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騰格爾也是一代宗師,在九十年代出道成名的時候,他也曾是憤怒青年,組織了蒼狼樂隊,用搖滾音樂吶喊出一代的怨憤。八九六四以後,大陸社會心靈滿目瘡痍,但經濟開放改革要繼續上路,在鄧小平大力鼓動下,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加速快展,身處這個年代的青年,跌宕起伏,很難沒有迷失徬徨的感懷,崔健式的搖滾音樂乘時而興,自不待言。騰格爾夥同二十五年不棄不離的樂隊重唱崔健的名曲,不僅是緬懷昔日的光輝歲月,也是向崔健一代致敬。

只要聽到以下如斯入心入肺的歌詞,能不感動流淚嗎?

「我越來越會訴說

我越來越會沉默

我越來越會裝作

我甚麼都不明白

啦啦啦..........

啦啦啦..........

我不願離開

我不願存在

我不願活得

過份實實在在

我想要離開

我想要存在

我想要失去後 

從頭再來」

六四之後,我90年初特意到北京旅行,甫下機不管遇到誰人,都跟他們傾談六四,得到一個總的印象,就是幾乎所有人都有參與八九民運,全都站在學生的一邊,譴責政府,但實際生活上,無不隨著經濟的轉變而有所變化,年輕的一代願意不願意也好,都要投入時代的洪流,跟著經濟改革的步伐走。崔健和騰格爾的蒼狼樂隊,的確唱出了六四後一代的心聲,引起年輕人普遍共鳴,教人不難明白,同代的王菲一度捨棄香港的虛榮,為愛情委身下嫁竇唯,並非不可思議。如果我當年留在北京,相信自己每晚都會流連三里屯,麻醉於搖滾的黑夜裏,不想黎明的到來。

珠玉在前,汪峰同樣用搖滾唱的「忘了我」,沙啞的傷感和強勁輕快的節奏,一樣感動全場觀眾,老的嫩的、男的女的,無不隨歌手舞足蹈,但亦只能刁陪殿席。兩個外國女歌手英國的Jessie J和菲裔的NZ都唱得好,尤其是後者有半首歌用中文唱,咬字之精準,完全聽不出是外國人的聲腔。由我裁判,我會給汪峰季軍,或者兩個台灣和中國女歌手張韶涵(演譯汪峰的作品「再見青春」)和郁可唯(唱齊豫的「飛鳥與魚」)都實至名歸。

我想,湖南衛視最大的優勢就是暗地裏鼓吹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讓有天份的中國歌手盡情發揮自己的音樂才華和潛質,成就冠蓋雲集繽紛燦爛的樂壇。在千人一面、千腔一調的專制獨裁中國,不啻是荒漠清泉、奇葩異草,需要珍惜。

我不會對共產黨有任何幻想,但在很多優秀的中華兒女身上,我還是看到中國的未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