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浩然正氣,就是正大剛直之氣,也就是人世間的正氣。正氣源自於人的正信與正念。儒家的孟子認為,一個人如果具有了浩氣長存的精神力量,即使面對外界一切巨大誘惑或威脅,也能處變不驚,鎮定自若,達到「不動心」的崇高精神境界。那就是孟子曾經說過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 

文天祥在〈正氣歌〉中說:「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意思是說,浩然正氣在自然界凝結為壯麗的山川形勝與燦爛的日月星辰;在人世間則集中表現為襟懷坦蕩、光明磊落、剛正無私的精神境界。在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史上,無數仁人志士以充塞天地的浩然正氣,書寫了光輝燦爛人生畫卷。岳飛的精忠報國,關羽的大義凜然以及李白的不事高官權貴,李清照的「生當做人傑,死亦為鬼雄」都體現了「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氣。這是中華民族最為寶貴的精神財富,也是炎黃子孫應該永續堅守的傳統文化的精華。 

「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語出宋代大學士蘇東坡的〈水調歌頭〉(快哉亭作),原詞是:「落日繡簾卷,亭下水連空。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杳杳沒孤鴻。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一千頃,都鏡淨,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葉白頭翁。堪笑蘭台公子,未解莊生天籟,剛道有雌雄。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最後這兩句詞的意思是說:一個人只要具備了至大至剛的浩然之氣,就能超凡脫俗,剛直不阿,坦然自適,在任何境遇中,都能處之泰然,享受到使人感到無窮快意的快哉之風。浩然氣之說源於《孟子.公孫丑》:「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快哉風則源於〈風賦〉:「昔楚襄王從宋玉、景差於蘭台之宮,有風颯然至者,王披襟當之,曰:『快哉此風!』」蘇軾的詞,不同於一般文人的柔靡纖弱,具有筆力縱橫、氣勢磅礴的豪放風格,此種風格洋溢著一種清逸豁達豪邁的浩然之氣。 

我喜歡蘇東坡的詞,是因為他的詞中具有浩然之氣。他的仕途艱難而曲折,因為反對王安石的變法失敗被貶至杭州,他遠離了喧囂,其靈魂卻因此回歸於清純空靈;他習慣了淡泊之後,才情更加俊逸灑脫;他明白了如何應對困難之後,逐漸做到寵辱不驚。「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這一豪氣沖天的逸群絕俗之語就是在昭告世人:一個人只要胸中具備了浩然之氣,就能在任何境遇中處之泰然,享受到使人感到無窮快意的快哉之風! 

一個人如果胸無正信和正念,就無法做到剛直不阿,也永遠無法達到超凡脫俗的精神境界。在人生路上不忘修心養性,逐步的擴大的自己的心量和容量,就能感到正氣常在,那是有道之士的返本歸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