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腐敗在各行業氾濫,其中教育系統、科技系統的科研經費被瘋狂套取、大量流失,關乎科技實力的科研經費變成了個人的「搖錢樹」、「小金庫」。

中共教育部近日發佈的一項清理通知顯示,僅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項目有1453個超期未完成,將集中被清理。清理方式包括追回撤銷項目已撥付經費,禁項目責任人3年內申報新項目,對未開展任何研究工作的項目、濫用課題經費者追究責任等。清理的範圍包括規劃基金項目、青年基金項目、自籌經費項目。

據陸媒報道,這1453個項目是2013年批准立項的,不僅佔了當年中標課題的近一半,名單裏還涉及北大、清華等名校,及多位知名學者。

中共教育部的通知要求這批項目須在2018年9月30日前申請結項,延期不得超過一年,逾期者將被撤項。

外界評論認為,僅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就有近半項目超期未完成,折射出其背後的「學術泡沫」和嚴重浪費、侵吞科研經費現象。中共教育領域腐敗不堪,科研經費使用混亂,通過「跑關係」申請、造假套取科研經費、挪用科研經費十分常見。

浙江大學環境與資源學院常務副院長陳英旭貪污上千萬元專項科研經費,被指刷新了貪污科研經費的紀錄。

陳英旭曾是政協委員,其拿到的「苕溪課題」是「水體污染控制與治理科技重大專項」的一部份,總經費高達3.135億元,國家撥付經費1.0544億元。陳於2014年1月被以貪污罪判刑10年,處沒收財產20萬元。

中國農業大學生物學院教授李寧,以虛假發票和事項套取科研經費轉入其本人控制的公司,先後貪污公款2,000餘萬元。2015年1月,李寧被撤銷工程院院士稱號。該案庭審後未宣判。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石油天然氣工程學院教授王新海先後套取科研經費576萬餘元,其中323萬餘元據為己有。王新海因貪污罪和行賄罪於2017年6月被判刑11年,並處罰金200萬元。

⋯⋯

除了教育系統,其它方面的科研經費被侵吞的情況也是觸目驚心。

據財經網6月27日報道,山東常林機械集團涉嫌項目空轉、科研造假。其「掌握核心關鍵技術的高端液壓產品」中的一款液壓泵,是將日本川崎的泵的油漆塗掉,換上中川的標牌就通過了鑑定。該企業8年獲得科研經費15億元。

廣東省科技廳原廳長李興華被認定受賄超3,000萬元,於2017年4月終審被判無期。李興華被控接受多家科技企業的千萬賄賂,作為回報,經李興華審批給企業的科技扶持資金超過2.7億元。

⋯⋯

科研經費被指成了「唐僧肉」。中共審計報告披露,科研經費被「擴大用途」、「擠佔挪用」的現象五花八門。曾有單位用科研經費給職工發工資獎金,或用作人員、辦公經費;有的單位在課題經費中列支職工食堂餐卡充值費;有的單位在專項研究項目中列支無關人員會議費、考察費;有的高校在「科技創新」項目中,列支家庭和個人電話費、私家車保險費和汽車油料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