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囊分析師建議,是時候讓中共放棄其保護主義做法了。如果很多國家一起行動,而不是單靠美國一個,這種做法會更有效。

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貿易政策分析師萊斯特(Simon Lester)上周五(3月9日)告訴CNBC,現在絕對是時候跟中共說,「你需要承擔更多的義務,需要控制你的做法」。卡托是美國智囊影響力排名第八的研究所。

萊斯特表示,特朗普總統一直指中共存有不公平出口貿易行為,但單靠美國一個國家敦促中共採取行動可能不會那麼有效。

「我認為,如果有很多國家一起行動,而不僅僅是美國不停唸叨中共,這種做法會更起作用。」他補充說,「(美國等國家)必須以正確的方式進行、必須是共同努力。」

中共於2001年以發展中國家的身份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萊斯特表示,當時中國的經濟情況較差,所以「在做出堅定承諾方面」讓中共得以逃脫某些限制。「我認為中國(共)確實有很多保護主義的做法。」而特朗普總統在多次公開場合發言時,也經常單挑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出來進行針對性批評,並表示這些行為是導致中美之間的巨額貿易逆差的原因之一。

鋼鋁關稅長期將有正面效應

特朗普總統上周四(3月8日)簽署了兩項公告,對進口的鋼材和鋁材實施關稅。基於對國內和經濟安全問題,美國將對鋼材進口徵收25%的關稅,對鋁進口徵收10%的關稅,但對加拿大和墨西哥實行豁免,並同時允許各國與美在限期內積極磋商關稅事宜。

美國對鋼鋁徵收全球關稅的決定立即引發各地反彈,因為大家越來越擔心針鋒相對的貿易戰。

「對全球貿易體系而言,這是一場破壞性的外部衝擊……(但)我認為長期看這將帶來正面影響。」Capital Alpha董事總經理露西爾(James Lucier)上周五告訴CNBC。

露西爾說,美國貿易政策改革長期以來一直是國會想要面對的問題。他分析說,現在的問題是,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下,能否找到一種方法,「與我們的貿易夥伴聯合起來,並提出一個實際可行的積極戰略?」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也持類似的看法。「特朗普此舉是激將法」,他說,「因為中共經常拉一個打一個,將美國和歐盟一一擊破。而這次的關稅政策逼各國重視國際貿易問題,反而可以增進國際自由貿易。」

歐盟的反應或成關鍵一環

露西爾表示,美國總統的決定是在兌現其競選承諾,也可能長期內會收到自由貿易捍衛者的批評。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貿易組織已經公開批評美方此舉的潛在影響,還有全球貿易負責人擔憂貿易關稅前景。

「對於我、比利時和歐洲,我們非常擔心升級的可能性,因為歐洲可以採取一些措施,然後美國採取其它措施,然後我們進行(貿易)戰爭。」比利時副總理皮特斯(Kris Peeters)上周五告訴CNBC。

關於貿易爭端激化的可能性,皮特斯說:「發動戰爭並不困難,結束戰爭非常非常困難。」

特朗普此次措施依據的是《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即允許以國家安全為由實施進口限制。這名比利時政府官員表示,因為鋼鐵和鋁工業在防禦彈藥和經濟安全方面發揮的關鍵作用,很容易證明「進口鋼鋁危及國家安全」這一論點。

上周六(3月10日),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Robert Lighthizer)率團訪歐,談判關稅事宜。稍早,歐盟貿易主管馬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om)對外表示,歐盟乃是美國親密的盟友,「我們仍然認為,歐盟應當被排除在特朗普的鋼鐵和鋁關稅措施之外」。

朱明表示,如果美國能夠平息歐盟的擔心,鞏固與傳統盟友之間的良好關係,讓其看到「一致對外」的好處,那才是中共真正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