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稱自己是唯物主義,它從來都不放鬆對人民精神的控制。隨著社交媒體的出現,中共最高的「精神控制」機構——中宣部立刻改頭換面,成立了一批巨型媒體集團,企圖「佔領互聯網輿論引導的主陣地」。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表示中宣部就好像中共的血脈,它遍佈整個肌體,它就是要控制人民。

端傳媒9月24日發表文章《誰控制現在,就控制未來——中共宣傳系統的「攻心計」》,該文介紹了中宣部──中共對中國媒體和全民精神控制的最高權力機構,自中共建政後,其通過報刊壟斷輿論,宣傳網絡覆蓋全國,文藝作者也遭到收編,中宣部的擴權從此徐徐展開,逐步成為一個無所不包的意識形態帝國。

文章介紹,今日的中宣部掌管著意識形態、文化藝術、教育學術和對外宣傳的等四個方面。在媒介上,報刊、圖書出版、廣播電影電視都由中宣部直接管轄。

面對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和新媒體不斷湧現,中共宣傳系統一方面通過業務重組等方式成立了一批巨型媒體集團,企圖以大軍壓境的方式「佔領互聯網輿論引導的主陣地」;另一方面,對於民營媒體、自媒體的大規模整肅成為「新常態」。

海外媒體稱中宣部為「洗腦部」

中共自建黨以來就把輿論宣傳作為奪取政權和鞏固政權的最主要武器之一,與武裝鬥爭同等地位,被稱為「筆桿子」和「槍桿子」。

中國大陸的媒體從來就不具備新聞性質,而是中共控制下的獨裁專政的輿論工具,是「黨的喉舌」。

江澤民曾經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專訪時說:「媒體應該是黨的喉舌。我們的確有新聞自由,但是這種自由應該從屬並服從於國家的利益。難道你們允許的言論自由就是破壞國家利益嗎?」

《蘋果日報》2016年3月15日報道介紹說,中宣部全稱「中共中央宣傳部」,是中共主管意識形態部門。其主要職能是,負責指導全國理論研究、學習與宣傳;引導社會輿論,指導、協調中央新聞單位工作;指導精神產品生產;規劃全國思想政治工作等。海外指中宣部為「洗腦部」。

報道還介紹說,「中宣部是中共中央最重要直屬部門,部長劉奇葆,現職副部長(級)領導多達13位;直接管轄的中央級媒體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廣電總局(下轄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光明日報》、《經濟日報》等。其它則透過各省市宣傳部分級管理。」

中宣部制定的「媒體制度」和「宣傳紀律」,通過國務院的直屬機構新聞出版署(行政機構)執行實施。這些「宣傳紀律」不以「法律」的形式出現,但它們事實上規定著傳媒對新聞的取捨與報道的口徑。

中宣部成立新媒體 為官方輿論服務

2012年前後,移動互聯網開始普及,社交媒體等新媒體不斷湧現,普通民眾想要成為「媒體」的門檻越來越低,這也成了宣傳部門要面對的新問題。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對大紀元記者說:「面對突飛猛進的互聯網的發展速度,它(中宣部)暫時沒有跟上,在這種情況下,一部份人先在互聯網上,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發出自由的聲音,就是不被它管控。但是隨著中共對互聯網的管控之後,就不一樣了,它就開始在政策上做了許多的規定,就把原來紙媒方面的一些控制,使用到這個互聯網上。」

端傳媒的文章介紹說,2013年,解放日報報業集團和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整合重組,成立了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澎湃新聞、界面新聞、上海觀察等紮根於互聯網的新媒體相繼問世,吸納了一批新聞專業人才,試圖將過去市場化媒體留存的「新聞專業主義」為官方輿論服務。

人民日報、央視、新華社等「第一梯隊」也紛紛進駐微博、微信,佔據移動端。憑藉巨額的資金投入和暢通無阻的媒體特權。5年來,重新整合的官方新媒體已逐漸統御了互聯網輿論場,原本依靠市場壯大的都市報群體迅速則被邊緣化,而這亦成為中宣部「十八大以來宣傳思想文化工作」的大功一件。

文章表示,另一方面,對於民營媒體、自媒體的大規模整肅成為「新常態」。2014年,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下設辦公室,負責中國的互聯網管理。目前,兩任網信辦主任都兼任中宣部副部長。而國家網信辦,就為官媒開道掃清障礙。

中宣部培訓「輿論引導」者

邢天行表示,中宣部除了佔領網絡之外,還培訓「輿論引導」者,去有意引導輿論的方向。

她說:「互聯網,它除了政策上的管控之外,就是通過控制互聯網的那個負責人,開始是比較簡單的刪帖,後來培訓『五毛大軍』去灌水。最後就是培訓更多的人,其實就是有目的地去抹煞。」

據自由亞洲電台2016年8月15日報道,一份中共官方輿情管控中心的內部會議錄音和交流記錄曝光,其中涉及北戴河和「十九大」會議的內容,以及之後「輿情工作」的重點。

報道稱,在輿論引導群網名為「空中堡壘」的會議組織人說,中宣部外宣辦、國務院網路辦、組織部遠端教育中心、公安部網路監控中心還舉行了輿情引導座談會。該組織人說,公安部的領導,對他們前一段時期的雷洋案、天津的煽顛的審判案以及連雲港核廢料的群體事件,在網絡中將一些事件轉熄「給予獎金」。

一名姓田、網名為「梅雪飄香」的人在群組稱,西藏區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要求放寬考察條件。她同時指自己已經暴露,不適合出頭做輿論引導,會退居幕後做後勤保障。

據報道,一位觀察人士透露,各地都有體制外擴展的重點網絡評論員隊伍,俗稱高級「五毛隊伍」。網絡評論員隊伍,是很嚴密的組織和布局。此次暴露出姓田的人士,在網絡上一直扮演正義人士的角色,一到重大事件,就出來為官方洗地。

中宣部控制每條新聞的「熱度」

2017年9月3日北韓核試,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9月4日報道了中共外交部譴責北韓核試的聲明,但隨後全網刪除。「中國數字時代」發佈消息稱,中宣部下令,「《北韓宣佈金正恩下令氫彈試驗試驗成功》及其相關消息,一律關閉評論。各網站不得刻意炒作有關話題。」

2017年6月15日,江蘇徐州幼兒園發生大爆炸,死傷嚴重。但中共官媒卻聚焦美國槍擊案和英國倫敦大火,對該爆炸案置若罔聞。「中國數字時代」披露,中共文宣系統內部下發禁令:「關於江蘇豐縣爆炸事件,轉發務必注意來源規範,評論要審核,相關政治負面言論一律清除。」

2016年01月20日江西上饒市一煙花廠發生大爆炸,官方稱傷亡數十人,當日《新京報》的一條報道,竟然「失誤」將上級指示放入新聞:「利用大媒體佔領輿論制高點,把負面影響降到最小」。

2016年01月20日江西上饒市一煙花廠發生大爆炸,官方稱傷亡數十人,當日《新京報》的一條報道,竟然「失誤」將上級指示放入新聞:「利用大媒體佔領輿論制高點,把負面影響降到最小」。(網頁擷圖)
2016年01月20日江西上饒市一煙花廠發生大爆炸,官方稱傷亡數十人,當日《新京報》的一條報道,竟然「失誤」將上級指示放入新聞:「利用大媒體佔領輿論制高點,把負面影響降到最小」。(網頁擷圖)

2013年3月5日,長春一個2個月大的嬰兒被盜車賊掐死後埋在雪裏,全國民眾一片哀悼聲,但吉林省《新文化報》3月6日的頭版頭條是關於中共兩會的內容,版面以大紅裝飾,完全沒提嬰兒被害事件。

隨後獨立媒體人「鷹視點」微博曝光,吉林省宣傳部門下達一條密令:1)控制報道數量,報紙不把孩子的事情放在頭版,內版不超過半版;2)通稿和新華社評論,宣傳甚麼公安怎麼破案的所謂「正能量」;3)不指責公安辦案不力,不渲染悲情;4)3月6日之後不再報道這件事情。

獨立媒體人「鷹視點」微博曝光,吉林省宣傳部門下達一條密令。(網頁擷圖)
獨立媒體人「鷹視點」微博曝光,吉林省宣傳部門下達一條密令。(網頁擷圖)

⋯⋯

邢天行表示,如果中共是一個肌體,那麼中宣系統就是它的毛細血管。「這個肌體不管多大,它這個血管就不斷地延伸,就是在伸展出去的那部份,它也要去控制你。中宣系統它就是中共這個肌體上的這個血脈、血管,中央機構就相當於心臟。它其實是也是在左右這個心臟。」