去哪了?

中興遭受美國制裁後,4月24日,79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向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晶片產業主要分為設計和製造兩大塊,中國的短板主要在製造上,在製造上如果要趕上美國的水平至少還需要十年八年。

近年來,中國在晶片行業謀求破局,包括成立自己的晶片設計體系,但砸下巨額科研費用之後,技術創新卻收效甚微。

搜狐財經發表作者為「路口大爺」的文章表示,中國在半導體領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規模以萬億計。但真正的擋路石其實是科研經費的分配問題,是花錢體系有問題,造成資源配置低效率、浪費。

文章質疑,每年萬億的科研經費,都花到哪去了呢?

文章表示,在2016年,陸媒都在關注一件事情:過去數年間,全國科研經費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發,60%用於開會。

一開會,就可以報銷差旅費、汽油費,甚至經常以因公出國、出差考察的名義,變相超預算,就算是清華、北大也不例外。而安徽工程大學還發現,科研經費被用來報銷歌舞娛樂、足浴、物業費等,而且出國(境)批次和人員膨脹迅猛。

有科研人員透露,所謂出國考察不過是走走看看就完事,其餘大部分時間是用在旅遊觀光上。

此外,中國的科研機構最喜歡幹的事情除了開會就是買設備。每年撥一筆經費下來,第一件事就將團隊裏所有的筆記本、掃描儀、手機等資源更新一遍,有時一個導師手裏有好幾個課題,還能領到好幾款最新的筆記本電腦。

文章說,經費被濫用的情況在科研體制內部非常嚴重,種種套取科研經費的行為,對科技創新無疑是內部蠶食。

大陸學術界貪污科研經費 行賄受賄盛行

近十多年來,大陸學術界腐敗越演越烈,學術界人士,上至院士、博導,下至研究生、大學生,抄襲剽竊成風,弄虛作假,貪污科研經費,行賄受賄盛行。

陸媒曾曝光大陸總額超過3萬億元的教育經費和科研經費成黑洞,六成科研經費被挪動、私分。中共科協一項調查曾顯示,大陸科研資金用於項目本身僅佔40%左右,大量科研經費流失在項目之外。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曾推算,全國科研經費中6,000億用於開會、出差等。中共審計署2013年公佈的審計報告顯示,科技部預算執行中不合規問題金額超10億。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據不完全統計,2013年廣東科技行政系統腐敗涉案人數逾50人。

2014年6月,曾是大陸最年輕中國工程院院士的中國農業大學生物學院教授李寧因涉嫌貪污犯罪被批捕。他以虛假發票和事項套取科研經費轉入自己控制公司的方式,先後涉嫌貪污公款2000餘萬元人民幣。

李寧在學術上曾獲得多項榮譽,2007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據報,李寧曾主持過30多項重要科研項目,涉及的科研經費以億元計。

去年4月,世界知名學術出版商「斯普林格」宣佈,旗下的學術刊物《腫瘤生物學》(Tumor Biology)所發表的107篇論文因涉審稿人及審稿報告造假被撤稿,這107篇論文都是來自中國學者,成為中國學術界又一大醜聞。

根據斯普林格所提供的名單來看,這107篇被撤銷的論文都來自大陸學者,其中不乏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中國醫科大學等名校,可謂成群結隊。

有大陸學者表示,大陸真正的科學家已被腐敗的中共體制扼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