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1月19日刊文說,新年剛過,一張「冰花男孩」的照片在網上引起巨大反響,雲南山區魯甸8歲男孩王福滿在寒冷天氣下翻山越嶺走路上學,頭髮上結滿了白白的冰花,讓無數網民心碎。

文章寫道:「在這樣的時刻,中共的宣傳機器開動起來,將王福滿的故事變成了一個中國人奮發圖強、積極向上的勵志故事。」並稱其為「國家級的忽悠」。

利用貧困 忽悠世界

獨立時事評論員邢天行對大紀元記者說:「忽悠,我們都知道它其實就是謊言,因為它一向都是打著『為民』的旗號,其實只是一個空頭支票,是兌現不了的。比方說它現在變著花樣搞扶貧,但是受益的並不是那些真正困難的人。包括之前死去的那個楊改蘭,她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那個扶貧是到不了她那邊的。」

她認為中共這次又利用「冰花男孩」事件,進行所謂的照顧更多貧窮孩子的宣傳,「它是在賺取一種名」。

「冰花男孩」的故事牽動了人們的心,來自中國各地的慈善捐款湧入魯甸縣。但30萬元的善款,官媒稱首10萬元交予「冰花男孩」所在學校及附近位於高寒山區的學校,而「冰花男孩」僅領到500元暖冬補助。

魯甸縣教育局局長解釋稱,如果將所有捐贈全部交付給王福滿,這種「一夜暴露」的畸形慈善反而不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也辜負了捐助者們的初心。

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認為,如今中共當局變得非常狡猾,它在利用人們的善良為自己做宣傳。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政府來分配民間的捐款,不僅得到「扶貧」的名聲,還可以將捐款放進自己的腰包裏,「所以中共在這個問題上的處理是名利雙收,的確很『聰明』」。

邢天行認為「冰花男孩」事件讓世界重新認清中共所謂的經濟發達,所謂的「盛世」,中國百姓真正的貧困一直被掩蓋著。

「它號稱是世界第二位經濟體,它應該有能力去照顧更多的貧窮、落後地區的孩子,包括在教育上有更多的投資,去改善這些學校,但是事實上這麼多年沒有改善。」她說,「中共把大量的錢都投到了海外,目的就是忽悠世界,就是去邀名、去行賄,而國內老百姓真正需要幫助的,它是不關心的。中共並不關心人民的真正疾苦,它只重視自己的權力。」

民間救助渠道被阻斷

雲南官方1月9日發佈通報稱,給「冰花男孩」的捐款由雲南省青基會和昭通市青基會統一接收,並用於救助當地更多的貧困學生。

而據網絡資料顯示,接收統一捐款的雲南青基會,屬於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分會,名義上是非政府營利性社會團體,實際歸共青團中央管轄。

2001年,《南方週末》曝光中國青基會挪用希望工程善款超過一億,違規投資巨款虧損,國家審計署隨後對青基會進行審計,但沒有公開審計報告。

中國雖然有所謂的慈善機構,但是民眾的捐款卻被中共官員收到自己的腰包裏。「這個冰花男孩兒一出現,很多的老百姓都有一種同情心、慈善心,都希望去捐助他,而且很多的捐款人在他的備忘錄裏直接就說,這個款項直接捐給男孩。可是中共當局卻把這些錢分一點給了冰花男孩,另外取了一部分給這個冰花男孩學校裏的學生,每人一百、五百等等,然後剩下的錢做甚麼用了?它從來不說。」古河說,因為善款被騙,很多網民說,以後再也不會捐款了。

邢天行表示,事實上,真正阻礙中國人行善的,是中共官員,是這些所謂的慈善部門,「它不但不能夠使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得到幫助,而且還阻礙著這種幫助,甚至是在削減著中國人的善良,打擊著中國人的善心,這個才是最可怕的」。

她介紹說,由於各地區發展不均衡,有些地區出現貧困這很正常,但是在一個正常的社會,無論是在古代帝王時代還是在民國時期,群眾之間有一種自由自發的資助體系存在,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極貧之下可能威脅生命的危機。

「但是到了中共這個社會,捐助反而變成了官方的一種專利了。民眾之間的這種援助,官方就要干預,這就造成真正的貧窮得不到幫助」邢天行說,「所以真正影響中國發展的,對中國老百姓的生活產生最大不利的因素,就是中共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