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越南軍隊攻入柬埔寨受到柬埔寨民眾熱烈歡迎正好相反,因其戰爭的非正義性,中共入侵越南,遭到始料不及的全民抵抗、婦孺上陣。中共軍隊因傷亡太大,殺紅了眼,上面下令實行殺光、燒光、搶光的「三光」焦土政策,其殘酷程度令人難以想像。據海外媒體透露,當時中共大部份前線指戰員下令,接近者不論老、弱、婦、孺皆視為敵人射殺。

「連越南的牛見了163 師的官兵都跑得遠遠的。」 72 歲的越南婦女黃氏回憶:1979 年2 月17 日的清晨,居住在高平的一家人在驚慌中醒來。猛烈砲擊後,大批中共軍隊從幾處向越南北部發動攻擊。她被四處震耳的槍砲聲嚇呆了,不知該怎麼辦,有人告訴他們往南跑,慌忙中她最終跑到安全地帶。18 天後,從同一地區撤退的中共士兵砍死了43 個越南人,其中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

中共軍隊針對諒山市區的軍事摧毀至今令越軍記憶猶新。3 月1 日9時30 分,55 軍集中19 個炮兵營的306 門火砲,對諒山市內33 個重要目標進行了猛烈的轟炸,30 分鐘內發射砲彈9,900 多發。諒山市區的軍營、火車站、汽車站、發電廠、郵電大樓、省府大樓、市府大樓、公安廳、國際旅行社等主要建築物、軍政設施被打得千瘡百孔,一片廢墟。諒山對外通信、交通、供電全部中斷,整個城市全面癱瘓。諒山老百姓的房屋全燒掉,雞、鴨、豬、牛打死吃掉。不但炸毀房屋,連電線杆都炸掉,鐵路上的鐵軌都拆回來了。

撤退過程中,中共部隊將佔領區內的越南軍政設施全部炸毀破壞,劫掠大批民生工礦物資,越南工礦業設備破壞殆盡。公路、鐵路摧毀,沿路的山洞全部炸平,裏面儲藏的、能拿走的機器設備全部拿走,劫持了大量當年援越物資。

據《對越戰爭親歷記》記載:有428 家醫院、735 所學校、8 萬頃農田被毀,40 萬頭牛被搶走或殺掉,「連越南的牛見了163 師的官兵都跑得遠遠的」,數千平民包括婦女兒童遇害。

鄧小平在戰後的講話中說:「在回來的路上掃了一些洞,藏在這裏、藏在那裏的一些物資,一些小村子,也掃了好幾千上萬人。」

「十殺令」高壓下 最窩囊、最沒水平的戰爭

戰爭期間,鄧小平對整個過程嚴密控制,不僅制定宏觀部署,還擬定作戰細節,對中共的部隊熟悉到排。他挑選的最高指揮官許世友生性蠻猛,指揮風格強悍。

據一名參戰步兵班長回憶,1979年初的邊境線上,全連集中,由指導員宣讀廣西戰區司令員許世友的十條戰場紀律:不前者,殺!臨陣怯逃者,殺!延誤戰機者,殺!投敵叛變者,殺!洩露軍情者,殺!違犯戰場紀律者,殺!……用刀子殺!十條紀律,犯了哪一條,都是死路一條,而且是「用刀子殺!」。

然而,殺氣騰騰的「十殺令」並沒有帶來輝煌戰果,從11 月到次年2 月的倉促開戰,中國軍隊的劣勢暴露無遺、傷亡慘重。

中共仍然沿襲以往慣用的「人海戰術」,可是,再勇敢的戰士也擋不住一顆子彈,只能是白白送命。2 月17、18 日開戰頭2 天,中共軍隊僅陣亡人數就達4 千餘人。在中共聲稱殲滅沙巴地區越軍的戰事中,中共精銳主攻部隊第41、42 軍與越南首都防衛軍第308 師正面交鋒,幾乎全軍覆沒。

1982 年,雲南邊境的一個鄉長這樣講述:「戰爭開始,中方在炮火掩護下向越軍陣地發起進攻,衝鋒號一響士兵們往上衝,一個連一百多人,退下來只剩二、三十人。再換一個連上去還是大部份犧牲。最後攻下山頭,發現上面只有二十多個越軍。鄉長說,當時他組織民兵抬擔架,滿山坡都是中國年輕士兵的屍體,慘極了。」

中共軍隊缺乏山地、叢林戰與夜間戰鬥的訓練。越軍把當年中共「地道戰」戰術運用在中共軍隊身上。越南山區天然溶洞極多,洞洞相連如同地宮,裏面有越軍幾十年構建的工事。越軍一旦抵抗不住,就化整為零鑽入山洞,等中共大軍過去後,再鑽出來打游擊,殺害中方後勤人員,造成後勤補給的極大困難。

採用機械化部隊穿插包圍戰術也是導致中共軍隊傷亡較大的主要因素。越南北部全是山區及熱帶雨林,不利於裝甲部隊作戰,越軍很容易擊毀中共軍隊的坦克。裝甲部隊和步兵不能協同作戰。最愚蠢的做法是步兵隨同裝甲部隊行進時,為了避免從坦克上掉下來,用背包帶把人綁在坦克上,多時坦克上綁了二十幾人,遇到伏擊時來不及下車就成了活靶子。

更為荒唐的是,小說《高山下的花環》揭示國內多家兵工廠生產的武器質量低劣,造成實戰中手榴彈扔過去不爆炸,衝鋒鎗開兩下就卡殼,甚至砲彈在砲膛裏就爆炸的事情比比皆是。中方軍情檔案統計因此死亡人數達500 名,還有很多人受傷。

此外,缺少情報、通訊不暢,無法迅速採取行動;無可資識別的軍銜制度,一旦指揮官陣亡,立刻群龍無首,新來的指揮官無軍銜可以確認身份,導致指揮體系紊亂,一盤散沙;排雷設備不足,戰場緊急就用人體排雷;後勤保障跟不上;醫務人員不夠,傷員得不到及時救治,死亡率高等等,都是導致嚴重傷亡的因素。

在軍事角度上看,中、越戰爭是打得最窩囊、最沒水平的一場戰爭。葉劍英、李先念在內部講話中估計中方死亡人數為4.8 萬人,多為年輕人。鄧小平把中、越戰爭說成是鍛鍊部隊的練兵場。世界上有哪幾個國家把戰場當作練兵場?只有中共才會把人民的生命當作兒戲!

誰教訓了誰?

鄧小平聲稱中國打了越南的屁股,但西方軍事分析家認為,實際上是久經沙場的越南人給了中國一個教訓。

中、越戰爭,中共連初期提出的目標都沒有達到。沒有挽救紅色高棉,直到1989 年,越南才從柬埔寨撤走全部軍隊;也沒有解決邊境問題,反而由戰前的零星衝突演變為十年之久的邊界膠著戰,包括1984 年老山戰役、兩山輪戰等。中、越兩國海軍於1988 年還在南沙群島海域爆發了軍事衝突。中、越邊境又成了練兵場,各野戰軍輪流上陣。

戰爭給老百姓帶來了無盡的災難。30 萬邊民變成難民,雲南和相關十幾個縣不能建設,變成貧困縣。中國改革開放整個80 年代的黃金十年,雲南、廣西因戰爭後遺症幾乎擦肩而過。戰爭也使越南排華更加激烈,華人商店停業,華人學校關閉,華裔官員解僱,大批華人被驅逐,被趕上破漁船駛向大海,死者不計其數。

這場被鄧小平視為練兵場的戰爭,數以萬計的中國年輕軍人,十年「文革」動盪剛剛吞噬了他們的少年時代,正如電影《芳華》所展現的,未及品嚐人生、戀愛、婚姻的甘美,接踵而來的無情戰火就永遠埋葬了他們的「芳華」青春。

而當年被帶上無限光環的越戰退伍老兵,即便是「戰鬥英雄」,如今也已是韶華盡逝。這些人大都來自農村,在改革大潮中淪為弱勢群體,生存危機猶存,有的更是因為傷殘無法正常工作而跌入社會最底層。他們為了生計和尊嚴,不斷上訪維權,聲勢日漸壯大,卻又不幸成為中共維穩的對像。

據鳳凰衛視報道,對越戰爭陣亡的官兵,政府一次性發給撫恤金戰士500 元、幹部800 元。這筆錢在當時可以買幾輛鳳凰牌自行車、幾塊手錶,在農村也就勉強能買一頭牛。相比這些死去的戰友,在殘酷血腥的戰爭中倖存下來的人,如此境遇,不知是幸運還是命運的捉弄?

誰的戰爭

華國鋒粉碎四人幫之後,鄧小平託汪東興轉給華一封表忠信,華國鋒對此沒有予以理睬,繼續毛澤東的批鄧方針。王震後來同親信透露,華國鋒堅持批鄧,長期不給鄧復職,鄧內心很憤恨。在鄧看來,這個仇一定要報。

鄧小平發動「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全國大討論、利用西單民主牆運動攻擊華國鋒的「兩個凡是」,並通過組織程序將幾員「凡是派」大將——汪東興、陳永貴、陳錫聯、吳德一一拿下,將華國鋒架空。

1977 年,鄧小平表面上要服從中央軍委主席華國鋒,但實際掌管軍隊的是他和葉劍英。華國鋒缺少領軍打仗的經驗,在資歷、軍事能力、軍政高層的威望上,都無法和鄧、葉相比。打越南成為鄧多贏的絕佳契機。

「約翰劉易斯(John Lewis)和薛立泰研究鄧小平在打越南中發揮的作用時得出結論說:『無論是這次進攻的戰略思考還是戰爭目的及規模的確定,都是來自鄧小平本人。他選定自己最高級的戰將擔任戰場司令員,動員相關各省支持戰鬥,批准作戰細節,下達作戰命令。這是一場鄧小平的戰爭。』」( 傅高義《鄧小平時代》)鄧藉此成功奪取了葉劍英手中的軍權。對越戰爭結束後,葉就告老還鄉了。華國鋒打倒四人幫、確立領導地位靠的是葉劍英軍隊的支持和毛澤東的「兩個凡是」,沒有了這兩點,華就只能靠邊站。越戰成為壓垮華國鋒的最後一根稻草。

鄧小平在《關於越戰的講話》中總結說:「打了仗,國際條件有利,提高威望」,「歐洲人總希望我們有一定份量,能夠幫助對付蘇聯」,「它希望強大的中國。為甚麼國際上願意拿錢、設備,幫助中國實現四個現代化?就是強大了可以牽制蘇修。」

由此可見,通過越戰和圍繞此展開的一系列外交,使鄧小平在國際國內重新樹立了新的形像和地位,為最終取代華國鋒、成為名義和實際上的中共黨魁掃平了道路。

有人說,「抗美援朝」是毛澤東給斯太林的投名狀,「對越自衛反擊戰」是鄧小平給美國人的投名狀。這個說法,從事後的角度分析,有其成立的依據。

歷史輪迴的詭異

1991 年蘇聯解體後,中共所擔心的蘇修霸權不復存在,越南失去蘇聯支持,被國際社會孤立。而中國在六四事件後被國際社會制裁,與西方、美國的關係降至冰點。就在此時,中、越開始靠攏。中共和越南在90 年代恢復關係時一致同意不再提過去不愉快的衝突。歷史走過一大圈,彷彿又回到了原點。對越戰爭成為一場被遺忘的戰爭,數萬在戰場上拋灑熱血的青年也隨之成為被遺忘的一代。

但是,當年這場戰爭的陰影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時至今日,越南仍然維持著規模龐大的軍隊,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出於對中國的防範。越南依然視中國為其最大威脅。而南海不斷升級的石油、土地、海洋資源的爭奪,使得本就脆弱的中越關係、國際關係變得更加錯綜複雜。

還會有第二次「對越自衛反擊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