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當局非法關押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處境艱難。近日,維權律師李昱函再被羅織罪名,強加兩項控罪移送檢察院。

據自由亞洲電台3月15日報道,李昱函的辯護律師馬衛於周二(13日)會見李昱函。據了解,李昱函目前已被強加「尋釁滋事罪」和「詐騙罪」兩項罪名移送檢察院起訴。

李昱函在德國的兒子馬聞廷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母親起初只是被控「尋釁滋事罪」一項控罪,但是近日又被當局加控另一項「詐騙罪」,他估計當局一直找不到母親「尋釁滋事罪」的罪證,所以就羅織一項新的罪名,用盡辦法令母親入獄。

馬聞廷說,母親早前曾為他申請低保,當局審問母親從當地公安局領取多少補助金等問題,這些都是當局試圖從中揑造證據,指控母親詐騙。

今年3月初,李昱函的獄友與律師會見時,帶出李昱函絕食多日的消息。李昱函的弟弟李永生表示,姐姐目前已經停止絕食了,由於看守所人員害怕姐姐長期絕食造成生命危險,怕負上責任,她經常被強行灌食。

他表示,雖然姐姐已經停止絕食,但是身體情況並沒有好轉,她一直患有冠心病,需要長期服藥。李永生說,李昱函根本就沒有罪。當局此次先以「尋釁滋事」罪羈押姐姐,之後又稱她涉嫌敲詐,他認為官方提到的「敲詐」,是無法成立的。李昱函只是通過合法渠道向公安局申請救助、賠償,「這個怎麼能算是敲詐呢?」

李昱函律師一直在709律師大抓捕案件最前線,進行強烈抗爭,並為律師王宇辯護,因而被當局列為重點管控對象。

李昱函自去年10月9日被當局抓捕並關押至瀋陽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5個多月。去年11月15日,李昱函被瀋陽市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批捕。

代理律師藺其磊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偵察機關沒有問她涉及到甚麼「尋釁滋事」的行為。瀋陽公安分局對李昱函進行誘騙,而且公安分局本身做為李昱函的控告對象,按道理應該迴避。藺其磊說,「我們認為它就是打擊迫害。」

外界關注,中共當局持續打壓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中國的維權律師不斷被吊銷執照、抓捕和判刑,中共原司法副部長張蘇軍近日污衊「維權」律師為「違法」律師,其披露的數據則顯示,中國至少有近千名維權律師遭到當局打壓。而被非法關押中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其處境更為艱難。

709律師王全璋失聯已近千日。王全璋的代理律師去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一再遭拒,所謂的「上級指示」稱,「禁止其律師會見」。藺其磊律師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自王全璋被捕後,律師先後到天津第一看守所申請會見,逾60次皆遭拒。此外,維權人士吳淦也被「禁止其律師會見」。

旅美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不排除王全璋在裏面可能已經出了甚麼狀況。從被釋放的709律師反映的情況來看,幾乎每一次都受到了非常殘酷的酷刑,包括剝奪睡眠、毆打、強迫餵藥等等,王全璋顯然一定會受到這種酷刑。

湖北維權人士陳劍雄被羈押已超過5個月。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周三(3月14日)他的姐姐陪同謝陽律師到湖北赤壁看守所探視,接待處人員處處刁難,以陳劍雄與身分證上名字「陳進新」有出入與其發生爭執,七八名看守所人員與陳紅梅對峙,推撞中陳紅梅手部受皮外傷。律師謝陽的手機被搶,拍攝的現場照片被刪除。

江天勇的妹妹近期去長沙看守所探視人權律師江天勇。江天勇的記憶力嚴重下降並感覺虛胖,渾身無力,其妻金變玲擔心是當局給江天勇餵食不明藥物所致。江天勇表示,當局或將違背承諾延期關押,不會讓他8月31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