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與文在寅舉行的兩韓峰會接連佔據世界媒體主要位置,金正恩也從令世界頭痛的惡魔角色突然來了個180度大轉彎。研究東亞及戰略問題的專家分析朝鮮半島新的局勢走向和可能對世界格局的影響,並警告國際社會不要重蹈覆轍。

金正恩與文在寅的歷史性會晤,金正恩首次跨過「三八線」,進入南韓境內跟文在寅握手後,同時兩人再轉身跨過「三八線」象徵性地進入朝方。雙方互相首次跨過軍事分界線。

對金正恩而言,南韓舉行的歡迎儀式,不是常規的軍事儀仗隊,而是北韓和南韓當年還是一個國家時的朝代裝扮,手持的也是長矛劍而不是現代的槍。

金正恩甚至在會談處寫下留言:「新的歷史」,「和平的時代」。兩人還互邀訪問,據悉金正恩邀請文在寅訪問北韓時還對北韓落後的交通設施感到難堪,但他答應會給文在寅準備一個好的行程。雙方還簽訂了板門店協議,包括確認北韓完全棄核的朝鮮半島無核化,年底簽署和平協議,文在寅的訪朝,為朝鮮半島和平構建永久機制,將會促成韓朝美三方會談或者韓朝美中四方會談等等。

北韓戰略目標:金氏家族繼續掌握北韓政權

美國馬里蘭「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的專家李恆青向大紀元分析,此次峰會形成的新的朝鮮半島局勢對世界而言,潛在的影響很大,但目前還沒有看出太多的端倪。

他表示,金正恩一直是窮兵黷武,但在過去四五個星期內突然之間180度大轉彎,到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掉眼鏡的程度。

他分析原因:「第一個,美國和盟國現在正準備對北韓政權進行軍事打擊,金正恩非常怕,雖然他有了原子彈,因為他知道一打的話一定垮,沒有疑問。

「第二,金正恩希望現在採取的這些行動能夠結束聯合國倡導的對北韓最嚴厲的制裁。因此這個嚴厲制裁已使得北韓的經濟、軍事到了崩潰的邊緣,他現在不採取措施、行動的話,金氏政權就垮了。」

台灣國際事務戰略研究所所長翁明賢教授也向大紀元記者說,現在金正恩已經掌握大規模的核武器了,事實上他已經沒有必要再進行這個相關的測試。「現在的戰略思維是如何加緊經濟改革,類似中國這樣既能進行政治操控,又能進行經濟發展的社會主義體制,及緩和北韓這些年面對聯合國安理會對它所做的經濟制裁,改善國際對它的印象和國內所面臨的資源、能源的問題,才有助於金氏家族繼續掌握北韓政權為戰略目標。」

美朝峰會真正決定朝鮮半島局勢

翁明賢認為,整個兩韓會談的過程還有後續的一個發展,也就是6月的美朝峰會對朝鮮半島局勢影響更大。

他分析:「從過去兩年的緊張局勢來看,是因為北韓一直不斷進行核武和飛彈的測試,引發周邊的南韓和日本的緊張,這兩個國家又是美國最重要的盟國,美國一直不斷地以武力和所謂外科手術式的信號來打擊北韓,如果美國和北韓能夠達成協議的話,自然而然就是穩定整個東北亞局勢的安全形勢,所以這是個非常重要的雙邊會談。」

對金正恩的「華麗轉身」,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秘書長史托騰柏格在兩韓峰會前一天發出警告:全球必須持續制裁北韓,直到看見北韓的行為有「具體改變」。

翁明賢教授認為,北約秘書長講的這句話代表北約的立場,北約主要是護衛整個歐洲安全的軍事防衛組織,北約後面的「大佬」還是美國。「這是講給北韓聽的,未來要跟美國會談,北韓必須更認真地提出未來如何間斷性廢核,或者終止核武的相關計劃。通過國際總署或者相關的國家組成的調查團來調查,才有辦法取信於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

專家呼籲國際社會不要重蹈覆轍

由於經濟發展,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共當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世貿)時所承諾的至今沒有兌現,中共的知識產權盜取問題已經引起美國強力關注並啟動了一系列行動。目前西方很多國家都在反思這些年的對華政策,也在關注並圍堵中共對各國的滲透和影響力。

有中共的前車之鑒,李恆青認為,「金正恩下一步要學中共改革開放、發展經濟,然後他一定會加強黨的領導、黨要管一切,當北韓經濟發展到了一定程度了,金正恩如果還掌握政權,他一定會重拾原子彈、核武器,還要建航母、航母艦隊,然後獨霸東亞,他還要進世貿,甚至要改變國際社會秩序、要跟美國建立新型外交關係等等。到那個時候,國際社會才會驚醒,哇,我們又養了一隻大老虎。」

他認為,「這隻老虎(朝共)不會不吃人的,一定不會有好結果。」他呼籲對金家政權「一定不能婦人之仁,長痛不如短痛,最嚴厲的制裁一定不能停止」。

他呼籲國際社會不要重蹈覆轍,不要像當年對待中共那樣,現在很多西方國家都在反思對中共的政策。他認為共產主義運動至今已經一百多年了,現在只剩中共、古巴、北韓,連越共也要改變了。共產主義運動把全世界攪得天翻地覆,殘害人民是幾千萬、上億,這樣的政權、這樣的政治制度、政治理念,如果不全力剷除掉,這個世界永遠不會有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