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新華社推出一幅組圖,報道九歲半的大涼山男童,用竹簍背著一歲半的弟弟,在零下11度、2百米的雪路上行走了50分鐘。與「冰花男孩」相反,網民們對此新聞一邊倒地冷嘲熱諷。

新華網2月4日刊登多幅照片顯示一個男童背著弟弟在積雪的山路上行走,並附文字稱,小學三年級的吉覺吉竹是家裏三個孩子中的老大,和父母生活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申果鄉達布村。這個村海拔2,800米,環境惡劣,距離縣城80公里,坐班車要5個小時。

為了方便生活,吉覺吉竹的媽媽決定,先搬到吉覺吉竹的外公家。

塔西佗陷阱

網民紛紛對此表示質疑:「黨媒官網蜂擁而上,是為當地方政府『扶貧』預熱?還是要讓社會承擔政府責任?」

「共黨報道中共國的國民苦難,愚昧國民意識不到這是『責任政府』缺位,『野蠻政府』到位。讓社會承擔『責任政府』和『責任國家』的責任——中共邪惡!」

「效仿『冰花男孩』又有一筆可觀『可控』的良心錢了⋯⋯」「他們又想忽悠平民捐款獻愛心,流氓耍到底了」⋯⋯

邢天行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些圖片顯示這個家庭的貧困程度,比「冰花男孩」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文章出來後,輿論上卻不像對「冰花男孩」那樣同情,反而是一邊倒地冷嘲熱諷。甚麼原因呢?

「『冰花男孩』是民間看到的現象,在網友中傳播,過程中引起了官方的注意。」邢天行說,「而這個是新華社發出來的。因此網民開始猜測官方的企圖。」

她認為,從表面上看,這些中國人好像很冷漠,實際上是表示民眾對官方的極度不信任。「大家對於黨媒的這種反感程度,已經遠遠抹煞了大家對孩子的同情。」

她說,這就是所謂的「塔西佗陷阱」,「就是它壞事幹的太多了,謊言太多了,已經不能夠被公眾相信,它做甚麼事情表面上好像是好事,公眾都覺得它別有用心。」

邢天行認爲這是中國民眾現在的一種心態,他們對中共這麼多年來在台上、台下做惡的行為,已經深惡痛絕。對他們各種各樣的花招、謊言都已膩味了。

「塔西佗陷阱」得名於古羅馬時代的歷史學家塔西佗。是塔西佗在評價一位羅馬皇帝時所說的話:「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之後被學者引申成為一種社會現象,指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邢天行舉例說,最近民間救助「冰花男孩」事件引起官方注意,並插手民間捐款,由青基會接管,最終30萬人民幣捐款,但到達「冰花男孩」手中只有500元,此事引發網民憤怒。

「在老百姓的心目當中,這個政黨已經是滅亡的了,就是說人民不再相信它會為人民做任何事情,所以它(中共)遭到了唾棄。」邢天行說。

中共善於作秀

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認為這是官媒在作秀。

2018年1月9日,王福滿冒著嚴寒步行近五公里上學,致使滿頭冰霜,被稱為「冰花男孩」,其照片在網上廣傳,令無數人為之動容,民眾紛紛發起募捐。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非常擅長將消極的新聞變成「積極」的,上次利用人們對「冰花男孩」的關心,官媒立刻跟進炒作,接他去北京等等。「媒體希望通過這個案例把負面新聞轉換成為很溫暖的案例,這是他們玩的把戲。」

「前兩天爆曝出中國的稅收已經達到八十萬億人民幣,而中國很多貧困地區,農村留守兒童,就連最基本的物資都是非常匱乏。」林雲飛說,「政府有的是錢,大量地進行外援,無償地支援給很多國外的人。我覺得,這是很傷心的事,為甚麼生活在中國,離他們近的地方,他們可以視而不見?」

事實上,造成貧困的因素來自於中共。林雲飛表示,大部分國人的個人收入水平沒有多大的改變,但物價水平,消費者價格指數漲得很厲害,通貨膨脹很嚴重。

「用經濟學的原理,基本上就是一目了然,」他說,「中共不斷地印刷鈔票,導致這樣的結果。在物價飛漲的時候,特別是貧困地區,貧困人口,他們的收入沒有提升,實際上就是把他們拉入更加貧困,更加邊緣化的漩渦裏去。」

他表示,中國很多像大涼山這樣的貧困地區被拋棄了,「大人也好,小孩也好都看不到希望。這種悲慘的現狀是很殘酷的一個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